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3)

另一方面,时间倒回到“交换”的第一天,从北京到杭州的列车清晨到站。

似乎半夜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有些湿润,地面还有积水,雨过天晴的穹宇是水洗一般的淡蓝色,薄云若棉絮飘飘渺渺,建筑上方的玻璃幕墙在晴日下熠熠发光。

叶秋背着包跟随滚滚人潮涌出车站,迷迷糊糊地晃到了出站口,一直到阳光照到身上,感觉到燥热中混杂些许潮湿水汽的气流扑打在脸上,他才从深感不可思议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眼珠转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南方的城市。

“行行好,给点钱吧……”

“夕阳红旅行团的成员来长途车票站旁边集合啦!”

“芒果!新鲜的大青芒!包削包甜,不甜不要钱呐!”

“小哥,打车吗?”

兴许是外地人的模样太过明显,做游客生意的摊贩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吆喝,叶秋摇摇头拒绝了面前的士司机的揽客,去旅游纪念品店买了一份杭州地图和旅游攻略,然后找了家车站附近的小吃店买早餐,一边吃一边看攻略。

食物入口,胃里有了暖意,叶秋终于对此时做梦一样的现状有了些许真实感,他咽下一口面条,神情正经得像是他正身处于什么严肃的场合。

卧槽,我真牛逼……叶秋心想。说逃家就逃家,这计划能力,这执行能力,实在他自己都服气了,虽然可能是太困了出门细节没记住,不过想来能瞒过老妈和老哥,自己的发挥想必十分精彩,十分完美,十分机智,叶秋觉得可以给他的行动打上82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发给自己。

还在学校帮老弟和自己收拾烂摊子的叶修:呵呵,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叶秋的良心一点也不痛,当下他最大的人生目标就是离家出走,现在目标达到了,他姿态随意地翻着旅行手册,开始思考下一个事关未来的重大问题:

离家出走以后,他该做什么?

没有目的就决定了离家出走,这听起来分外儿戏,叶秋自己也是同意的,然而,尽管这是一次十分冲动的心血来潮,但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行动没有价值。

他没有目的,没有追求,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需要离开家,去体验别的生活,寻找能让他燃起热情的事物。

他不认为一直留在那个家里能使他的人生状态发生什么令人振奋的改变,既然以前一直没有,那未来想必也不会有太大变化。一成不变,在父亲的威严与母亲的期望下小心翼翼地藏起所有的叛逆思想,这样的生活不算是压抑,但实在太没劲、太无趣了,活得就像是被设定好运行规则的程序一样。

其实说来,他们有不错的家境,也有不错的亲人,只要不行差踏错作大死,可想而见以后还会有不错的前途,因此安心做个他人眼中聪慧懂事的叶家兄弟,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惜他们都不甘心做个庸常之辈,他们想要活出自我。

这个说法矫情又装逼,奈何叶秋就是知道他有这个背景和资本这么任性一回,谁叫他还有个哥能留在家里,帮他扛大旗呢?

人就是那么贪心,总想追求一些自己还欠缺的东西。马斯洛需求理论是这么解释的,人的需求是不断上升的,当一个人满足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时,就会想要满足他的安全需求,当安全需求得到满足,就会渴求爱与归属感,得到了爱与归属感,进一步希望取得他人的尊重,并且就算已经满足了他的尊重需求,还会希望实现自我的价值,甚至实现自我的超越。

于是叶秋愉快地准备展开全新的人生,在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之前是不打算回去的。

来到新城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

叶秋看好了地图,大街上问路找到火车站的公交站台,搭公交坐到浙大附近,然后找了个小卖部打电话。

“喂,您好,是萧兵亿大哥吗?”得到对面肯定的应答,叶秋眸光微微闪动,温声笑道,“打扰萧哥了,我是叶秋……嗯?没错,是双胞胎的弟弟……之前听说萧哥在浙大当讲师?我刚到杭州,想麻烦您帮我一个忙……”

一个小时以后,叶秋在旧识的牵线下找到了一个读大二的合租人,对方正在上课,于是他先从房东处拿了钥匙,在小区超市买了些基本的日用品,顺利地解决了落脚住宿的问题。

这当然不是凑巧他乡遇故知的结果。

萧兵亿,他的祖父和叶修叶秋的爷爷是战友的关系,两家关系不错,连带他们也在长辈之间的聚会时有过几面之缘,只是两边孙辈的年龄差有些大,这位萧大哥年过而立,双胞胎的岁数却只有他的一半,两边代沟不浅,互相间熟络却不算亲近。

只是叶秋知道他们家的一件事,因为萧兵亿他父亲的个人感情问题,他两年前就与家里闹翻,孤身一人南下生活,再也没有与他父亲与继母的家有过往来,连与其他朋友的联系都断了。这是叶母年前一次拜访萧兵亿他小姑时提及的事情。

若非有这一层交情和历史,叶秋也不会在权衡之下果断地选择了杭州作为目的地。

最妙的是叶修当时被留在老宅围观叶父与叶爷爷手谈,因此这是属于叶秋的独家情报,他敢说这时候连叶修都不会猜到他躲到哪里去了。

当然,事实上叶修的确没有想到叶秋是如何在一天之内找好租房的,他本以为至少第一周他只能去住一些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落脚处,然后再慢慢寻找合适的居住地和经济来源,然而就像叶秋坐享叶修的逃家成果一样,叶修再次回到自己身体时也享受到了叶秋的计划便利。

到了第二天,在自家卧室醒来的叶秋心情有多震惊就不必提了,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径自闭上眼,把被子盖到头上,闷到无法呼吸的地步才掀开被子,猛地坐起身,满怀惊愕的视线掠过屋内的各式熟悉的摆设,吓得倒吸一口气,胸腔里猛地窜出一股寒意。

萧哥把他的事情告诉爸妈了?不合理也不可能啊,一个晚上从杭州到北京……他又不是猪,怎么可能一路折腾下还没有醒来?叶秋一头雾水,总不能是他自己瞬移了吧?

他掐了自己一把,肉疼不已。

难道回家不是梦,离家出走才是真正的梦境?其实只是他昨晚补作业太累的缘故……

叶秋的视线停驻于挂在墙壁的月历上,手指抖了抖。他有个习惯,每度过一天就会用水笔在日期数字上画个圈,他自我欺骗不下去了,上面的记号清清楚楚地昭示着今天的日期,最邪门的是叶秋并不记得他有亲手圈住代表昨天的那一个数字。

……见鬼了?

冰凉的空气寂静得令人心生不安,叶秋猛地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朦胧的光线透过窗帘照亮他的侧脸,细腻的肌理渗出细细的汗珠,竟是冷汗都流了出来。

他无意识地一动,恰好手肘把原本堪堪搭在床边的一个笔记本碰到了床下。叶秋下床捡起本子,视线落到扉页,眉梢高高一挑。

米白的纸页上只有两个字,叶秋,可这两个字不是他的笔迹,是叶修的。

兄弟两人的字迹其实有些像,不过叶修写字时常有个习惯,在斜捺的笔画时总是先原地一顿,然后再拖出一个长长的尾巴,正好叶秋的名字最后一笔就是这样,他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为什么叶修的东西会在他这里,而且还写着他的名字?

叶秋皱起眉,翻到下一页,密密麻麻的文字映入眼帘,他快速地扫过每行内容,神色很快由困惑转为不可置信,唇瓣微动,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笔记本是那种带锁的款式,带皮套的大厚本子,叶秋醒来的时候它就是摊开的状态,里面的内页只写了一面,是日记。

记录的时间是昨天,内容是采用流水账的形式,枯燥却完整地记录了昨天一天内“我”做过的事情。

“我”告诉母亲说叶修要参加毕业表演,所以这阵子要外宿同学家里。

“我”去上学,交了叶修和“我”的作业,并且帮叶修请了一个长假。

同学XXX和同学XX很关心叶修请假的原因,“我”告诉他们是家里有事。

……

这一页的最底端是一串数字,0529,叶修和叶秋的生日。

叶秋敛眉沉思半晌,扣上本子,然后在锁上扭出这四个数字,咔哒一声,锁扣弹开。

叶秋:“……”厉害了我的哥。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很乱,需要理一理。

当前的时间还很早,叶秋在屋内困兽一般转了两圈,绝望地发现他的包和衣服都没了,然后终于想到什么,悄悄打开房门溜到对门叶修的卧室,继续转悠,过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拖着叶修的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坐在书桌前,面前摊开着那本叶修留下的笔记,从叶修的包里拿出笔盒,抽出一支黑色签字笔,咬牙切齿地在第二页写下了第一行文字: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

隆重介绍一下本文已出场的NPC:

1、陆仁嘉,陆哥,浪荡的富二代,名字取自“诗学仁嘉全,万世荣华贵”,仁是深仁厚泽的仁,嘉是盈车嘉穟的嘉,寓意就是有钱有人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2、萧兵亿,萧哥,倔强的军三代,兵亿就是领军有亿,因为他爹不成器所以家里老爷子对他寄予厚望,奈何他爹实在太不靠谱了把孙子都气跑弃武从文(?)了,所以老爷子大概只能做做梦了。(还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3、林木林,程序狗,游戏狗,单身狗,一个很快就要失去他的室友的路人(因为……那个……伞哥……)……不要哭,你命中还会有别的木属性(?)贵人的!

评论 ( 14 )
热度 ( 12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