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后日谈)

After Story Rebuild


狛枝仿佛睡了很久很久,他的意识一直在黑暗中徘徊,直到寻见一丝光亮,就探出了手。

在苏醒的那一刻,好似世界的概念在脑海中重新构建。

心脏劫后余生般跳动得极快,他在一种微微窒息的感觉中睁开眼,直到视野中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可辨,头脑从混沌中理出思绪,才坐起身,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感觉如何?唯一一个需要苗木亲亲抱抱才肯主动醒来的家伙。”

不远处的人话语中不乏打趣。

“所有人当中,你是拖得最迟的一个,Alter Ego分明监测到你的脑活动早就恢复正常了。”

狛枝放下手,目光平淡地扫了一圈。

“他呢?”

“恰好不在……哎,别用这种眼神看...

2019-08-27

[狛苗]希望通感(103)

Chapter 103


那一整夜,他们都没有停止过纠缠。

自我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变得极为有限,灼热的呼吸、汗湿的肌肤、瘦削而有力的怀抱,还有耳边低低呢喃的爱语。

深沉如黑潮一般的情感很轻柔地覆没上来,就像一场温柔至极的谋杀。

苗木陷入了昏沉,偶有一两刻从接近窒息的情潮里抓回清醒的意识,竟还有些荒诞地迷糊想着,自己可能真会溺死在狛枝的梦境里,

他向来少有什么消极的想法,此时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所有人一生中都会经历过许多欲望的诱惑和侵蚀,有些是可以割舍的,但有些却连接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猩红的,跳动的,失去了就不再是完整的自己。

苗木的心里就藏着这样的欲望。

苗木也...

2019-08-21

[狛苗]希望通感(99)

Chapter 99


狛枝抬手接住迎面飞来的信封,劲风撩动额发,他眼眸微眯,就见那人温柔地俯下身,将另一封邀请函轻轻放在苗木手心。

“……”苗木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强作寻常地笑笑,“谢谢。”

“不用跟我客气,苗木君,你知道我也怀着与希望之峰相同的期待。”

对方语带宠溺地轻笑道,似是极为愉悦,若不经意地透出了点暗示着什么的戏谑,让人平白有些心惊胆战。

苗木几乎不敢搭腔,他才被这人一通操作秀得眼晕,仅隐约看出对方是打算促使他们尽早进入希望之峰的意图,至于这行为究竟有什么用意?苗木不解之余也生怕少年狛枝察觉到两人间的破绽,只好应付地呵呵笑了一声,权作配合他的表演。

“嗯…...

2019-07-31

[狛苗]希望通感(98)

Chapter 98


苗木本以为自己忽然被拽来这个的地方,是已经被狛枝的潜意识察觉到了异常,很快就会被强制驱逐出去……他甚至都开始考虑如何抓住最后的机会唤醒对方。

没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出人意料的理智清醒,他仿佛什么都知道,却放任一切发生。

如今还说要帮助自己。


苗木有些怔怔。

他本性毕竟纯澈,不同于狛枝一贯弯绕极多的心思,尤其对感情的反馈向来单刀直入,让人能一眼望到底。这当然没什么不好,只是对于狛枝走一步藏十步、事到临头才图穷匕见的诡奇心机总有措手不及。

就像此刻,他在狛枝漂亮如毒花的笑容中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奈何自身不是个擅长阴谋诡计的料子,实...

2019-07-26

[狛苗]希望通感(96&97)

Chapter 96


苗木最近总是睡得很迟。

所幸还在过年的假期里,他睁开眼,屋里窗帘合拢,挡住了外面的光线,昏暗的视野里,容貌苍白而精致的少年阖眸安静侧躺在他的身前,气息幽微,手指以交缠的姿态牵住他的手,隐有几分偏执而暧昧,力度却轻得人不易被人察觉。

仿佛苗木似乎随时都能摆脱他,是一个不太有安全感的动作。

可他没有这样做。

苗木坐起来靠在床头,垂着眼眸定定看了狛枝片刻,脸上浮现出深思的神色。

他并不是全然身在局中的人,如果不是熟知狛枝的本性,自己一定会被他温顺平和的表象所蒙蔽,但既然没有轻易地松懈,便若有似无地感觉到一丝不太寻常的氛围。

他在想,自己像是快被这个...

2019-07-24

[狛苗]希望通感(95)

Chapter 95


苗木对待年长的长辈总是很有耐心,温柔而亲切,因他自小来就被家里教养得很好,温润软和的脾性很容易赢来别人的好感。

一时和主持聊了起来,过了好一会,苗木才忽然想起去买饮料的狛枝一直没过来。

“凪斗……啊,你回来了。”

苗木有些欣喜地发觉俊秀的少年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处路灯下,眸色深深,安静微笑地回看向他,手上拿着两杯散出热气的热可可,也不知是待了多久。

狛枝有时看来会是很随意散漫的态度,笑容漫不经心,什么情绪也不表现出来,内里却其实有些挑剔的任性。苗木瞧他露出略有些不走心的神情,看出他像是不太想继续待在这里,便歉意地对着主持笑了笑,客气说以后还会...

2019-07-13

[狛苗]希望通感(94)

Chapter 94


狛枝的意识沉沉,犹如身陷在一片池沼深处。

他很疲惫,又有一种暌违了的舒适和轻松,卸下心防的本能知晓,自己所处的环境封闭而安全,他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也不需有任何烦忧。

于是他平和、安静,散漫漂浮的回忆碎片恍若浮光掠影,斑斓地游过他的眼前,狛枝漠然地远远望着,心里没有任何情绪。

这种状态,其实很接近死亡。

可他还没有真正地感到麻木,或许是潜意识里仍有不甘,不知怎的总能体会到临死前的那一刻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面颊上的触感,有点像是骤雨前奏,从天空坠落的沉重水珠,可那热度鲜明,不像是雨那么冷,凝结了最炎热的盛夏也无法被驱散的寒意,而是带着人体的温度。

像...

2019-07-09

[狛苗]希望通感(93)

Chapter 93


喧嚣的雨声充斥着耳蜗。

苗木诚很迟缓地眨了眨眼,他是逆光站在狭窄的巷口,从小孩子自下而上的视野里,这个从样貌来看暧昧地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轻人定定地注视着自己,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下颌一滴滴的淌落,虽是撑着伞,看起来却仿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狼狈。

苗木低垂着眼睑,光线透过眼睫,扫下弧形的一小片漂亮剪影,浅淡的眸色极为冷清,却意外的,搭配那张清俊秀气的脸孔相得益彰,眼神流露出极温柔安静的软和韵味。

对一个孤独的人来说,他的气质有如流离失所的浪人寻觅很久了的归宿,令人不自觉感到温暖与安稳。

年幼的狛枝凪斗在他的视线里,被吸引似的仰起头来,目光稍稍相触,...

2019-07-03

[狛苗]希望通感(92)

Chapter 92


街上下了很大的雨。

都市的夜晚难得被骤雨冲刷得很清静,黑云蔽月,路上没有太多的人,因此深夜的车行驶得格外通畅,一闪而逝的车影掀起无数飞溅的水珠。高楼间霓虹的广告灯牌在雨幕中照得很远,视野里闪烁着无数五彩斑斓的色彩。

苗木微微倾斜伞面,立刻汇聚成股的水流就顺着伞骨流下。他站定在商业广场的大屏幕下方,抬头就能看见上方正在播放的房产广告。代言的明星是他有些眼熟的一位老牌唱片歌手,荧幕上的脸孔比他印象中年轻了不少,可能是化妆或特效的缘故,诸多细节都与真实的世界相差无几。

「潜入成功。」

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唤回了苗木略有怔然的思绪,他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回...

2019-06-29

[狛苗]希望通感(91)

Chapter 91


“……话说回来,你到底在跟苗木置什么气啊?”

日向觉得有时候一个人知道太多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比如说此刻,他那群大大咧咧的同伴们还粗神经地没看出来什么,他却早就发现狛枝和苗木之间日益冷淡的氛围。

被他搭话的白发少年淡淡地横过眼睨了他片刻,唇线一挑,忽然“呵”的冷笑了一声,没回答就别过了头。

“……”

这副与往常截然不同的高冷回应看得日向一头雾水,他知道自他们被黑白熊诱骗到惊奇屋以来狛枝的心情就不是很好,起码前几天他还能维持一贯温和礼貌的模样,没想到在杀人事件再度发生以后,重新出现在他眼前的这家伙就连装个样子都懒得装了。

日向没把他的异常往别的方...

2019-06-26

[狛苗]希望通感(90)

Chapter 90


在许久之前的某一天,狛枝屈膝坐在一处断壁残垣形成的三角区内,看着一个全球直播的自相残杀游戏,难得在他灰绿色的眼眸里浮现出非常温暖欣悦的色彩。

隔着冰冷的屏幕,被他的目光安静描摹的少年,是他心中最后一块被光明眷顾的地方。

他是他憧憬的人生,他的信念,是他的理想,他的未来,以及他的爱情。

他是一个他可望而不可即的梦。

可就算是个再也触碰不到的梦,他也无法看着他走向破灭。


那仿佛是一幅记忆的画卷在苗木的眼前徐徐展开,他缓缓地走在被战火淬洗的残破街区,身后是火海硝烟,猎猎长风带来远方的惊呼哀泣,眼前之景,恍如人间地狱。

察觉到有人走近...

2019-06-25

[狛苗]希望通感(89)

Chapter 89


遗迹密室。

电子仪器发出的冰冷灯光照亮了密闭的空间,空气中的浮尘簌簌而落,幽幽地归于寂静。

这里仿佛是万物寂灭时被世界所遗忘埋藏的最后一个角落,孕育着潘多拉盒底的最后的希望。

苗木单手支地,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墙边歇了会,阖上双眼,很久违地回忆起了过去的事。


“苗木诚,你是个拥有才能的人,但很可惜,你没有使用才能的天赋。”

如此诉说的人用阅读一件商品说明的口吻平静地陈述道,冰冷的视线居高临下,阻隔在反光镜片之后的神情让人看不分明,或许是还带了一些失望的情绪?起码还能让对方感到失望的话,应该也算是一种荣幸吧,他在沮丧之余还努力苦中作乐...

2019-06-21

[狛苗]希望通感(88)

Chapter 88


希望更生,这是个从程序构想的伊始就从未给过去留下任何退路的计划。

已被绝望侵染的过去是必须割舍掉的毒疮,为了未来的希望,不能遗留下任何可能将使绝望死灰复燃的可能。这种理念固然严厉决绝到令人疼痛,却是经历过无数次从希望到绝望的可悲轮回而归结出的教训。正因如此,哪怕未来机关的内部也对如何处置那些曾经身为彼此同窗好友的绝望残党们存在争议,却有个共识一直是毋庸置疑的:

绝不可让绝望继续蔓延下去了。


最终,选择了抹去前辈们有关过去的记忆。

设定中,他们将在新世界生活的时间不会太长,只要新记忆和情感积累的程度足以覆盖过去的空白,大家就可以顺利...

2018-12-27

[狛苗]希望通感(87)

Chapter 87


抬手举向天际,阳光从手指间的缝隙照入瞳孔,酸涩刺痛的感觉刺激着眼珠表面很快弥漫上一层水膜,七海有些难受地眨了眨眼,随后迎面而来的阴影就挡开了光线。

“日向……日向君?”

她偏了偏头,看向站在身侧的少年。

“你在看什么?”

“啊……嗯?没、没什么。”日向看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他收回了一直投向狛枝与苗木两人方向的目光,食指抵着下颌,眉头不展,“没什么,就是有点微妙的感觉……”


第三场学级裁判结束以后,罪木蜜柑也为她犯下的恶行付出了被处刑的代价。从杀人事件第一次出现开始,被害者十神白夜与杀人者花村辉辉,被害者小泉真昼与杀人者边谷山佩...

2018-10-27

[狛苗]希望通感(86)

Chapter 86


天蒙蒙亮,清光与晨风才苏醒,苗木就披上衣服起了身。视野仍是昏暗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坐在床边,偏过头看了会仍在沉睡的狛枝,片刻后自己笑了笑,出了门。

如果可以,时刻也不想与你分开。怕你会寂寞,也怕我会思念。

但是……

清早的风还有些令人战栗的凉意,扯动着晃动的衣领,暴露出的修长颈项犹带前夜意乱情迷的痕迹,但苗木在迈步前并未回头再看一眼,径自向着岛外大桥的方向离去,眸色清明冷静,耳畔的碎发在晨风中飘动起来。

倘若世事尽如人意,大概,也就不会有绝望了。

然而人之所以要学会坚强,学会面对苦痛哀伤也要站起来,就是因为人世间有种种的不如人意。

坐落于第二...

2018-10-23

[狛苗]希望通感(84)

Chapter 84


相比于自己在希望之峰的地底下,那个同样劫后余生的一晚,这一夜其实并不算太难熬。

苗木有心尽快查出意图谋害自己的人,这种事一旦下定决心就很难回头,他担心接下来还会发生性质更恶劣的事情,只是实在不放心离开狛枝的身边,只好强自按耐着忧虑,悉心留意着其他病房是否夜里有发生什么异动。

一夜无眠,所幸什么事件也没有发生,连身体上的异状也都彻底恢复如初。

昨天那个猩红的黄昏里发生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令人不愿回忆的噩梦一般。


等到日向来送早餐,苗木才知道他和罪木两人夜里都没有留在医院。出于某些不可人说的缘由,日向笑说他猜到了苗木大概不会走开,干脆

2018-10-19

[狛苗]希望通感(83)

Chapter 83


希望和绝望,其实就与天空和深渊之间的关系没有分别。

人们总是追寻向往着天空的寥廓与高远,却常常忽略了深渊是同样幽深无底,一直抬头追寻天空的人终将从岩壁上摔落坠入深渊,一直低头凝望深渊的人又何曾片刻感受到属于天空那自由与无畏的欢愉?

分明大家都只是想要坚守着自己内心最正确的道理,无论是花村辉辉对母亲的思念,还是九头龙一族对亲人的守护之心……越是深刻地认知到这一点,苗木就越希望能够找到拯救大家的方法,将绝望的链锁与过去彻底斩断。

但是,过去又怎么能够轻易抹消的东西呢?铅笔的字迹被擦去了,纸张上还会留下书写过的痕迹。哪怕熄灭了火焰,空气中残留的烟气却还昭...

2018-10-16

[狛苗]希望通感(82)

Chapter 82


“那个……咳!日向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但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要是这么直说的话会让气氛更尴尬的吧,苗木挠了挠脸颊,有些赧然地笑了笑。

“这是因为狛枝君生病了啊,这时候就像其他人一样有些意识错乱了,我总觉得他根本就像是在胡说一气,大部分都是反话……”这样一边思考一边替他解释着,谁知自日向进门以后忽然陷入沉默的狛枝无预兆地开了口。

“日向君在其他时候来的话我都会非常反感的,唯独这个时候让我很开心。”

苗木哑了哑,片刻后脸颊蓦然蒙上一层红晕,眼神游离,难得有些下不来台。

“哦……症状是说谎的绝望病。”日向端...

2018-10-16

[狛苗]希望通感(81)

Chapter 81


月光渺远。

天空澄澈,深蓝的上空漂浮着游离的轻云。窗外比寻常的夜晚泛着更加清冷一些的湿润水汽,在空气中凝聚成淡色的雾气,夜色如梦。

架在水上的木屋群落安静伫立,其中一间深夜里点亮了灯光,苗木仓促起床时差点被落到地上的衣服绊到脚,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才扶稳了床头柜,残存的倦意侵蚀着神智,他还迷糊着有些似醒未醒,正要弯身去捞外套披上出门,还未挪动脚步就被握住了手腕。

牵引的力道向身后拉了拉,他回过头,狛枝还维持着半边身体探出床边的姿势,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迎上苗木看来的目光,眼梢微弯。

“苗木君,我想起来了。”

少年的脸孔氤染上冰凉的室内灯光,额发遮...

2018-10-10

[狛苗]希望通感(80)

Chapter 80


可惜狛枝听不见苗木心里这样饱含哀怨的惨嚎,对方姿态随意地靠站在书架旁,样貌俊秀中透出少年不加掩饰的锋芒,玩味戏谑地低头看他。

“不用害怕……”他诱哄一般,轻缓的嗓音低沉温柔,“我也觉得留在这里没什么不好,所以在这里其实并不是想为大家寻找离开岛屿的线索,而应该是先他们一步摧毁线索才对。毕竟……这种程度的事情,哪怕是只拥有着不成器才能的我,兴许也能为苗木君派上用场了。”

“诶——诶??”

苗木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狛枝说得语调轻松,偏偏他听得心虚不已、冷汗直冒,明明他一直当自己才是立场正当的一方,怎么被这样一说,就好像他成了真正的幕后黑手,而狛枝就是那个助...

2018-10-07

[狛苗]希望通感(79)

Chapter 79


胡闹了一夜的结果就是年长的苗木前辈再一次光荣地睡过头了。

岂止是日上三竿才起,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连每日定番的晨间报时广播都没听见。此时天光大亮,明媚的阳光穿透了纱帘铺满地面,深深浅浅的光影游动变换,像极了鳞光熠熠的金鲤。

“我明明很久都不会睡懒觉了!”

这样抱怨着的少年忍不住对着镜子揉了揉后脑压得乱翘的头发,狛枝站在他身后用沾了水的手指帮他梳理发梢,闻言有些不以为然。

“反正不是上课,稍微不守时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苗木微微黑线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关在希望之峰那段期间也总是迟到。

记得失忆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很认真地凭靠新同学的时间观念...

2018-10-07

[狛苗]希望通感(78)

Chapter 78


“嘶——”

耳边隐忍的痛哑唤回了狛枝的理智,他松了松箍住苗木手腕的手指,眉眼间仓促染上的慌乱和阴郁犹未散去。

“冷静点啊,我还是个伤患呢。”苗木有些无奈,“开个玩笑而已,狛枝君别紧张。”

玩笑?

明明露出了那种表情,是当他什么都察觉不到吗?

呐——苗木君。我是不是太过纵容你了呢?所以,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

倘若我狠下心来,你信不信我有三种以上的办法逼你不得不哭着把隐瞒的事情说出来?

狛枝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忍耐下来心尖烧灼的怒气。

好像冲动就等于认输了一样,早先那么自信满满地宣称能靠着自己的力量调查清楚一切,仿佛那样做就自毁城墙了。...

2018-09-26

[狛苗]希望通感(77)

Chapter 77


话题到这里其实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日向侧目看了眼沉浸在他自己思维怪圈中的狛枝,实话说连他都没搞懂自己为何会等在这里,等待一个十有八九不会产生任何意义的对话。只能归因于心理上的孤岛效应……他不由一哂。

这种自闭又压抑的环境里,身边每一个人关系上发生的变化都是复杂而微妙的,任何人的异动都有可能给其他人的安危造成威胁。日向极为无奈,倘若是过去的自己,他绝不会对外界的人际关系如此敏感,这种过度细致到神经质的观察能力到底算是求生欲的催发还是承压力薄弱的体现呢?

越是如此鲜明地认知到自我就越是难以卸下心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好似惶惶不可终日的惊弓之鸟,因此就更...

2018-09-24

[狛苗]希望通感(76)

Chapter 76


耳畔轻微的风声和深入浅出的呼吸变得密不可分,渐渐攀升的温度就好似在燃烧中融化成泪的热蜡,滚烫的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是的,这种感觉唯有在面对苗木的时候才会泛滥成灾。每当深深地凝视着他对自己微笑的脸孔,多少浮躁和喧嚣都会沉淀下来,心中油然滋生出一种平静与渴望糅合在一起的微妙感受。

哪怕仅是一场他在单方面的臆想中杜纂出来的梦境也好,就在此刻,就在此处,我拥有过你。


多像堕入深渊,他在仰望星空,多像失去理智,他只一意孤行,多像是他们不再拥有明天却又已经透支了明天。

有多想要你,竟像是要爱到绝望了一般的深爱。

狛枝有一瞬的失神,分辨不清自己想

2018-09-20

[狛苗]希望通感(75)

Chapter 75


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

酸甜交织的滋味在唇齿间逸散开来,苗木轻轻地吻着他,身体从正面覆盖了上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面颊上,渐渐地释放出了难以言喻的情感,动作漫乱无章,亲吻落在他的唇瓣,偏过头又去亲吻脖颈、还有微动的喉结。

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狛枝觉得他在内心里陷入了昏迷。


他张了张口,哑声:“苗木君……”

“嘘——”


多么青涩而甜蜜,但这对理智的考验分明又是一种折磨。

狛枝的气息已经微有紊乱的迹象,但这显然无法与精神上受到的撼动可以比拟,他难得露出了慌乱又失措的神情。

挣动的动作轻易便在本就受制的状态下被无视,何...

2018-09-13
1 / 4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