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4)

我要借这文的蝴蝶效应实现我叶主播的梦想了!

以及,祝叶修叶秋生日快乐~

<<<

“阿嚏!”叶修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

感冒了吗?毕竟南北温差大,这两天他和叶秋交替出现,情况也有些特殊……叶修摸了下自己的额头,感觉很正常,暂且放下心来,就和忙着赶去上课的林室友告了别,自己也揣了钱包下楼采购去了。

虽说叶秋也买了些生活的必需用品,但是……叶修猜到前一天交换的时候叶秋恐怕还没意识到身体交换的事情,日常行动都是怎么习惯怎么来,把叶修的身体当成他自己的来对待。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叶修带出来的是叶秋的行李,深夜里突然行动,叶修就是筹划得再精密也难免有些疏漏...

2017-05-29

[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3)

另一方面,时间倒回到“交换”的第一天,从北京到杭州的列车清晨到站。

似乎半夜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有些湿润,地面还有积水,雨过天晴的穹宇是水洗一般的淡蓝色,薄云若棉絮飘飘渺渺,建筑上方的玻璃幕墙在晴日下熠熠发光。

叶秋背着包跟随滚滚人潮涌出车站,迷迷糊糊地晃到了出站口,一直到阳光照到身上,感觉到燥热中混杂些许潮湿水汽的气流扑打在脸上,他才从深感不可思议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眼珠转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南方的城市。

“行行好,给点钱吧……”

“夕阳红旅行团的成员来长途车票站旁边集合啦!”

“芒果!新鲜的大青芒!包削包甜,不甜不要钱呐!”

“小哥,打车吗?”

兴许是外地人的模样太过明显,做游客...

2017-05-25

[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2)

窗外停了只圆滚滚的麻雀,咄咄啄了两下玻璃。

叶修掀开被子走下床,拉开窗户,受惊的麻雀立马飞走了,他也不在意,探出身往外看了看。

鸟语啁啾,环卫工人已经在清扫空旷的街道,骑着小电瓶的清洁阿姨进了他们家的大铁门,身后那位住在东边的余家大爷一手牵着雄赳赳气昂昂迈步前冲的吉娃娃,一手牵着嗷呜着驻足不肯挪动的柴犬,前拽后扯,整个人就如同螃蟹走道横向移动,一人二狗往西边的人民公园慢慢挪去。

清晨的空气微带寒意,大约才二十出头的温度,种在屋旁的槐树绿叶青青,枝条伸展,距离叶秋的窗户正好是伸手可得的距离,嫩绿的叶尖还带着一点潮湿的水汽。

他深吸了一口气,混杂草木清香的冰凉空气充斥胸腔,大脑随之一清,回...

2017-05-17

[双叶]我们仍未知道当年离家出走的是叶修还是叶秋(1)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1] 伪魔幻现实主义

[2] 坑了不负责

<<< 

“命运,玄之又玄。”

魔女恰似猫眼石的双眸幽幽地盯着眼前的少年们,眉头紧锁,神情肃穆,眼中却带着似笑非笑的打量意味。

“小朋友,你们听说过穿越吗?”

她的手指搭在一个精巧的玻璃沙漏上端,指甲涂着漆黑的颜色,映衬女子秾艳颓废的烟熏妆容,一身不靠谱的非主流气质。

“……哈?”

“不明白吗?”魔女笑眯眯道,“没关系呀,不明白的话,就当成不知道就可以了。”

叶秋沉默。

“这世上存在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魔女拨弄着掌心的...

2017-05-11

[双叶]一辆车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因为太过惊讶,甚至需要大脑反应几秒,等待情绪缓冲,然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


叶秋的双手下意识一松,被他揽在怀里的布偶猫惊得瞪大眼“喵”了一声,有些狼狈地跳到地上。惊魂甫定,她绕着叶秋的脚边转了一圈,注意到陌生的气息,抬起头,又软软地叫了一声。

“唷,养了只猫主子啊。”

来人笑了一声,毫不见外地换上了本该属于叶秋的家居拖鞋,半蹲下身,伸出手招了招。

布偶猫下意识地一甩蓬松的尾巴,长毛是不掺一丝杂色的纯白,剔透而纯粹的海蓝眼睛看着他,半晌,有些呆滞地回头看了看叶秋。


一、一模一样?!...


2016-07-23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