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34)

Chapter 34

 

狛枝凪斗是个黏人精。

这是朝日奈葵观察了一天之后得出的结论。

他像是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十神对他的威胁,只是一昧跟随在苗木身边走动,但凡苗木诚出现的地方必然也能发现他的身影,成天摆出一副乐天派的和善微笑,两个人黏黏糊糊的劲头让人看到都牙酸。

至少像是十神、雾切他们几个人已经明显表现出绕着这对傻瓜幸运情侣行动的嫌弃态度了。

只是,有时候她观察狛枝凪斗对苗木诚的态度,心里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珍惜到近乎令人感到难以喘息的眼神……就好像是他们很快就再也见不到面了一样,她竟然不由自己地感到了悲伤。

当她把自己的不解告诉小樱的时候,大神樱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吾在那个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觉悟。”

她的手掌轻柔地抚摸着朝日奈的头发,这般低语着。

觉悟?什么样的觉悟呢?

朝日奈其实并不太擅长思考那么复杂的东西,在她的世界里,只要拥有最喜欢的甜甜圈和最喜欢的游泳便已经心满意足。她仰起头看向大神樱安静沉默的侧颜,努力地想了想,突然有些开心地笑了起来:“真好,看起来小樱并没有因为之前学级裁判的事情讨厌那个人呢。”

“朝日奈不也是吗?”大神樱语带笑意,视线柔和地看向她,“你的心灵纯白无垢,这是非常难得的,吾希望你能够永远保持这种赤子之心。”

“哪、哪有啦……小樱太过奖了。”朝日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手指挠了挠脸颊,“只是,我觉得连那个苗木同学都无条件信任的人,肯定就不会是坏人啦。”

大神樱又陷入了沉默。

她一贯是寡言的性格,朝日奈是知道这点的,她也知道在小樱令人生畏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比谁都要善良热枕的内心。就算是身为号称地表最强人类的超高校级格斗家,她也深信她的挚友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人的举措,她是如此无条件地信任依赖着她。

在很久以后,午夜梦回,朝日奈葵也曾在无数孤枕难眠的夜晚对此刻的自己感到了悔恨。如果她不是一直如此迟钝,如果她能够更加敏锐一些的话,说不定就能够感知到大神樱在沉默的表象下那些无人可诉说的痛苦与思考,说不定就不会这样一昧地去依靠她,而是试图去分担一些……可能最终也无法改变那一年发生在她和她和他们身上的悲剧,但至少不至于为自己最初面对一步步逼近的黑暗而选择了无所作为感到无穷尽的内疚和后悔。

世界何其残忍,永远不给人选择“如果”的机会。

 

在审判了桑田怜恩的那场学级裁判结束的第二天,黑白熊开放了通往校舍二层的通路。

无论是苗木诚浴室里舞园沙耶香的尸体,还是操场上被无数刚尼尔之枪贯穿身体的江之岛盾子的尸体,亦或是被审判的桑田怜恩的尸体,都在他们重新回到校舍地面以后,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无论是何处都找不到他们留下的痕迹,被刀砍得一片狼藉的宿舍也恢复了一开始的状态。血迹消失了,尸体不见了,除了已经被彻底封锁的宿舍上面挂着的门牌画像,再也找不到他们曾经存在于此的任何证明。

在震撼中感受到了某种幕后存在的势力一角的同时,还有某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在心底生根发芽了。

原来,死亡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

只要刺穿了人体,把血肉切开,弄破里面挤成一团的脏器,或者是用力地击打某些部位,或者是把口鼻堵塞,只要没有空气,重要的肺部和大脑很快就会溢血,然后人会轻易地死去。

就像是一瞬间开窍了一样,在没有法律的束缚的只有他们13名高中生被单独囚禁起来的绝望牢笼里,连社会的道德也在一夕之间脆弱得只剩下人与人之间虚伪的矫饰,无数种杀人的手法蜂拥挤进疼痛不堪的大脑,叫嚣着唯一的解脱之途。

只要杀一个人就好,反正大家一开始都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啊,管他们的死活做什么呢?只要杀掉一个平时看不顺眼的家伙就能离开这个人间炼狱了。

在这种愈见凝重沉闷的环境中,是自出生以来作为一个人而接受的文明之理还在让他们为是否真的付诸行动而抱有犹豫。

但是,也不是没有完全忽视了同学中这种微妙的危险氛围,而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家伙。

……从目前来看,可能,还不止一个。

灰溜溜地从图书馆里小跑出来的苗木忍不住擦了擦他因为紧张而变得满头大汗的额头,方才被十神用冷嘲热讽的语气讥讽的悲惨经历让他露出了心有戚戚的表情,刚想回过头对跟他一起出来的狛枝说些什么,视线不经意对上了藏身在门口廊柱后面的腐川冬子。

对方两手紧紧扣着柱子,眼神幽幽地凝视着他,不算明亮的室内灯正好照不到她所藏身的地方,隐藏在阴影里的麻花辫少女整个人透出一股阴郁森冷的古怪气息。

“咿——”这个人怎么回事?好可怕!

苗木诚畏惧地倒退了一步。

“啊,是你啊。”狛枝一手牵住了苗木的手,对腐川露出了熟稔的微笑,“早上好,腐川小姐又是来偷看十神君的吗?”

这个“又”似乎非常的意味深长啊……苗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腐川冬子转动眼珠,面无表情地看向了狛枝。

“恕我直言,这样看起来并不是多么明智的做法哦。”白发少年完全不惧她那如女鬼一般阴森的注视,他微微眯起了眼,压低了嗓音说,“我以为按你的个性会做出一些更直接积极的举措呢,这样是很难得到十神君的心的。”

……感觉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八卦?苗木慢慢瞪圆了眼。怎么回事?一贯孤僻的腐川同学竟然喜欢那个唯我独尊的十神同学?!

“嘁,要、要你这个家伙多管闲事……!”

腐川冬子的浑身都颤抖起来,她仿佛对说破了她的心事的狛枝有着什么很大的不满,瞪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敌意,但又像是在畏惧忌惮着什么似的,身体警惕地后挪了半步。

“嗯?”狛枝微笑着歪过头。

“令人不快的家伙,我才不要学习你们那种恶心的模式。”她低咒了一句,转而将目光投向图书馆内坐在台灯边独自阅读的十神白夜,脸上浮现出了……怎么说呢?类似于痴女的迷恋神情。

“没有人能够涉足我和白夜大人两个人的恋爱物语。”她这样说了。

“哈、哈哈……”除了干笑,苗木诚已经完全想不出他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不知道那个十神同学知不知道腐川同学的心思呢?他在跟着狛枝一起离开的时候分神想着。还是说,根本就是无视了呢?总感觉后者更符合那个人的个性呢。

 

新开放的区域包括一楼宿舍区的仓库和澡堂,还有二楼教学区。

二层的教学区包括了二年级的两个班级教室、游泳馆,还有图书室。

其中,游泳馆配置了基本的健身器材,男生女生各有独立的更衣室,为了防止不良骚扰事件的发生,黑白熊规定大家只能通过每人持有的电子学生手册刷卡进入,不允许把电子学生手册出借给他人。

在提及这一规定的时候,那家伙还特意提到不会管发生在宿舍区的事情。

“无论是男生与女生、男生与男生,亦或女生之间,发生任何超过尺度的亲密行为或是变态PLAY什么的,善解人意的我都不会干涉的哦。”黑白熊的原话是这样的,它捂着嘴发出了噗噗噗的烦人笑声,仿佛意有所指地抬起眼瞧着他,“请尽情享受。”

脸皮薄的可怜苗木当场在其他女孩子们意外的视线中羞耻得无地自容。

游泳馆的发现并不能为他们逃出这所学校的目的提供任何帮助,不过,在这种封闭沉闷的场合里,能够藉由运动和锻炼稍微转移一点郁闷的情绪,应该也算是聊胜于无吧。

身为超高校级游泳选手的朝日奈葵感到兴奋不已不提,她的友人大神樱、还有大和田、石丸等人看起来都很振奋的样子,多少也让苗木为此感到了高兴。

另一处具有探索价值的地方是图书室。

室内的灯具应该是长时间没有做过保养,投射出的昏暗光线已经不适合人眼阅读,宽大的书柜直通屋顶,在浩如烟海的藏书中可能隐藏着什么有关有助于他们了解希望之峰学园的讯息,甚至找出被困在这里的缘由,乃至能帮助他们逃离这个地方也说不定。

苗木诚是这样畅想的,只是这一看就许久乏人问津的图书室里实在堆积了太多灰尘,东西整理起来实在困难,他只好寄希望于未来慢慢整理。

反正……他们应该还会被困在这里很久吧。

他发现贵公子十神白夜似乎对于这间新开放的图书室十分中意的模样,出于对这个人莫名的敬畏,苗木不自觉地减少了去图书室的次数。

但这一次却是有原因的。

雾切在第一次探索图书室的时候发现了一台藏在角落的笔记本电脑,因为看起来已经彻底坏掉了,所以她没有挪动电脑,而是把它留在了原地。这个消息后来被超高校级程序员不二咲千寻偶然得知,本人当时露出了很想要研究一二的神情,但因为那时开始图书室已经成为了十神白夜的常驻地点,同样对十神深感敬畏的不二咲对于自己将要为了去拿电脑而不得不与他独处的遭遇感到了胆怯,便拜托了苗木去帮他这个忙。

两人走下楼梯,正到播音室的门口看见了等待在那里的不二咲。

 

不二咲千寻,在苗木诚的眼里是个有些奇怪的女孩子。

很少有女生在电子程序领域能够达到超高校级的高度,但当他这样夸赞的时候,不二咲却从未露出过任何高兴的表情。说来可能有些自以为是,但苗木觉得她并非是那种对别人的好意无动于衷的人,敏感如胆怯的小动物应该是最适合不二咲的形容,一丁点微小的善意都能够得到她诚挚的反馈,同样,一丁点微小的恶意也会使她受到伤害。

非常,非常,非常敏感的女孩子。

可令人有点意外的是……这样的不二咲对于同性别的女生总是保持着一个较为生疏的距离,极少找她们说话,也不像是朝日奈和大神樱那样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与此相反她却更倾向于与男生交流,似乎这样的相处对她来说更加没有压力一些?

他在她身上感到了一点点奇怪的违和感。

具体是什么苗木也说不上来,就像是那种枯叶蝶隐藏在落叶中一样的感觉,存在着某种很难被人察觉的不协调之处。

大概是每个人都有的秘密吧……他是这样想的。

 

“那个……谢谢你们的帮助。”

不二咲从苗木的手中接过笔记本电脑,她的眼睛微微地亮了起来,感激地看着两人。

“我会努力修理它的!”她这样说,“以我的才能目前应该也只能做到这种事情了,要是能给大家帮上忙就好了。”

“不用客气。”回答的是狛枝,他微微笑着,“我从很久以前就久仰不二咲君的大名了,你拥有着非常出色的才能,我相信你这次也一定能帮助我们实现了不起的突破的。”

苗木诚有些意外地看向他。

狛枝前辈竟然早就知道不二咲同学的事迹了吗?

“谢谢你!”不二咲很开心地弯起了眼眸,“我会努力的!”

注视着不二咲离开的身影,狛枝凪斗忽然开口:“苗木君,你觉得下一个被杀的人会是谁呢?”

“什、什么?”苗木被他的发问吓了一跳,强自按耐住忽然疯狂跳动的心脏,他抬头看向狛枝。

“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琢磨的难题。”狛枝说,“如果我是黑幕的话,我会用诱导的方式……”

通过某种方式,把对自己最具威胁的人物逼到绝境。

他想到了昨夜里黑白熊集合了所有人以后分发的纸条,据说是记录了每个人生平最丢脸最不愿意告诉他人的事迹。

如果在它计划的时限之内发生新的自相残杀案件的话,就会把所有人最丢脸的事情公布于众。

那种东西还能被称作是什么“动机”吗?许多人都对此不以为然。

冷漠是人之本性,除非是真正关系好到愿意付出什么的对象,绝大多数人都对发生在他人身上的痛苦无动于衷。

当初,除了苗木诚,恐怕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去追溯舞园沙耶香为什么会宁愿选择用杀人这么极端的手段也要离开这里。大家都只会责备她做了错事,开启了一个大家都不愿见到的自相残杀开端。

所以,他们看不到“动机”的危险和针对之处。

我若是黑幕的话,我会选择谁作为新的目标呢?

我若是黑幕的目标的话,我会选择谁作为下手对象呢?

真正让黑幕抱有杀意的对象,究竟是最终会被杀的那个人,还是杀人者本人呢?

“呐,苗木君最丢脸的事情是什么呢?”他无预兆地问。

“诶?诶诶?怎么突然问这个?”苗木难为情地捂住了脸,表情上看得出是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内心挣扎,别过头,羞耻地用极小的声音说,“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还会尿床……”

“嗯——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哦。”

“……你笑就笑吧。”褐发少年用一种已经彻底心如死灰的表情扭过了头,“反正再过两天就要被黑白熊公开给所有人了。”

 

但是苗木诚的不幸预想最终还是出人意外地落空了。

因为,不二咲死了。


评论 ( 9 )
热度 ( 12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