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103)

Chapter 103

 

那一整夜,他们都没有停止过纠缠。

自我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变得极为有限,灼热的呼吸、汗湿的肌肤、瘦削而有力的怀抱,还有耳边低低呢喃的爱语。

深沉如黑潮一般的情感很轻柔地覆没上来,就像一场温柔至极的谋杀。

苗木陷入了昏沉,偶有一两刻从接近窒息的情潮里抓回清醒的意识,竟还有些荒诞地迷糊想着,自己可能真会溺死在狛枝的梦境里,

他向来少有什么消极的想法,此时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所有人一生中都会经历过许多欲望的诱惑和侵蚀,有些是可以割舍的,但有些却连接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猩红的,跳动的,失去了就不再是完整的自己。

苗木的心里就藏着这样的欲望。

苗木也承受着狛枝的所有欲望。

他有时也会思考这一切是否都是年少青春的荷尔蒙作祟造成的错觉,苗木是个很感性的人,有点容易被骗,好在他总能及时地从充斥着欺骗的环境中清醒过来,然后找到真相。

可这一回,他本能地知晓没必要这样做。

苗木不害怕被欺骗,更不畏惧被自我蒙蔽,那些深刻的、已经被揉进了骨子里的感情更早已不是可以被轻易抹除的痕迹,他永远、永远不会辜负自己的本心。

临近拂晓,苗木终于才沉沉睡了过去。

 

在长夜的尽头,一轮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黎明前的黑暗重新被天光驱逐殆尽。

不是代表着黑暗永不存在,他们有缺陷、弱点、软肋,好在所有的不安与不成熟都有幸被彼此悉心地包容呵护,从过去,现在,到遥远的未来,只愿以后能够一直生死相随。

 

到黄昏的时候,苗木再次苏醒过来。

天起凉风,窗帘飞动,他披衣坐起,未寻到那两人的踪迹。

昏睡前满身疲惫神奇地消弭无迹,更没有什么饥饿的感觉,苗木心想大概是梦境的原因,心态稳定地去自我打理了一番,一边在系衬衫的袖扣一边慢腾腾地往外走。

“叮——”

楼道尽头的电梯缓缓打开,显露出空无一人的内间。

如果是现实世界,这仿若是灵异现场的景象恐怕会吓得人心里发毛,就是苗木也忽然咽了咽口水,才维持着镇定的模样走了进去。

电梯一路攀升,到了天台才打开了门,苗木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坐在大楼边缘的狛枝,对方慵懒地曲起一条腿,单手搭在膝上,整个人沐浴在如火夕阳中,眉眼上落了一撇金色的辉光,侧脸笼罩着朦胧的光辉里。

深绿色的外套安静地垂落到平台的地面上。

“狛枝前辈,狛枝君,凪斗——”

苗木忽然笑了一下,缓步上前。

“总算让我抓到你了。”

好似两人才玩过了一场追逐游戏的说辞,他的声调不乏抱怨,语带双关地说道。

“嗯。”狛枝唇瓣微弯,他也跟着笑了笑,哪怕那双漂亮的眼眸依旧暗如深海,眼底深处却已有了清浅的波纹缓动,泛出柔和的笑影。

他们两人的视线对上,许久都没有分开。

苗木张了张嘴,无预兆地忽然开始生气。

“你真是个混蛋。”

“嗯。”

“一开始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我们本来好好地在一起,你又非要不择手段地离开我。”

“嗯。”

“无论真的还是假的,你用死亡的借口逃了整整三次。”

“嗯。”

“无论真的初见还是失去记忆后假的初见,你也整整三次都喜欢上了我。”

“嗯。”

苗木有点看不惯狛枝这副看似乖顺实则半点也不经心忏悔的回应,隐隐咬了咬压根。

“你就是吃定了我不肯分手——”

“这句说得不对哦。”对方笑吟吟地打断道,一瞬极凌厉的视线摄住了苗木的目光,片刻,他又恢复了闲适从容的模样,“我从没考虑过分手,倒不如说,比起以无能又腐烂的姿态弄脏纯洁的苗木君,我更宁愿用激烈一点的方式逼你永远都忘不了我,永远光辉闪耀,也永远无法释然……抱歉呐,请原谅我这点糟糕透顶的卑劣私欲吧。”

苗木默默地看着他,觉得他说的根本就不只一点,狛枝这个人好像就蛮糟糕的。

所谓的激烈一点,更差点没把他给激烈出什么心理阴影来。

奈何狛枝本人似乎对自己的回答挺满意的,大概是已经确定苗木熟知了自己的本性和阴暗面,干脆就不再端着了风光霁月的面貌了。他惬意地招招手,引着苗木到他身边坐下,随后像是变魔术一样,翻手展示出掌心里半透明的菱形碎片。

“这是什么?”

“通关礼物。”

狛枝笑起来,将手中的碎片往半空中随意一抛,竟拼成了一朵六瓣的花,落在他竖起的食指指尖,滴溜溜地转动起来。

“拿到它,你就可以醒过来了。”他嗓音轻柔地说,“不过,我最后还有个条件——”

这句话让苗木移开的视线重新属于了狛枝,他显得十分愉悦,有点狡黠地眯起眼睛,又是一肚子坏水。

“苗木先生先前可是仗着身份占了我许久的便宜啊,所以说——”他不怀好意地拖长了尾音,瞟了忽然微有心虚的苗木一眼,心底暗笑,玩味地曼声道,“不如你也还我一次,叫我声哥哥来听听?”

苗木:“……”

 

他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论会玩,十个苗木加起来恐怕都不如一个狛枝厉害,在对方饶有兴致地注视下,他薄薄的面皮很快泛出了鲜妍的红润色泽,支吾半天都没想起讨价还价。

“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苗木略有些结巴地解释着。

“嗯,我明白。”狛枝善解人意地搭腔,却不放过他,言笑晏晏地把玩着那枚精巧的通关象征,寓意不言自明。

苗木耳朵边都红透了,他看了狛枝一眼,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很快地移开视线,目光游离,牙齿咬了咬下唇。

“哥……”声音细如蚊呐。

苗木只有个妹妹,从未想过自己还得去唤别人——他的恋人为哥哥的场合。

“嗯?”狛枝像没听见。

苗木蓦地深吸了一口气。

“……哥哥——狛枝哥哥!行了吧!”

“唔……”

狛枝眼含笑意,还要逗他。

“喜欢哥哥吗?”

苗木暗道他忍了,再有一次他就上手强抢,忍着羞耻低声道。

“喜欢……喜欢哥哥,我喜欢你。”

 

晚风柔暖,夕光里的一切都耀眼得让人眼皮微微发烫。

狛枝笑起来,他认真地牵起自己可爱后辈的手,亲吻上对方柔软的指尖。

漂亮的花朵轻轻落到了苗木的手心。

虚假的世界逐步分崩离析。

但这都是无需细究的细枝末节。

重要的是——

 

“我也喜欢你,我最可爱的希望先生。”

爱若移觉,我心中有你,你心中也有我,从此人生无惧,天高海阔。


-正文完-

评论 ( 47 )
热度 ( 19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