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8)

Chapter 8

 

“你说……幸运……?”

苗木诚不解地眨了眨眼,话音未落,就被狛枝握住了双手,容姿俊美的少年用温润如水的眸光殷切地望着他,唇角一抿,禁不住喜意地露出欣喜笑容。

“是啊,幸运。”

他的语气简直充满了热情到古怪的赞叹意味,就像是舞台上动作夸张的人物表演,时刻惶恐着不这么做就无法让观众对他的情绪感同身受一般,直令听者都脊背一麻,每一个字音都滋生出令人动摇心神的煽动感。

“在这种境况下遇见与自己相同学校的后辈,难道不是降临在我身上的最棒的幸运了吗?”

“诶?你也是希望之峰的学生吗?”

见白发少年颔首,苗木颇感意外地瞪圆了眼,看向狛枝的表情就像是被意外之喜吓到懵然的小动物一样,狛枝微笑着握紧他的手,眸色转深,压低了嗓音道:“看来我们还会有很多相处的机会……那么,以后请多指教了,苗木诚君。”

“我、我这边才是……请多指教!”褐发少年有些无措地说道,视线与他的目光轻轻相触,心间微颤,淡淡的红晕漫上脸颊,“狛枝前辈。”

狛枝轻轻“嗯”了一声,一双浅绿眼眸波光荡漾,朦胧柔和得不可思议。

苗木有些恍惚地注视着他,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反握住狛枝纤长的手指,略显冰凉的温度透过皮肤,胸腔内心脏鼓动的存在鲜明无比。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温柔中隐藏着诱惑,热情下隐藏着狂乱。

亲昵的,色气的,向往的,病态的。

“……苗木君?”狛枝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瞬间扯回他的思绪。

回过神来,眼前出现的是对方担忧看着他的脸孔。

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回想着什么,苗木诚猛地放开狛枝的手,惊吓地后退了一步。

“啊,抱歉!”

说着对方很可能根本就不明缘由的道歉话语,他慌乱地低头,看着一地乱七八糟的水迹和碎玻璃,立刻找到了借口:“我、我去收拾一下,前辈你别走动,等下我就把新的药和水拿过来。”

苗木诚落荒而逃。

看他那副已经掩饰不住慌张的背影,就好像身后的狛枝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会被他怎样看呢?就这么逊的逃走了……但是不这样做不行啊,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很容易就会把自己的心情暴露在对方眼前了。

沸腾的情绪咕噜咕噜地冒着泡,以几乎要满溢出来的状态,杂乱而饱胀地塞满了苗木诚的思绪。

坐在沙发前看电视的苗木困听到从楼上传来的些许动静,她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苗木诚走下楼梯的身影。

“哥哥,你带回来的那个哥哥怎么样了?”

“嗯?哦,他已经醒过来了。”他说完,顿了一下,“小困,我决定不去国外了。”

“诶?但是这是妈妈计划了好久的全家旅行啊。”苗木困意外道,“正好还能庆祝哥哥国中毕业的说,你确定不去了吗?”

苗木诚点了点头,看了楼上的方向一眼,然后转身去厨房拿新的杯子。

“狛枝前辈……就是我救回来的那个人,他的脚受伤了,而且在这里没什么亲人的样子,我想在他伤好之前就先留下来。”

“真遗憾……”她不高兴地鼓起了脸,怨念满满地盯着她的哥哥,“我明明期待了好久。”

“哈哈,抱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苗木诚干笑着挠了挠脸颊,随即他挽起袖子,把水壶里的热水倒在杯子里,少年的面容在白茫茫的水雾间看不清具体神情。

“真的不行吗?”苗木困还不太想放弃。

“不行呢……我不能放他不管。”

“……”

少女盯着他仿若神思不属的脸孔,半晌,歪头问:“狛枝前辈……那位哥哥是姓狛枝对吧?”

“嗯,对啊,名字是狛枝凪斗。”

“这样啊——”她慢慢拉长了尾音,忽然眯起眼,幽幽地说,“要不是知道他是男生,哥哥,我看你的模样都会以为楼上的是你的梦中情人呢。”

苗木诚手腕一抖,几滴热水溅到手背,他“嘶”了一声,顾不上喊疼,气急败坏地大吼:“小困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

话到一半,他想起了前阵子一直困扰着他香艳梦境,还有方才自己下意识地把梦中人的形象套到狛枝身上的想法,立时声音就小了下来。

真失礼啊,我怎么能这么去臆想狛枝前辈。

这样……不是像是变态妄想狂一样了吗……他羞愧地想。

“好啦好啦,我就是开个玩笑嘛,我明白的,哥哥你就是老好人的心态又发作了而已。”

好在苗木困也只是打趣,当她哥哥压低音量是为了防止被楼上听见,把注意力重新放回面前的电视上,因此也没看到苗木诚略带几分心虚的神情。

“……”

楼梯上方,狛枝靠站墙边的阴影后,默不作声地听了半晌,在苗木诚收拾好东西,准备上楼之前,才无声无息地倚着墙壁退回屋内。

然后狛枝凪斗就在苗木家住了下来。

他似乎很轻易就能揣测出他人的情绪,心思缜密妥贴,因此很轻易就在苗木家不同成员面前表现出给人好感的一面,而且也是也是乐于与人交流的个性,醒来以后便逐一向苗木家的人道谢,态度谦和又真挚,不止是初一见面就对他抱有莫名好感的苗木诚,连遗憾着自家哥哥会因他缺席家庭旅行的苗木困也很难对这位个性温和的美少年产生恶感,更别提是他们父母了。

一家三口出门的时候,苗木妈妈还殷殷叮嘱着她的儿子:“要招待好狛枝君,务必让他感到宾至如归啊。”

被托付了重任的苗木诚认真点头。

“嗯,放心吧!”

乐意之至……或者说,求之不得才对。

春假的生活很是悠哉,学生们都已经结束了期末考试,处于放假或是升学毕业的空档期,大家都会选择出游或是留在家里悠闲度日。

虽然家人都不在,但两个人相处的话,生活倒也不算寂寞。

“脚腕还会痛吗?”苗木手上提着一袋从超市买回的生活用品与速食品,与狛枝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关切地问着。

家里缺了一些东西,他本打算自己出门去买的,没想到狛枝也自告奋勇说要陪他一起去,说是可以帮忙拎东西。

自坠桥的意外事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由于狛枝落水后很快发起了高烧的缘故,他苏醒没多久就又病倒在床,脚伤也好得缓慢,可以说是十分可怜了。

“没问题的啦!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只是普通的走路的话,脚腕也不会有什么感觉。”狛枝笑笑,他手上也提着一个购物袋,慢慢地走在苗木身边,“而且,我也想帮苗木君一点忙,多谢你这些天的照顾。”

天气不算太凉,他穿着一件简单的黑骷髅白底长袖T恤,外罩一件深灰色的连帽外套,看起来闲适且有个性。

大病初愈的他脸色显得有些憔悴,苍白的容颜却掩不去清隽眉眼间柔和的神采。

“啊,对了。”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之前苗木君说过的吧……你原本是想买一款新发售的游戏的吧?然而却为了救我这个添麻烦的人而耽搁了计划。”

“你说得不对!”苗木诚想也不想地就反驳了,“狛枝前辈才不是什么添麻烦的人啊。”

“哈哈。”白发少年弯起眼眸,不在意地一笑,“难得今天一起出门,不如顺道去买吧。”

“嗯——说的也是。”苗木回忆道,“听说是一款外国背景的生化危机逃生游戏,好评很高,我们回去可以一起攻略。”

狛枝微笑颔首。

人行道的绿灯亮了,就在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速度明显快得十分异常的卡车从对面的十字路口冲来。

“我记得游戏店的位置就在前面的街区……”

啊嘞?

向前迈步的左脚踩到了右脚运动鞋上松开的鞋带,狛枝脚步一错,扭伤的部位骤然传来一阵刺痛,他难以维持平衡地踉跄了一下,身体倾倒,还是无可奈何地看着地面距眼前越来越近。

“……狛枝前辈?”

身侧的人忽然就倒了下去,苗木仍旧向前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诧异回头。

真不走运啊……

狛枝这般苦笑着想道,单手撑住地面,打算站起来。

“小心——!!!”

行人的尖叫划破了天际,同时想起的是卡车疯狂鸣起的喇叭,轮胎高速滚动,地面都在颤抖,强烈的白光刺进了瞳孔,照得刚刚回身的苗木诚与趴在地上抬起头的狛枝凪斗脸上都是毫无血色的惨白。

 “喂!快躲开!快躲开啊!可恶!怎么关键时刻刹车就失灵了!”司机已经癫狂了,浑身抖若筛糠,看向前方的双眼遍布血丝。

在他失去控制的卡车前方,是正好倒在行驶路线之外的狛枝,以及整个人都站在车前的苗木。

噗通。噗通。

心脏紧缩。

血液逆流。

手脚都开始变得冰凉。

时间在这一刻无限延长,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变成了慢速模式,失控的车子,惊恐的司机,六神无主的行人,陷入危险的苗木诚,与无能为力的狛枝凪斗。

简直是精神上的凌迟,每一处场景,每一个细节,所有的细枝末节都落入他的眼底,他的头脑转得飞快,短短一息就已经模拟出无数种躲开的路线,然而身体却被时间禁锢在原地,他来不及站起来,也来不及把他拽回来。

就像是过去无数次遭遇过的那样。

自己是幸运的,绝处逢生的幸运,恰到好处的幸运,微乎其微的幸运。

那幸运实在是太过吝啬也太过微薄了,贫瘠到无法瓜分给身边的任何人,所以只有自己是刚刚好能够从生与死的危机中逃出生天。

啊啊,真是不幸啊。

对所有的他身边的人来说,绝对是超高校级的不幸。

卡车的灯光照亮了褐发少年的面庞,他看见苗木的眼里从疑惑忧虑变成惊愕茫然,随后,一点点染上了恐惧的色彩。

蒙上了死气的恐惧。

他灰绿色的眼眸不知何时也变得幽深起来,黑暗的雾气一层一层地笼罩住了所有的情绪,漆黑得透不出任何明亮的光彩,晦暗宛若被绝望笼罩的渊蔽。

真是要疯了。

就像他的理智拼命地叫嚣着危险,而身体却违背了大脑的意志,擅自地伸出了手。

救不了的。

不行了。

但是不想放弃。

没救了。

你没办法的。

不能绝望。

无法违抗命运。

再往前的话自己的手也会断。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

绝对,不能绝望。

因为——

他可是“我”的“希望”啊。

视野里伸出的五指将车灯前僵住身体的褐发少年牢牢笼罩在内。

“苗木诚——!!!”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