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3)

Chapter 83


希望和绝望,其实就与天空和深渊之间的关系没有分别。

人们总是追寻向往着天空的寥廓与高远,却常常忽略了深渊是同样幽深无底,一直抬头追寻天空的人终将从岩壁上摔落坠入深渊,一直低头凝望深渊的人又何曾片刻感受到属于天空那自由与无畏的欢愉?

分明大家都只是想要坚守着自己内心最正确的道理,无论是花村辉辉对母亲的思念,还是九头龙一族对亲人的守护之心……越是深刻地认知到这一点,苗木就越希望能够找到拯救大家的方法,将绝望的链锁与过去彻底斩断。

但是,过去又怎么能够轻易抹消的东西呢?铅笔的字迹被擦去了,纸张上还会留下书写过的痕迹。哪怕熄灭了火焰,空气中残留的烟气却还昭...

2018-10-16

[狛苗]希望通感(82)

Chapter 82


“那个……咳!日向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但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要是这么直说的话会让气氛更尴尬的吧,苗木挠了挠脸颊,有些赧然地笑了笑。

“这是因为狛枝君生病了啊,这时候就像其他人一样有些意识错乱了,我总觉得他根本就像是在胡说一气,大部分都是反话……”这样一边思考一边替他解释着,谁知自日向进门以后忽然陷入沉默的狛枝无预兆地开了口。

“日向君在其他时候来的话我都会非常反感的,唯独这个时候让我很开心。”

苗木哑了哑,片刻后脸颊蓦然蒙上一层红晕,眼神游离,难得有些下不来台。

“哦……症状是说谎的绝望病。”日向端...

2018-10-16

[狛苗]希望通感(81)

Chapter 81


月光渺远。

天空澄澈,深蓝的上空漂浮着游离的轻云。窗外比寻常的夜晚泛着更加清冷一些的湿润水汽,在空气中凝聚成淡色的雾气,夜色如梦。

架在水上的木屋群落安静伫立,其中一间深夜里点亮了灯光,苗木仓促起床时差点被落到地上的衣服绊到脚,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才扶稳了床头柜,残存的倦意侵蚀着神智,他还迷糊着有些似醒未醒,正要弯身去捞外套披上出门,还未挪动脚步就被握住了手腕。

牵引的力道向身后拉了拉,他回过头,狛枝还维持着半边身体探出床边的姿势,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迎上苗木看来的目光,眼梢微弯。

“苗木君,我想起来了。”

少年的脸孔氤染上冰凉的室内灯光,额发遮...

2018-10-10

[狛苗]希望通感(80)

Chapter 80


可惜狛枝听不见苗木心里这样饱含哀怨的惨嚎,对方姿态随意地靠站在书架旁,样貌俊秀中透出少年不加掩饰的锋芒,玩味戏谑地低头看他。

“不用害怕……”他诱哄一般,轻缓的嗓音低沉温柔,“我也觉得留在这里没什么不好,所以在这里其实并不是想为大家寻找离开岛屿的线索,而应该是先他们一步摧毁线索才对。毕竟……这种程度的事情,哪怕是只拥有着不成器才能的我,兴许也能为苗木君派上用场了。”

“诶——诶??”

苗木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狛枝说得语调轻松,偏偏他听得心虚不已、冷汗直冒,明明他一直当自己才是立场正当的一方,怎么被这样一说,就好像他成了真正的幕后黑手,而狛枝就是那个助...

2018-10-07

[狛苗]希望通感(79)

Chapter 79


胡闹了一夜的结果就是年长的苗木前辈再一次光荣地睡过头了。

岂止是日上三竿才起,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连每日定番的晨间报时广播都没听见。此时天光大亮,明媚的阳光穿透了纱帘铺满地面,深深浅浅的光影游动变换,像极了鳞光熠熠的金鲤。

“我明明很久都不会睡懒觉了!”

这样抱怨着的少年忍不住对着镜子揉了揉后脑压得乱翘的头发,狛枝站在他身后用沾了水的手指帮他梳理发梢,闻言有些不以为然。

“反正不是上课,稍微不守时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苗木微微黑线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关在希望之峰那段期间也总是迟到。

记得失忆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很认真地凭靠新同学的时间观念...

2018-10-07

[狛苗]希望通感(78)

Chapter 78


“嘶——”

耳边隐忍的痛哑唤回了狛枝的理智,他松了松箍住苗木手腕的手指,眉眼间仓促染上的慌乱和阴郁犹未散去。

“冷静点啊,我还是个伤患呢。”苗木有些无奈,“开个玩笑而已,狛枝君别紧张。”

玩笑?

明明露出了那种表情,是当他什么都察觉不到吗?

呐——苗木君。我是不是太过纵容你了呢?所以,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

倘若我狠下心来,你信不信我有三种以上的办法逼你不得不哭着把隐瞒的事情说出来?

狛枝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忍耐下来心尖烧灼的怒气。

好像冲动就等于认输了一样,早先那么自信满满地宣称能靠着自己的力量调查清楚一切,仿佛那样做就自毁城墙了。...

2018-09-26

[狛苗]希望通感(77)

Chapter 77


话题到这里其实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日向侧目看了眼沉浸在他自己思维怪圈中的狛枝,实话说连他都没搞懂自己为何会等在这里,等待一个十有八九不会产生任何意义的对话。只能归因于心理上的孤岛效应……他不由一哂。

这种自闭又压抑的环境里,身边每一个人关系上发生的变化都是复杂而微妙的,任何人的异动都有可能给其他人的安危造成威胁。日向极为无奈,倘若是过去的自己,他绝不会对外界的人际关系如此敏感,这种过度细致到神经质的观察能力到底算是求生欲的催发还是承压力薄弱的体现呢?

越是如此鲜明地认知到自我就越是难以卸下心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好似惶惶不可终日的惊弓之鸟,因此就更...

2018-09-24

[狛苗]希望通感(76)

Chapter 76


耳畔轻微的风声和深入浅出的呼吸变得密不可分,渐渐攀升的温度就好似在燃烧中融化成泪的热蜡,滚烫的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是的,这种感觉唯有在面对苗木的时候才会泛滥成灾。每当深深地凝视着他对自己微笑的脸孔,多少浮躁和喧嚣都会沉淀下来,心中油然滋生出一种平静与渴望糅合在一起的微妙感受。

哪怕仅是一场他在单方面的臆想中杜纂出来的梦境也好,就在此刻,就在此处,我拥有过你。


多像堕入深渊,他在仰望星空,多像失去理智,他只一意孤行,多像是他们不再拥有明天却又已经透支了明天。

有多想要你,竟像是要爱到绝望了一般的深爱。

狛枝有一瞬的失神,分辨不清自己想

2018-09-20

[狛苗]希望通感(75)

Chapter 75


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

酸甜交织的滋味在唇齿间逸散开来,苗木轻轻地吻着他,身体从正面覆盖了上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面颊上,渐渐地释放出了难以言喻的情感,动作漫乱无章,亲吻落在他的唇瓣,偏过头又去亲吻脖颈、还有微动的喉结。

有那么两三秒的时间,狛枝觉得他在内心里陷入了昏迷。


他张了张口,哑声:“苗木君……”

“嘘——”


多么青涩而甜蜜,但这对理智的考验分明又是一种折磨。

狛枝的气息已经微有紊乱的迹象,但这显然无法与精神上受到的撼动可以比拟,他难得露出了慌乱又失措的神情。

挣动的动作轻易便在本就受制的状态下被无视,何...

2018-09-13

[狛苗]希望通感(74)

Chapter 74


“苗木君,你在看什么?”静谧、但却总充斥着重重晦涩的氛围消磨了时空感,苗木诚被这一声唤得蓦然回过神来,还未回头,一双手从身后环抱过来,将他揽在了身前。

亲昵的、温柔的,熟悉的感觉,恰如少年身上微带清冽的气息,一点点浸润到他的周身。

对方微垂下头,柔软的唇瓣轻轻开阖,若笑若吻地贴在他的耳畔。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们此时正站在希望之峰某间学生教室的一扇窗前,傍晚薄红的夕光由热转凉,褐发少年低头凝视着往校外缓缓移动的人群,身后是忽然而至的恋人,手指用恰好不会弄痛他的力道圈住他的腕骨。

既体贴又昭示着强烈不安和占有欲的动作,他隐有察觉。

可...

2018-09-08

[狛苗]希望通感(73)

Chapter 73


在黎明到来之前,苗木曾梦见过千千万万个旬夜。

紊乱的遐思四散游离,徜徉在光怪陆离的意识深处,伴随熹微的光源循着天梯一步步攀升至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处,逐渐变得灼热而明亮。

在海水深处被光束所照得纤毫毕现的地方,那并非全然都是美好梦幻如童话一般的景色。


他忽然醒来,梦中的斑斓华彩转瞬溃散无踪,晨光透过薄薄的眼皮在视野中显出淡淡的血红色,几有令人酸涩的刺痛。

苗木才睁眼的时候,整个人疲惫犹如才从沉沼中挣脱,身体陷在软绵的被褥中,四肢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

脑仁胀痛,他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牵扯到手臂的伤处,皱起脸“嘶”了一声,登时哆哆嗦...

2018-09-04

[狛苗]希望通感(72)

Chapter 72


一言既出,便如惊雷炸响,众人环顾彼此的视线忍不住带上了三分心惊和疑虑。

什么叛徒?除了杀害十神的凶手,他们当中的人竟然还有一个叛徒?

做出了什么事的人会被称作叛徒呢?是与幕后黑手一伙的内鬼?还是逼迫大家不得不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本人?

猜忌,又一颗代表怀疑的石子投入了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湖中,层层涟漪搅得水面再度混沌起来。


“朋友不是这样定义的。”清亮的嗓音倏然传至耳畔,少年果断的回答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苗木的回答得很冷静,那干净得甚至有些纯粹过分的气质一直萦绕在他的周身,看来总容易让人感觉单纯脆弱得可笑,却意外非常坚韧。

“人性...

2018-08-23

[狛苗]希望通感(71)

Chapter 71


心跳在那一瞬怦然失序。


纤长的眼睫掩去了苗木眸底的忧色,他知道狛枝前辈是怎么个冷情且意志坚定的人,因而也不打算用劝告一类的话语说服他改变心意。和曾经自囚于校内失去在校记忆的自己相比,如今的苗木诚实在太了解对方的本心了。

将无数涌动的晦涩感情压抑回去,他微不可查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就克制地收回了这个有些越界的拥抱。


若是、若是……但人生偏偏是没有这些若是的。

时光的磨砺早令苗木褪去了不少天真的稚气,少年没多少犹豫就选择了默默守护着自己最重要的人,青涩的,笨拙的,多少担忧多少纠结都藏在心底。

实在有些憋不住了,才宛若...

2018-08-20

[狛苗]希望通感(70)

Chapter 70


苗木注视着日向的身影离开主厅,他侧过脸,眼中光影明灭,不觉间略略收敛了唇边的笑容,忽然沉默下来。

很多时候怀疑只是一颗种子,就算将之埋藏不顾,也会生根发芽,慢慢地抽条生长,变得不可撼动。

想信任而又不敢信任,游离在被杀死的恐惧与被背叛的可能性之间,承担着巨大压力的人将会逐渐失去逃避的空间,只剩下两个最为纯粹极端的选择。

希望,还是绝望?

外头黑夜莅临,然而主厅内仍是光线明亮,璀璨灯光下,轻颤的睫羽抖落了细碎的浮光,苗木诚那双深绿眼瞳中压着古井无波的镇定。视线缓慢地移转而来,就像是刺穿了晓夜的那一缕晨辉,刹那间清醒冷静得可怕!


2018-08-14

[狛苗]希望通感(69)

Chapter 69


苗木对罪木的视线若有所觉,他眉目不动,神宇间不见分毫惊慌,只是忍耐着不适,稍稍侧了半边身子,避开她惊愕中带了一丝探究的注视,随后抬眼对她笑了一下。

脸色苍白虚弱,却笑容坦然含着感激,显出一种格外开阔的气度。

清风霁月,中正平和,分明只是和大家也年岁相若的男孩子而已,仿佛已经经历过许多风波一般,周身气质竟然如此温润干净……对视了不过几秒,反而是罪木的目光躲闪开来,颊生红晕,羞涩垂首,一声也不吭地专注帮他止血。

会是谁呢……?

她心里不着边际地猜测着,一时之间竟有些难与人说的钦羡和惋惜。


另一边,才掀开了桌布下沿的日向忽然收回了手,...

2018-08-03

[狛苗]希望通感(68)

Chapter 68


心照不宣,或许是发现了苗木眼中的自己远比他最初所自以为的模样更加接近本质的真实,狛枝眉梢轻展,谈笑间也不再刻意掩藏锋芒。他端着好整以暇的架势,一句一句用话去逗苗木,慢条斯理地端详他每一丝细微的神态变化,越来越起劲。

他扶着苗木的肩,自己不觉两人间站在一起的暧昧氛围渐浓,眼底亮起的光彩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像是拥有过去记忆的自己……苗木也未发觉,他只是唇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像是很习惯似的,有些无奈,却也分外认真地一句一句回狛枝的搭话。


“倘若为大家着想,不该防备我这个图谋不轨的恶人吗?”他暗指自己预谋藏刀未果的事情。

“自闭和防备从...

2018-07-30

[狛苗]希望通感(67)

Chapter 67


当晚是个不错的好天气,夜色清静,澄澈如水的月色如丝如雾,轻柔地飘荡在大地上,温暖的灯火在视野中煌煌生辉。

旧馆早已变了个样子,不同于早上大家看见那蒙尘古旧的模样,衣冠楚楚的十神双手环胸,门神一样站在入口,身后是明亮的灯光与干净整洁的走廊,里面传来欢声笑语,看来还真有几分主人在等候来客赴宴的氛围。

日向到时已算姗姗来迟,这对于一向处事严谨认真的他来说其实有些少见。他的目光触及十神平稳无波的眼神,忽而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有些尴尬的心情。

先前午后给同学们送椰子吃,轮到旅馆的时候不知怎的就和七海聊起了游戏,等到回过神来,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联机对战...

2018-07-27

[狛苗]希望通感(66)

Chapter 66


温热的吐息,从唇齿相贴之间逸散出来。不知是来自于谁的呼吸,又是湿润又是灼热的气体浸润到胸腔深处,恍然间便有一种醺然的感觉。

仅是瞬息,疯狂的情绪一下子就驱散了理智。

视野中的俊秀脸庞也在热气的氤氲中变得模糊起来,所有官能性的感官都被来自对方的甜美气息所侵占,一切都变得朦胧而迷醉,唯独唇上的感触越发鲜明。

是有多久的暌违了呢?对方的唇辗转摩擦他的唇瓣,舌尖被旖旎地轻轻舔吮,无论是温度还是触感,燃起的情与热都令身体无比熟悉。属于在记忆中曾经亲密而温柔的恋人,哪怕闭上眼也能描绘出他嘴唇的形状和棱角,然而如今却夹杂了一丝不容他忽视的陌生,那一块残缺的空白就...

2018-07-25

[狛苗]希望通感(65)

被hx了然而非常清水!本陷入贤者模式的黄文写手巨冤了!(超委屈

本章内容:点我

2018-07-23

[狛苗]希望通感(64)

Chapter 64


所谓超高校级幸运的奇妙才能,到底是会指引他走向什么模样的未来呢?

苗木握着手中的签,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心里有些意外而又不意外的感觉。大概对于他和狛枝前辈来说,彼此交错纠缠的运势也扰乱了本就模糊不清的命运轨迹。

运气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一种天赋,命运起起落落,但人生的路一直向前延伸。才能的意义并非是为了比较到底谁强谁弱孰优孰劣,而是将成为他们手中的一股力量,因而最重要的不是眼前的结果,而会是造成的影响。

下意识的,苗木的视线又一次停留在同样陷入沉思的狛枝身上。

他大概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眼神有多柔软,澄净得好似雨后的烟柳,绿意细韧而又湿润,又带着一丝让...

2018-07-19

[狛苗]希望通感(63)

Chapter 63


“呐,我好像渐渐有点懂你的心情了……明白你一直选择追逐着我的理由。”

一梦将尽,他渐渐清醒过来。

“但是,你想过吗?也许我并不能与你理想中的幻影重合。”

伴随神经末梢传来虚幻的痛觉残留,他本能地加大的束缚的力道,一时之间,好似早已陷入心魔的迷局,却又冷静理智得不像话,心知绝不能将真实的自我展现出来吓坏了觊觎已久的猎物,便温柔地挽唇一笑,随性地笑答:

“你就是我的理想,我确信无疑。”

三分蓄意的勾引,三分掠夺的本能,三分真心的钦慕,还有一分卑微渺弱的不安。

因为,你是什么模样,他的理想便是什么模样。


天地清风晨晖,宛若渺小凡人...

2018-07-10

[狛苗/论坛体]爱之欲其死

送给要要 @能重复的昵称才不要 的生贺!人物设定来自于寿星指定的狛苗双杀手~好久好久没写论坛体了心里好虚呀_(:з」∠)_

-

弹丸论坛→有趣体质人类小组→希望区

【职场风云】【闲聊】搞砸了工作,雇主说72小时内无法补救就要杀我


毒药都逼我吃了,有点忧郁,唉。

№0 ☆☆☆LZ xxxx-xx-xx xx:xx:xx留言☆☆☆


????

№1 ☆☆☆= = xxxx-xx-xx xx:xx:xx留言☆☆☆


我下意识抬头看了看话题分类,是我这几天没上论坛错过了什么梗吗?

№2 ☆☆☆= =...

2018-07-06

[狛苗]梦魇

原著背景暗黑路线,绝望时期狛枝x尚未加入未来机关的苗木

假如逃离希望之峰的苗木与同伴失散,被绝望残党虏获的苗木面临被江之岛化的危机……

未完全人工性转,强制发情,催乳,以为被路人占有。

雷者慎入,外链自寻。

我是真的在意游戏里苗木说那个有人想延续绝望血统的说法,真正的绝望党当然是要从希望中孕育绝望啦(???),呃,很雷,这个垃圾写手是仗着苗木色相纯白放肆玩火

2018-07-02

[狛苗]花间

是正经的女装play

摄影部学长狛枝x洋装苗木

亲手帮你穿上去,亲手帮你脱——(谁来打死这个变态

双性设定,有胸,雷者慎入,未成年禁止

一万的短篇,八千调情,一千前戏,一千正戏,其实写到后面已经神志恍惚不知自己在写啥了,炖得很失败,外链也藏得很不走心。

2018-06-22

[狛苗/哨向]月隐秘话

是重口的雷文()。

黑暗向导狛枝 x 王族哨兵苗木

我流哨向私设,所谓黑暗向导就是非但不能帮哨兵梳理精神世界反而很容易导致别人发疯的类型(……),至于苗木君大概主要就是靠良好的心态自我疏导吧。

发情期的一些骚操作。

触()手产卵,中()出怀孕,双()龙,脐橙,dirty talk,还有一点强制……

话说这真的是哨向文吗?向哨文吗?到底哪个字才不是单纯的下划线而是外链传送门呢?

我都不知道!雷者慎入!未成年不许点!(。

2018-06-18

[狛苗]希望通感(62)

Chapter 62


兴许这就是命运。

潮起风来,流云从视野的尽头漂流而至,太阳自海平线的一端徐徐升起。海上遥远迷蒙的水雾缓缓消融,苗木诚看见狛枝凪斗脸侧的头发被吹得飞动起来,他的眸光澄净透亮,笑容在天光下分外纯粹。

还能够清楚地记得,狛枝的唇曾温柔落在他的眉眼间,流连在他的唇角。

他与他额头相贴,低声说,你就是希望。

出口的话语穿越了亘古不变的光阴,愈久弥新。有一股柔和却无形无质的力道拂过心湖,水面随即泛起了接连不断的涟漪。苗木怔了片刻才从短暂的错愕与赧然中醒过神来,弯了弯眉眼,微微一笑。

“好,那我期待着你的答案。”

或许黑夜之所以漫长,是因为他们都在祈盼黎明...

2018-06-10

[狛苗]雨不停

倘若雨一直下,是否我就一直有理由在你的心中躲雨?

因事故失忆的苗木忘记了狛枝,狛枝以为自己被曾经的恋人抛弃,这样的两个人多年以后重新相遇。

设定背景源自 @三道泉 的狛苗短漫,很喜欢所以续写了剧情!

原著属于弹丸,故事与鲜花属于泉,我只是一朵属于泉的花~

-

路边的积水忽然泛起了涟漪,模糊了相对而立的人影。

苗木诚缓缓抬高了伞面,随之升起的视野中出现身前青年那俊秀的容貌。

天光勾勒出他的轮廓,眼珠半掩在沾湿了水珠的睫羽下,惟有一点雾气茫茫的深青,那人分明安静着没有出声,却隐约让他有种世界也随之黯淡的感觉。

“抱、抱歉。”明明从未做过什么,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却是...

2018-06-05

[狛苗]希望通感(61)

Chapter 61


苗木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让人提不起戒心来的家伙。

和狛枝凪斗周身的气质有些相似,但又在某些方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实在要形容的话,应该是说类似于温顺的棕毛兔子……那种软绵绵又暖呼呼的草食动物,任你抚摸柔软的皮毛或是揉肚子都不会反抗生气,无害而且温柔可亲,就是这样毫无侵略性的特性。

“苗木,你也是希望之峰的新生吗?”

“呃……不是啊。”他眨了眨眼,眼珠移转,眼底倒映出他的模样,“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哦,抱歉,我忘了介绍。”日向笑了一下,“我的名字是日向创,这位是狛枝凪斗,因为之前在这座岛屿上遇到的人都是同期生,所以下意识地以为苗木你也是

2018-06-03
2 / 5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