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8)

第三十八章

 

一枪穿云的车行驶到轮回俱乐部附近,距离约有一个街区的地方,就能看见堵成一条长龙的行车。

他绕开人流纷杂的路线,直接开进俱乐部后门的通道,俱乐部大楼上轮回的LOGO发出明亮的光芒,这时候陈果才彻底放下心来,相信叶修说的他是工作上认识的人了。

也不知道轮回的待遇怎么样……陈果这时忽然地八卦了一下,因为她已经认出了这位相貌不凡的小哥开的车,尽管外表是低调沉稳的风格,实际却是实实在在的高档货。据说俱乐部里薪水最高的除了那些职业选手,剩下就是技术研发的部门了,难不成还是个学霸理工男?

陈果一想,还是觉得有些可惜。这样出色的人,就是站在俊男美女扎堆的娱乐圈里都该是最出彩的存在,做个幕后工作者真是屈才了。

“嘿,你以前是轮回战队的吗?”陈果拿手肘捅了捅叶修。

陈果的主队就是嘉世,对嘉世的成员如数家珍,连每个赛季的替补都有印象。但对轮回就不同了,除了像是队长周泽楷、副队江波涛和算是主力的几人她有印象外,对其他人就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

叶修透露过他以前是职业选手,陈果脑内过滤一遍没有发现他的名字,便默认他应该是某支战队里可有可无的角色。叶修出现在陈果的网吧,既然肯定不是嘉世的队员,那他来自距离H市不远的S市轮回战队也就是很有可能的了,何况他还认识明显与轮回关系匪浅的一枪穿云。

“啊?”叶修懵了一下,他怎么就被变成轮回的了?老板娘你的思维是怎么跳的?

“如果不是轮回的队员,那你这样一个战队的小角色是怎么认识轮回的工作人员的啊?”陈果悄声问。

叶修知道以一枪穿云的能力,这点音量的悄悄话他还是能听得见的,表情有点微妙:“偶然,偶然……”

早在微草车轮战时就知晓叶修身份的唐柔:“……”

如果说连身为嘉世前队长的叶秋都算是小角色的话,联盟中有谁能算是大角色?一枪穿云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敏锐察觉到这背后可能有什么隐情,至少那个明显是占据三人中发号施令地位的陈果应该是不太清楚叶修的身份的。

很有趣。

“会场的入口往左边小路直走,再左转。”他指了一下方向,打破尴尬的局面,微笑着说,“我等下要去俱乐部的后台准备,就先走了。”

“谢谢你了啊,还专门来接我们。”陈果感激道。

“不用客气。”枪王温柔地说,波光潋滟的紫色眼眸专注地凝视着她和唐柔,“我很乐意为美丽的女士效劳。”

两位女士都被撩得有几分脸红耳热,按理说这也只是普通的客套话而已,只是好看的人做什么都不一样,任谁被一名温雅俊美的青年彬彬有礼地如此对待,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一枪穿云转而看向叶修,略略正经了神情,对他微微点头。

“我先告辞。”

“去吧。”叶修说,“别让他等急了。”

一枪穿云含笑点头。

“我们先走了,拜拜~”陈果一手挽着唐柔,热情地摆手。

他坐在车里,目送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黑暗中独处的时候一枪穿云慢慢收敛了温和无害的表象,一个人安静地沉默了许久,抬手撩起垂在额前的黑发,眼珠侧移,没什么情绪地瞥了眼远方的天空。

外面雨早已停了,但天色还是诡异得很,活像是由于城市的光污染而引发的异象,云层的边沿隐隐泛出不详的殷红色彩,染透了鲜血的红。

连妖都都少见如此诡异而危险的景象,却是身在魔都的他们都习以为常的风景。

红色的不是光影的折射,也不是简单的凶兆,而是更加邪恶与扭曲的实质存在。

滋生于人心深处的黑暗与欲望,升华于别有用心者的催化,然后……成为妖魔的吐息。

“那些家伙都快要找上门来了。”淡淡的光芒如萤火闪烁,一个月白短发的账号角色出现在车后座的位置,雪肤冰肌,貌如少年,两腿交叠搭在座位上,双手抱臂,腰间松松悬挂一柄漆黑的剑,一身小冰山的气质。

他睁开冰蓝色的眼,看向一枪穿云:“你还忍得住?”

那种被肆意污染了自己感知领域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有人在你最敏感紧绷的一根神经上蹦迪一样。红名敌人已经进入了自己可攻击的区域,他的仇恨已经锁定在自己身上,然而你还得忍着不能出手。

车子驶入俱乐部的地下车库,停车,熄火,然后拔下钥匙,锁车,解开安全带。

做完这些,枪王惬意地靠在椅背,双手搭在小腹,没有回答。

如果你想更深入地探寻一件事情,就不应该在它在面前展露一半的时候打断它。

沉默,观察,然后静观后续的发展。

“无浪。”他唤出对方的名字,抬头望进后视镜中魔剑那双桀骜不驯的吊梢眼,意有所指地挑起眉梢,“忍耐。”

“算了,随你吧。”无浪瞪了他一会儿,结果还是败下阵来,无奈地耸了下肩,“我就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你就当真了……24账号角色配合嘉年华的开场秀,亏你敢提出来,我都快被那群任性妄为不听指挥的家伙玩死了。”

说着说着话语中的怨念就飘了出来,如果采用俱乐部原计划的全息投影该多好,偏偏一枪穿云出现在俱乐部策划嘉年华的会议上,说是提议让他们真身上阵,现场效果会更好看。

周泽楷当然不会反驳一枪穿云的意见,但最让无浪绝望的是,他的操作者在思考了片刻后,居然问也不问无浪和一枪穿云提议这些究竟有什么目的,就带着一脸感兴趣的笑容投了赞成票。

他当时汗都要下来了,与尚未弄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的周泽楷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竟是十分近似的状况外神情。

他回过头来死盯着江波涛漆黑的发旋,深深怀疑一件事:我们真的是搭档吗?

账号角色在自家操作者身边的时候往往乖巧不惹事,没见过这些家伙在神域动辄单挑群殴打得你死我活的模样,轮回的高层便以为所有账号都是很好调度的乖宝,很快达成一致,同意让一群本质问题儿童的人间凶器聚在一起,还自以为节约了一笔不菲的经费。

“想要引鱼上钩,就得放出足够诱人的饵。”

当最顶级的账号角色同时现世的时候,对那些魔魅的存在来说,也就是某种名为灵气的吸引力最强盛的时候。就像是掀开了餐盘盖的满汉全席一般,他们就是沙漠中已经数日水米未进的旅者,是无法抗拒这种美味佳肴的致命吸引力的。

“随你,反正我们都不介意。”无浪仰头靠着车窗的位置,有些不太舒服地曲起腿,撇嘴道,“魔都啊,群魔乱舞的都市……正好撞上全明星周末,所有的神域账号汇聚一堂,是狙击我们的大好时机。”

“不用担心。”一枪穿云浅笑。

全明星周末,所有职业选手齐聚一堂,大多数荣耀迷都会通过各种直接间接渠道关注这场盛会,热情激发,就像是群加了一个持续三天的增益状态,正是汇聚于他们一身的力量最活跃的时刻。

神枪的目光停留在车窗,玻璃倒映出他自己的模样。

还是这么无死角的帅。他默默地想着。

“一次性解决也好过这两天时刻防备偷袭。”

“当然了!”无浪眨了眨眼,他压低了嗓音,“他们要狙击我们,就让他们来吧!将计就计,给他们一个华丽无比的开场秀,然后……打爆他们!”

“不要被人类发现异常。”枪王提醒。

说起这个无浪就郁闷,一枪穿云这家伙,不但装备在人类中算时髦服饰,连武器都方便,被人看见勉强还能遮掩得过去,就是当地警方与黑社会实力可能要动一动。他的技能多动用元素魔法,自带声光热特效,用出来就显眼得不行,还没法用科学解释!

另一边,轮回场馆。

全明星周末的现场一片热闹,宽阔的场馆隔绝了外界的寒风,灯光将室内照得恍若白日,巨大的轮回LOGO镶嵌于高处,电子显示屏四处悬挂,全方位多视角地播放着荣耀比赛的精彩剪辑,游戏科技与电子竞技的魅力在现场的气氛下展露得淋漓尽致,工作人员维持着现场秩序,向来宾分发全明星周末的宣传册,场馆四处摆着二十四职业账号的彩图立绘,角落还有最新款的电竞设备体验区,吸引力一众荣耀发烧友。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尊敬的荣耀爱好者们,你们好。欢迎各位来到轮回俱乐部参加荣耀职业联盟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嘉年华活动将于15分钟以后正式开始,请各位来宾尽快到观众区就座。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广播的声音响彻全场,人流开始向着观众席涌去,一个身着黑色大衣的高挑青年将目光从上方的显示屏移开,视线状若无意地逡巡一圈,然后停留在一个方向。

“苏沐橙的照片真好看啊。”陈果抓着一本小小的宣传册不撒手,发出迷妹的感叹,“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她单独出场的环节。”

“可能没有吧,今年是轮回主场……”叶修理智地泼了一把冷水。

“你闭嘴。”陈果不带好气地说。

“事实啊。”叶修说,“联盟二十支战队,不止一家两家有办全明星周末这个条件的,这种活动通常会优先考虑以前没有办过的俱乐部,嘉世已经承办过了。”

陈果不理他:“我记得第三赛季嘉世那一场,可精彩了……”

她津津乐道着她的主队,全然没发觉叶修微微汗颜的表情。

“尤其是新秀挑战的环节,新人都盯准了一个人,你猜是谁?没错,就是我们嘉世的队长……”

提到嘉世,就不能不想到一个月以前公布退役的叶修,陈果说着说着忽然就停了声响,脸上露出些黯然来。

他一贯以神秘示人,或许算是全联盟最任性的选手,八年来从未出现于公众前,来时纵横睥睨,笑傲荣耀,以开天辟地的气势创立一代王朝江山,后来者哪个不是在他手下摸爬滚打走下一遭?就像玉座之上孤高的王者,队伍走下坡路也掩盖不住他一身耀眼的光芒。

他是一代人心中不可被撼动的信仰。

不知道他在突然决定退役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真让人只能苦笑啊,连离开这个舞台都是一副说走就走的架势,让他们连挽留的话语都未来得及说出口,只能怀着一腔不舍送别。

这种心情……到底能不能传达给叶秋呢?

君莫笑倚在二层一根廊柱后的阴影处,忽然有些困惑地睁开眼,摊开手,五指伸展,一丝轻如鸿毛的白色光芒落在掌心,充满温暖的气息。

肩上被轻拍了两下,陈果回过神,是叶修微笑着看她,漆黑的眼眸如澄澈的深潭,眉目柔和。

“走吧,快开场了。”

“啊、嗯!走吧!”陈果振作精神,“我跟你说,我们的位置靠前,视角可好了……”

谢星尘默默地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双手插进大衣的衣袋,他迈开步伐,跟在叶修的身后。

不出三步,几道充满危险的气息锁定在他身上,其中有一个最为凶戾暴烈,怒气汹汹如烈火翻涌,凛冽杀意如寒冰刺骨,从头颅一路灌注到脚心,就差当着他的面直说:给我滚开!

不觉间,他的瞳孔微微缩紧,汗水从他的脸颊流下。

这种感觉尤不好受,他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对方也有同样的忌惮,两方都在辛苦忍耐自己的进攻欲望。

光凭他一个人也没法对抗现场如此多数量的战魂。

这些吸取人类愿力的怪物……谁也说不清他们是如何诞生的,滋生战魂的土壤是另一个人类无法涉足的位面,只知道他们借助网络游戏的媒介与玩家建立契约,凭借愿力的沟通,越来越多的战魂能够穿越位面的晶壁,仅仅八年就出现数百之数,平均实力约等于各隐世门派拥有百年道行的中坚战力,还是专为战斗与厮杀的存在,成长和扩张的速度都快得令人心生忌惮。

很像是最善蛊惑人心魔道,或者说,那是个另类的新生魔界更为恰当。

频繁出入人间界就代表他们确实对这个世界抱有兴趣,谁也无法预料这些战魂究竟还能维持多久低调无争的状态。

许多祸及神州的危机都是起源于一些看似无害的“异常”,自从四年前第一次爆发出多个战魂出现在现世的情况,像他们这种隐世门派就开始派遣还在俗世的弟子进行清缴。

坏就坏在这些战魂极为狡猾,打败了他们却没有伤害他们的性命,只随便地把人传送到别处,让没有完成任务的弟子来回奔波。

长生灯不灭,代表弟子性命无虞,山门便察觉不到异常。若非事情久久未得到解决,俗世的战魂数量一直在增加,他们就要被蒙蔽过去了!

但棘手就棘手在与这些战魂签订契约的人类,都是普通人类。

正道规矩,他们不能对普通人出手。

古怪的是战魂似乎也很在意那些人类的性命,上次的傀儡符是他的试探,虽然受到了师门责罚,但确实让他证实了这一猜测。

这其实是很不合理的,因为根据他的调查得知,战魂很轻易就能更换他们的契约对象,不过是吸取愿力的媒介罢了,应该是换谁都没有大碍的,事实却不是这样,他们很在乎契约者。

或许还有什么被他忽略的细节。

调查清楚战魂的本源,查清真相,就是他专门和师弟下山的目的。

他眸色一沉,抿起唇。

最糟糕的猜想是战魂的出现是人为而成,用最卑鄙的阳谋挟持普通人类,为的就是让他们投鼠忌器,眼睁睁看着对方完成布局。

谢星尘站在原地,他心知自己丝毫未有泄露气息,究竟是怎么暴露的呢?一时找不清答案,但仗着艺高人胆大,他身居敌营竟然也没后退的意思,迈步上前,在距离叶修陈果等人不远的位置坐下。

广播还在提醒着观众尽快落座,随着活动正式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观众席逐渐坐满了人。独属于战魂的那种特殊气息一个又一个出现,像是夜幕中点亮光芒的星辰,灵气充盈得如同水瓶满溢,就差一个契机,就要倾涌而出。

谢星尘皱了皱眉头,忽然不太对劲起来,这个气息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恐怕距离数里之远都能感觉得到吧?

太强烈,甚至太诱人了……是那些黑暗的生物的最爱……

糟糕!这里可是魔都。

想到这里,谢星尘终于坐不住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就在这时,八点到了,场馆播放的音乐戛然而止,现场像是影厅的电影开场一般瞬间陷入黑暗。

突然的环境改变让谢星尘脸上表情的变化显得不是那么突兀,还未有人发出声响,一道光束从舞台的正中打起,直冲上顶。而光柱中竟然出现了荣耀的角色,一个一个,从上方落到舞台,观众席顿时爆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尖叫。

战法提着乌黑战矛在光柱中徐徐落下,冷不丁却邪横扫,拳师一脚踏上矛尖,半空中翻身落地,魔道学者横坐扫帚飞过,一手拉低宽大的帽沿,飘然闪过一道清冷至极的华丽剑光。剑客束在脑后的金色长发飞扬起来,跃下的那一刻显露出身后银发术士的身影……

身影翻飞,24个角色逐一出现,场下的欢呼声也是越来越热烈,直到一枪穿云最后出场,观众席先是一静,旋即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狂热呐喊!

这是投影技术吗?还是真人在Cosplay呢?太过于强烈的真实感让现场的气氛趋于热烈的顶点。不论如何,这实在是太精彩了,立体存在的角色形象比起游戏中所见的更要帅气炫酷,观众席迷弟迷妹们的兴奋尖叫都快要把轮回场馆的房顶给掀翻了。

没人在意别人发出的噪声,因为他们也是这狂热气氛中的一员。

“老叶,你看,你看,你那个朋友扮成一枪穿云出现了!”陈果兴奋地指着舞台的方向,“天啊,沐雨橙风好漂亮啊!”

“是、是啊……呵,呵呵……”叶修干笑,脑后挂了一滴汗。

观众们的反应像是一个讯号,账号们隐蔽地交换了一番视线,王不留行骑上扫把率先飞上半空,空中角色抬手一甩,光柱跟着打上,熔岩烧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碎在地面。

“轰——”

熔岩烧瓶碎裂的舞台上已然变成一片岩浆地,火红色的熔岩不断翻滚燃烧,看起来骇人得不行。

“这是怎么做到的?”观众们膛目结舌,“全息投影吗?还是什么特效?”

各职业角色的技能轮番展示,舞台上一片绚烂光影,明明都是大家早已烂熟于心的技能,实际的账号角色使出来却别有一番动人心魄的魅力,直把观众们看得半分都舍不得移开眼。

这时的谢星尘已经不在他的座位上了。

没有人发现,因为没有人能发现。

“王不留行开启虚拟战场模式,战场地图:轮回俱乐部,参战对象:全员,无灵能者除外。”

冰冷无机质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响起,这一回他有所警惕,一瞬间察觉到空间交叠产生的微小震动。

“这是位面的部分重合……难道我来到了战魂的位面……”他在黑暗中奔跑,跑出场馆的一瞬间震惊地瞪大眼。

天空之上,血月高悬,场馆四处密密麻麻地遍布着各种妖魔,魔气四溢,目露垂涎地扑了上来,与账号角色战成一片。

为什么?他困惑一瞬,忽然意识到,像是战魂这种存在,不止是因为其不死不休的战斗特性被他们忌惮,同时他们还是愿力的凝聚体,是能够用来炼化吸收的极品资源,道修畏惧问心劫心魔,不会去碰愿力,但这却是妖魔和一些魔修的最爱。

“这个夸张的数量……一枪穿云,你们战队住在这儿有点危险啊。”

百花缭乱躲过妖魔的攻击,猎寻几枪击中对方下颔,趁机一个僵直弹抛出,对着屋顶上的枪王抱怨道。

“习惯就好。”吴霜钩月一脸忧郁哀伤地抬头望月,“每天都有奇怪的玩意想吃我,我都习惯了。”

“这是在帮你们打白工,轮回付我们出场费吗?”生灵灭理智地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什么出场费?你们战队那么穷吗?”无浪非常无情地在机械师的心上捅了一刀。

“话说我们的治疗呢?”

“石不转回天空之城了,说有防风和冬虫夏草,不需要他治疗了。”

“那防风和冬虫夏草呢?”

“……你懂的,他们俩自己内讧打起来了,被扫地焚香嫌碍事赶回神域去了。”

“所以我们……没有治疗???”一声怪叫响彻天际。

“别怕别怕……这不是还能吃药吗……”

所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谢星尘抿起唇,慢慢抬起手,指间衔起一枚符咒。

忽然他的动作一顿,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地睁了大眼。

什么时候……

“对,不要动。”

纤长的手指铁箍一般扣住了谢星尘的肩膀,横在脖颈处的冰蓝长剑逸散出寒冷的气息。

从交叠的影子可以看出对方在慢慢地靠近,令人恐惧的是他的存在感几近于无,视觉与其他感官出现了认知上的差异,意识到这点,他感觉头皮都忍不住渐渐发麻起来。

视野的余光隐约可见一缕灿金色的发丝。

慵懒而低哑的声音贴着他的耳畔传入耳蜗。

“乖一点,如果你不想身首异处的话。”


评论 ( 24 )
热度 ( 29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