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9)

Chapter 9

 

巨大的爆裂声轰然响彻耳际。

卡车后轮骤然爆胎,原本前进的方向立刻产生了歪曲,苗木诚一个后仰跌坐地上,失控的车子从他的身侧呼啸而过,炽热烈风吹动额发,旋即身后发生了可怖的撞击,街边商店的玻璃橱窗应声碎了一地。。

周围静了一瞬。

很快,被意外的大起大落的变故吓得失声的街道重新活了过来。警报声不绝于耳,卡在变形了的驾驶座里的司机大声发出了痛呼,狼狈地在周围人的帮助下爬出车窗,受到了惊吓的小孩子哭声震天,近处的行人们逐渐围拢过来。

“喂,没事吧?有受伤吗?”有人关切地大声询问,旁边的人拿出手机拨打医院和交警的电话。

苗木诚没有回答。

他怔怔地看着身前路面两道险而又险的滑行痕迹,只觉得支撑着身体的两只手臂抖得不成样子,冷汗慢慢地从额角流下。

心脏几乎跳出喉咙,胸腔都受不了那种剧烈搏动的震颤,扑通狂跳,隐约间都逐渐发痛起来。

大脑一片空白……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迎面扑来的白发少年死死地抱住了身体。

狛枝用的力气非常非常大,手臂紧紧地箍住自己的身体,紧缚的力道几乎使得苗木喘不过气来。

对方细微地发着抖,喘气的声音也非常急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苗木诚似乎感觉他心跳的速度比自己还快。

非常惊恐,一副比自己还要害怕的模样。

“太好了,你没有事……”

他颤着声说着,嗓音低哑。

低垂的额发遮住了双眼,狛枝的表情隐匿在暗处,使人看不分明。

苗木诚迟钝地眨了眨眼。

是的,我活下来了……

他有些怔愣地、后知后觉地想道。

死里逃生……捡了一命。

两个人都没有受伤,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当然不会有事啦。”苗木轻轻地说着,抿了抿唇,“抱歉让你担心了,狛枝前辈。”

他的视线看向前方,目光清澄干净,过了一会儿,才小心地把手搭在狛枝颤抖的肩膀上,反抱住他,慢慢地微笑起来。

“因为,我可是和前辈一样的‘超高校级幸运’啊。哈哈,虽然目前还只是未入学的准入生而已。”

狛枝凪斗怔住。

“我没事的。”苗木又重复了一遍,他努力把自己劫后余生的后怕情绪敛藏起来,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从容,生涩地安抚他不安的情绪,“就是吓了一跳而已,一点都没被撞到,说起来前辈你才是,刚才摔到哪里了吗?”

说到后来,又变成了最近常见的老妈子关切模式。

“……”

“??”

……是的,得救了。

规避了悲剧的发生,没有人受到伤害,也没有不幸发生。

多么幸运……不,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应该说,多么幸福。

“真好啊……”狛枝叹息着拥紧手臂,下颌搭在他肩膀位置。

“狛枝前辈,你刚刚说了什么吗?”苗木诚克制着自己想揉耳朵的冲动,对方的声音就像是只在唇齿间滚了一圈一般,太模糊了根本听不清楚。

他默默地摇了摇头。

柔软的白色发丝蹭在苗木脖颈的位置,很接近某种大型的猫科动物慵懒地亲近饲主的姿态。

“我也没事啊。”他也笑,“虽然只是个别无所长的无能学长而已,但是,我好歹也是和苗木君一样的‘超高校级幸运’哦。”

非常奇妙。

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人,藉由这一个特殊的关键词为媒介,缔结了独一无二的羁绊。

超越了普通前后辈之间的关系,某种微妙的独属于两人的共性将彼此关联在一起,并且他人无可介入。

苗木诚心里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角色颠倒了一样,明明在努力地接近着对方的是自己,然而,应该说是自己的心情太强烈的缘故吗?他竟然也有种狛枝前辈也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感觉。

这样的想法或许有些过于自作多情了,但他很难控制自己不去这样认为,很难控制自己擅自为此欢欣雀跃起来的心情。

<<< 

但凡家中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总喜欢将生活中遭遇的苦难以好事多磨的说法作为解释。

将收获了果实之前的波折定性于成功的代价,挫折带来的伤痛与困苦才不会那么让人耿耿于怀。

绝不能用什么概率独立分布的随机事件啊,命运就是在作弄你啊,大家条件一样只是你稍微不太走运……这之类让人无可奈何的说法。

当一切的苦难变得毫无价值,人的生命就会显得廉价又滑稽。

意识到这点的话,人生会变得绝望的。

当然,如果是成功者的话,当然可以随意地议论自己的过去。

无论是夸夸其谈地炫耀也好,还是如数家珍地回忆也好,颠倒黑白的欺骗也好,轻描淡写地略过也好,都随意。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随便你怎么定论,随便你怎么胡说八道,随便你像是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的我一样随便地胡扯任何让人不知所云的理论。

……

狛枝凪斗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翻着一本杂志。

从苗木诚的房间里找到的东西,内页里某位高人气偶像的写真彩页被小心地拆下,剩下的部分就被主人弃如敝履,丢在书架旁不起眼的角落。

可算它还不算死不瞑目,狛枝在自告奋勇帮忙做房间的扫除工作时,找到了这一本无人问津的旧杂志。

他似乎很憧憬那位蓝发的美少女……

舞园沙耶香,也将是未来会以“超高校级偶像”的身份入学希望之峰的78期准入生。早在某几次的聊天中,狛枝就从苗木口中知晓了她的名字。

巧合中的巧合,他们两人是来自同一所中学的同校生。

狛枝的手指缓慢地轻抚过纸页被剪裁的部分,微微地眯起了眼,漠然中显出几分冰冷的目光漫不经心地落到了后一页与其说是杂谈不如说是毒鸡汤的文字上。

“如果只是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绝望的话,归根究底只是没有才能的人选择了自我堕落而已。”

他轻声喃喃自语,

“真正的希望能够打破一切绝望。”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绝望,不能丧失希望,不能放手。

这在外人看来应该是某种浑噩不定的癫狂状态也说不定,但不可思议的是,狛枝是很清醒的,他的思维一直以来都是以这样坚定而有秩序的逻辑模式平稳运转,可以说是构筑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心理壁垒,正因如此,摇摆不定的命运才无法击溃他的精神。

隐藏在从容与谦逊外表之下,有着堪称狂妄与冷酷的内在本质。

怀抱着对潜意识里对自身才能的无与伦比的自信,现在他才会在命运的牵引下出现在这里,与那个人相遇,然后接近他,索求他。

苗木诚……以“运”为才能,与他拥有相同天赋的少年。

想要希望……然而具体是渴望着什么,此刻的狛枝凪斗自己也说不清楚。

自幼以来拥有的才能已经让他习惯于自己的生活被各种各样的意外扰乱得面目全非,许多人和事物——无论他喜欢或是不喜欢——总是走马灯一般的路过他的人生,获得时轻而易举,离去时也无从挽回,

因此,他早已习惯于用轻慢的心态对待一切。

只要不是那么在乎,心就不会因聚散离合而产生动摇。

可是这一回,他却不打算轻易地错过他。

——为了抓住只属于狛枝凪斗自己的希望。


评论(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