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4)

我要借这文的蝴蝶效应实现我叶主播的梦想了!

以及,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

“阿嚏!”叶修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

感冒了吗?毕竟南北温差大,这两天他和叶秋交替出现,情况也有些特殊……叶修摸了下自己的额头,感觉很正常,暂且放下心来,就和忙着赶去上课的林室友告了别,自己也揣了钱包下楼采购去了。

虽说叶秋也买了些生活的必需用品,但是……叶修猜到前一天交换的时候叶秋恐怕还没意识到身体交换的事情,日常行动都是怎么习惯怎么来,把叶修的身体当成他自己的来对待。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叶修带出来的是叶秋的行李,深夜里突然行动,叶修就是筹划得再精密也难免有些疏漏。就比如说背包里的衣服,尽管叶修都有同款,但事实上那些都是属于叶秋的。

南方春夏过度的季节,雨多,天又热,和干燥的北方不同,这种湿热的气候最容易让人出汗,因此在这里生活的人往往是每天都得洗澡,叶秋也入乡随俗。

洗了澡,就要换衣服。

叶秋还没搞清楚情况,他和叶修实在长得太像了,所以他自己都没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其实混穿弟弟的衣服对叶修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亲兄弟之间很少讲究距离,他们小时候这种被父母搞混的乌龙多了去了。只不过当他混穿了其他更贴身的……就算是双胞胎弟弟的,就算叶修再怎么不拘小节,这时候也必然感到一点淡淡的尴尬和不自在了。

咳,所以赶快买新的吧……

叶修解决完这些小小的个人问题,回去继续整理叶秋的东西。背包容量不小,里面能放下的零碎东西很多,总体上与叶修猜测的大致差不离,忽然他伸进包里摸索的手指碰到一个坚硬冰凉的物件,取出一看,是他先前买给叶秋的那个一毛钱沙漏。

唷,好小子,离家出走还不忘了带哥哥送你的礼物呀。

心里有些微妙的得意情绪蔓长开来,叶修不自觉地笑了一下。

掌心的沙漏精致小巧,下方的容器已经积了三分之一左右的银白星沙,质地细得如流水一般,不知是不是掺杂了被磨得极碎极碎的金属颗粒,流动间隐约可见明亮的光芒闪动,颜色既神秘又迷人。

叶修看了一会儿,忽然发现了一点违和之处。

这么个一手可握的小沙漏,哪怕里面沙粒磨得再细,中间漏口的空间做得再狭窄,若要保证这种流沙连绵不绝的视觉效果,显然不会耗费太长的时间就能使上分的容器完全流尽。

但是这个沙漏……叶修已经盯着看了有半分钟了,别说上面的沙子有没有流光的问题了,光是看已经落到下面的部分,约莫还是当初那个总量三分之一的样子,表面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叶修回忆他把沙漏买回来之前它在那个魔女打扮的女子手中把玩的模样,显然和此时的情况大有不同,仅十几秒的时间就流到底了。

那他把沙漏给了叶秋以后呢?

……糟糕,记不太清楚了。

叶修扶额。

他有些头疼,可能是自己和叶秋互换身体的经历太魔幻,弄得他最近精神紧绷,疑神疑鬼,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大惊小怪。可一回忆起那个风格诡异还神神叨叨的魔女,特别是因为她刚好是出现在他们互换的前一天,实在是让叶修不得不多想。

“可惜昨天在学校周边没有看到那个人……”叶修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主动消失还是被城管处理了摊子。

流沙还在不断地落下,叶修又看了一眼,心里产生一种微妙而奇怪的感觉。

他没有强迫症,也不会想着一定要让上面的全部都流光了才等沙漏自己翻倒过来。叶修看这堆份量许久没发生变化的小沙堆,手指鬼使神差地搭在玻璃球一端,指尖轻轻一推,把上端的沙漏球翻到了下端。

就在那一刻,逆向流动的星砂穿过漏口,叶修只觉精神一滞,黑暗瞬间笼罩了意识

忽然,座椅翻倒的声音打破了教室里安静的氛围。

埋头做题的同学们下意识地转过头,目光汇聚于响声传来的方向。只见叶秋的椅子侧翻在走道中间,他自己站在课桌后方,双手撑在桌面,汗水从他的鬓角沿着脸颊的弧度流到下颔,停留于课本的视线很有几分呆滞的意味。

本在黑板前书写板书的老师以为他是身体哪里不太舒服,刚露出担心的神情,却见对方动作急切地把他的课本翻到了第一页。

“我去!”他的眉头先是下意识地一皱,旋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老师:“……”

记得学生的课本第一页只写着他们的姓名班级和学号,你说他能顿悟个啥?

“叶秋同学……叶秋同学!”

叶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被同桌在桌下狠捅了一肘子才回过神来,抬起头,就见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捏着一根细长的粉笔,皮笑肉不笑地瞧着他。

“看你都这么迫不及待站起来的样子,应该是黑板上这道竞赛题怎么解了吧?”老师挑眉,“别激动,我给你一个机会,跟同学们分享一下你的答案和解题思路吧。”

叶修脊背一僵,默默地看向老师身后的题目,电子轨道杂化形成的空间形态……这是什么鬼?今天学的新课?

老师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要急,这道题是有点难度,不过以后你们高中若是参加化学竞赛,会经常遇到这种题型,所以大家都必须重视起来,仔细听叶秋同学的思路。”

“呃……”叶修汗,叶修大汗,叶修瀑布汗。

他深深地意识到,自己找了个非常糟糕的搞事时机。

第二次换回自己身体的时间是在当天的晚上六点左右。

叶修屋里的书桌正摆在在窗户之前,优越的视角将傍晚的景色收入眼底。向上看,大片大片的霞色涂抹天幕,一直延展到天际的另一端,向下看,暮色笼罩城市,街道的灯盏接连亮起,行人踏上回家的道路,街边的餐馆也添了几分热闹的烟火气。

与此相比,屋内的空气都显得寂静得有几分诡异了。

叶修有些慎重地把沙漏放在桌面的中央,这一回所有的星砂都位于沙漏上方的那个玻璃球里,在重力的作用下流到下方。

上次叶修与叶秋交换的时点在早晨九点钟,当时下方的玻璃球里有三分之一多一些的沙子,上方的玻璃球里有三分之二的沙子,在叶修翻转沙漏以后,原本位于下方的小堆星砂重新加入占总量三分之二的那部分里,距离现在正好也是九个小时左右。

叶修想,若这个沙漏真的是能控制他们交换身体的关键道具,那流沙是否就代表着他们距离交换的时间?

将上下两个玻璃球分为A和B,沙子从A流到B的时候就是他们用自己身体活动的时候,从B流到A的时候就是使用对方身体活动的时候,可以通过翻转沙漏随时交换,也可以等待沙漏一端清空后自动倒置时再交换。

每一次交换的最大时长是24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全部的沙子从一端流到另一端的时长是24个小时。

要验证这个假设很容易,只需要几次测试,不过叶修考虑到另一边他弟的心情,觉得这事儿还是徐徐图之吧……最重要的是现在晚上换过去就得帮叶秋写作业,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

目光落到桌面上的另一件物品,一本黑皮笔记本上,叶修翻开扉页,映入眼帘的是写着叶修二字的叶秋的字迹,某种奇妙而欢悦的情绪忽然涌上心头,他忍俊不禁,唇边不自觉带出了一抹笑。

叶修这边的环境不同于叶秋,至少他暂时不需要太顾及兄弟俩意识的切换而造成的交际问题,叶秋留下的信息内容显得自由得多。他恶狠狠地对叶修偷走他的行李逃家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和鄙视——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当然也察觉到了留在北京的才是真正的他的身体,然后对当前两人身上发生的奇异现象提出种种疑问,询问叶修是否清楚这件事的内情原委。

那笔迹力透纸背,充分表现出了叶秋在落笔时激烈难平的心绪。

和叶秋那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震撼惊诧不同,叶修的心情反倒是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的平静,甚至还有几分沉浸于探险解谜时乐在其中的愉快意味。他看着叶秋留下的文字笑了一会儿,才沉吟着拿起笔,笔记本翻过一页,把他的猜测逐一写了下来。

这个问题是一定需要解决的,否则他们不一定能够承受不断交换的后果,他必须要保护好自己和叶秋。但叶修仍对是否将这件事告诉别人的问题抱有顾虑,无关他们所谓的离家大计,而是他不确定别人有那个能力……若是把无关的亲近之人牵扯进来,叶修才真的会后悔,因此不如先找到那个最有可能知晓一切的女人。

这个任务,只有身在北京的“叶秋”才能去做。

——属于你们的奇迹,终归是属于你们的,它跑不掉,你们也跑不掉。

叶修放下笔,抬头看向窗外,若有所思地放远目光。

其实事情不一定会走向糟糕的展开,他还是非常乐观的,虽然没有任何自信的根据。

“咔嚓。”

林木林听见隔壁的开门声,摘下耳机,对门口走过的少年招了招手:“哟,小叶啊。”

叶修端着水杯回头一看,差点没惊讶得掉了下巴:“林哥,才半天你这儿就大变样了啊!”

原本只孤零零摆着一张床的空旷房间现在已经彻底改头换貌,专业的电竞桌椅,各色游戏发烧友的高级配置,墙壁也贴满了各种海报,叶修平时对这方面也有些兴趣,虽然因为家里的限制不敢明目张胆地搞,却了解很多相关知识,眼睛更是毒得很,一眼就认出林木林身后的机械键盘和游戏鼠标都是上个月刚上市的新设备,没有男孩子能抗拒眼前的一切,他本来显得漫不经心的神情陡然发生了变化,眼底骤然绽出闪闪发亮的光彩。

“林哥,您这够厉害啊!”叶修脚步一拐,就进来了,先把水杯放到另一边的架子上,然后凑近观摩,拿这些装备打游戏的体验绝对不是他家那种普通机型能比的,他眼中的垂涎几乎都能具现化,立刻竖拇指大赞,“专业,真专业。”

“哪里哪里。”林木林嘴上说得谦虚,实际上语气中的自豪得意掩都掩不住,他说了一个游戏名,然后说,“我主业是做编程的,不过业余也做游戏直播赚点外快,名字叫木森林,在平台上还算有点人气。”

叶修闻言笑了起来:“这还真巧了,林哥,我以前见过你!”

“哦?那我们还真有缘……”林木林得意中有些小矜持,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问,“小叶你的游戏账号叫什么?加个好友吧,有空我带你打排位啊。”

“谢谢林哥了。”叶修笑,然后说了他的账号名,为防他听错,还说了究竟是哪个字。

“……”林木林忽然陷入迷之沉默。

MMP,这不是曾经一波把他打到暴毙的那位大神的名字吗?全游知名高玩,竞技榜常年前列的犀利玩家……所以眼前的中学生是大神本尊?


评论 ( 14 )
热度 ( 15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