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10)

cp:君莫笑x一叶之秋

<<<

第十章

 

叶修是十五岁离家出走的。

一路漂泊辗转来到H市,浪漫点还能说就是体验了一把皇帝下江南的旅程,正好把从家里带出来的(弟弟的)小金库用得一干二净。一个未成年初中生流落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步还赤贫如洗,天生心很宽的叶大少倒也分毫不慌,很快就从容地给自己找了个落脚地。

连带结识了一对活泼开朗的孤儿兄妹,是他的新朋友,也是好心收留他的人。

多亏他的性别,苏沐秋还吐槽过,十五岁的男孩早就记事了,人贩子大多不稀罕,买卖人口的家庭也不乐意要个这么大的儿子,若是个姑娘,保不准在离家的路上就被卖到偏远山区当童养媳。

叶修倒是没怵,那时他盘着腿舒舒服服在坐电脑椅上,再没有人会去说他不许做出这样散漫的姿势。他心情很好,老神在在地瞅了苏沐秋一眼,眼神似是在说他这么机智的人还会怕什么人贩子?一股迷の自信。

反倒是年纪还小的苏沐橙紧张地揪住了自家哥哥的衣袖,小姑娘才十岁出头就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的模样了,秀丽的眉眼比她那美少年哥哥更加精致三分。

离家以后再无家庭严苛管束的生活让叶修玩得心都有些野了。物质上虽有些寒酸,但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加上与朋友在同一领域的交流相当合拍,青春的活力、梦想的热情、还有自由的快乐,种种元素交织在一起,编织成了长达三年的美好记忆。

苏沐秋的意外过世如当头一棒,打碎了一切幼稚可笑的自以为是,叶修忽然就清醒了过来。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现实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一逃了之的,总有些无法避免也无法挽回的事情发生。他能做的只有接受它,然后背负着现实继续走下去。

从年少轻狂的狂想梦乡苏醒过来,抓起椅背上的火红队服披在身上,挺直脊梁,更加勇敢的,更加有担当的,坚定地踏上成长的道路。

加入职业联盟,组建嘉世,给沐橙开了个账户用来存放兄妹俩以前的积蓄和事故的赔偿款。没有父母的苏沐秋生前留下的遗物不多,荣耀或许是他的一大执念,因此尽管秋木苏和沐雨橙风的账号卡还在苏沐橙的手中,君莫笑却被她交给了叶修。

荣耀第三赛季的冬天,游戏开放第五区,等级上限从55级上升到60级,同时成立了神之领域公共区。还在嘉世青训营训练枪炮师操作技巧的苏沐橙记得叶修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神之领域的开放让苏沐秋的散人计划重新有了实现的可能。

那时的嘉世正势不可当地踏向三连冠的称霸之路,辉煌王朝触手可及。联盟休赛期间各战队都忙于将比赛账号升到60级、完成神之挑战任务,新银装和新材料的储备竞赛短时间内就进展到白热化阶段,饶是如此,叶修百忙之中还打开电脑看了看千机伞的设计图,有些惋惜。

若非意外,这就代表一颗只有他知道的宝珠将会永远蒙尘,那是他的挚友的心血,他感到惋惜。

一叶之秋在获知叶修与嘉世解约的那刻,除却最初的震惊和难以接受以外,冷静之后其实并不意外叶修的选择。

——拒绝留队,启用君莫笑。

嘉世已经不是叶修的嘉世,理念的冲突导致队内的分裂,继续留下来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反倒是他的离开能够赋予嘉世重新凝聚为一个团结整体的可能。

给嘉世一个改变的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君莫笑一个机会。

君莫笑从未此刻这般鲜明地了解到这些年他究竟错过了什么,静静聆听着一叶之秋不带情绪的叙述,黑暗中他的眼神看不真切。

叶修的事情,一叶之秋一直看在眼里,君莫笑从诞生到沉睡期间发生的事情,作为旁观者,他知晓得一件不落。一叶之秋诞生于荣耀第一区开服的那一天,荣耀存在多久,他就存在多久。

告知对方一切,不是好心,也不是善意,而是出于骄傲的本心。

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可怜家伙不配成为斗神认定的对手。

“荣耀不败,吾等永生。”

一叶之秋对君莫笑说出这八个字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微妙神色,话语中似是蕴含着什么更深一层的意味。

他抬起手,掌心朝上,五指摊开,火光凭空出现的动静几乎微不可查,只那么极短暂的瞬息,一簇金红的火焰就已经虚浮在手掌上,尖啸声伴随着戾烈的爆鸣,高速盘旋的火焰中隐隐凝聚出一条小巧火龙。

威力压制到一定程度的豪龙破军,一叶之秋垂眸,眼底跃动着浮光。

账号和人类是不同的,就算角色被设计成了人类的形态,其本质和游戏的野怪并无差别,死者复生,掌控技能,还有只要储存在数据库就永不遗忘的记忆。

终究不是人。

人死了就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多少个十年都不管用,死亡即永恒。

“这样啊。”君莫笑最终只是这样回了一句。

一叶之秋不再看散人离去的身影,转头看向窗外的黄昏景色。

红日欲坠,天际染上一片妖冶的色彩,无尽大漠,风沙绵延万里,漆黑的鸦落在干枯的枝上,沙哑地叫了一声。

极端艳丽浓重的色彩构筑出一幅颓败的图景,景象落在沐雨橙风的茜色眼眸中,一瞬间有些负面情绪掠过心头,她的心情无端地有些低落。

炎热干燥的西部荒漠,只有寥寥几株根刺坚硬的仙人掌坚守在大漠深处,一望无际的的沙漠中孤零零地立着一家酒吧,古老破旧,满布风霜痕迹的门扇只剩下了摇摇晃晃的一半,黄沙都铺进了店里。

这家违背常理存在的酒馆永远提供着种类齐全口味丰富的各式酒水,游戏的重生点之一,没有四通八达的主城那么方便,只提供基本的生命药剂、法力药剂和几种相当于当地特产的游戏道具,很久以前算是个练级区相当方便的补给点,现在也只有野图BOSS刷新时玩家会临时使用这里

一切都是这么衰败,荒凉,暮日沉沉,不可抵挡地坠落黑暗。

沐雨橙风用手撑着下颔,姿态懒散地半倚吧台,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

她身侧的百花缭乱转头瞧了她一眼,用三秒判断出枪炮师并没有诉苦的需求,随口问着站在吧台里侧的神枪手:“她怎么了?”

一枪穿云摇了摇头,收回被枪炮师弃之如履的酒水。

他正站在吧台里调酒,牛仔帽和风衣都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只着一袭简单的衬衣搭着烟灰色的小马甲,袖子已经挽到小臂,露出那肌肉分明的流畅线条,搭在玻璃杯的手指修长雅致,指骨轮廓鲜明。

吧台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让那高挺的鼻梁在脸上留下深刻的阴影,柔顺的发丝垂落下来,微薄双唇平静地抿起,眼神透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安静深邃。

神枪娴熟的调酒手法让百花缭乱看得眼花缭乱,散发着奶油甜香的酒液倒入三角杯时,杯中呈现乳白微带浅棕的柔和色泽,手指间落下少许豆蔻粉洒在酒面,杯缘装饰一颗鲜嫩的樱桃。

一枪穿云将新酒推到沐雨橙风面前,旋即用干净的棉布擦了擦手指,绕出前台,坐到生灵灭身边。

枪炮师看着鸡尾酒,外观好似自家搭档经常喝的奶茶一样,她不自觉露出好奇的眼神:“这是什么?”

“Brandy Alexander.”生灵灭代替一枪穿云做出回答。

“你们俩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多?”弹药师黑线,这些技能和知识显然不是正常账号角色会涉猎的吧?

“肖时钦家的藏书很多。”生灵灭笑着回答。

“兴趣。”一枪穿云的回答更简洁些,神枪的装备外观大概是所有账号中最接近现世风格的,一枪穿云的漆黑头发像是被泼了墨似的,柔顺发亮,只需常备一副遮掩深紫眸色的隐形眼镜,行走现实侧的便利程度要比绝大多数账号多得多。

唯一的麻烦大概是这位枪王生得太过漂亮了些,这种漂亮和精致不是少女般的柔弱和娇美,也不属于脆弱娇嫩的妍丽花朵,而是来自有着华丽皮毛的百兽之王,漂亮中透着强势,漂亮中蕴藏危险,时常让有幸看见枪王真身的人类少女一眼便看得发呆,盛世美颜,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让人恨不得溺死在那极富魅力的荷尔蒙里。

一枪穿云被人类偷拍的次数大概都成了荣耀的一个记录,可惜网络无数的扒皮贴都开了无数楼,还是无人查得魔都出没的神秘美青年究竟什么身份。曾有一顶级颜控白富美立下军令状发誓找出男神,然而她昧着良心使用某些特殊手段调查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竟意料之外地触碰到了国家力量,再妄动就要殃及家人了,隐隐感到胆颤心惊的白富美不得不饮恨咬牙罢手,从此西子捧心学会相思滋味,伊人更比黄花瘦,新买的小裙子腰身都宽了。

沐雨橙风试探地抿了一口酒液,用白兰地调制的鸡尾酒加入了口感绵密甜软鲜奶油和微带苦味的可可利口酒,巧克力与奶油的香气充盈鼻间,口感顺滑,味道就像融化的雪糕一样甜美幸福,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一场小规模的枪系聚会。

不同职业的账号有着各自的环境偏好,圣职系偏好待在永沐光明的天空之城,鬼剑魔剑经常出没于被魔气笼罩的深渊,流氓穿行市井,忍者藏匿阴影,剑客云游天下,元素与战斗法师常年穿行于魔法元素高度活跃的地域,热爱研究的魔道学者隐居在稀有作物生长旺盛的黑森林深处,而枪系,则大多偏好这片西部地域。

广袤无垠的黄沙大漠,间或矗立的瞭望高塔与残破壕堑,地面以上是千年以前的古战场,地面以下是被云游诗人传唱机械之城,那是属于矮人族鼎盛时代的辉煌奇迹。还有大漠的边缘,一片荒野,流传着牛仔们的决斗传说。

这里刷新的野图BOSS也是枪系的。

坐在吧台的几人随意地闲聊着各自的近况,生灵灭说着一些肖时钦在雷霆的琐事,百花缭乱不太高兴地抱怨着新搭档总是畏手畏脚发挥不好,一枪穿云听的比说的多,迷离的灯光勾勒出他好看的容颜,眸色宁静温柔。

“最近一叶之秋也换了搭档,苏沐橙心情应该不太好吧?”百花缭乱问。

炮矛组合历来是联盟佳话,最佳搭档组合,一方是联盟顶尖大神,一方是联盟首席枪炮师兼第一美女,苏沐橙和叶秋的关系历来被外人津津乐道。圈内人也知道这些传闻并非全然空穴来风,这并非是在肯定两人一定是情侣,只是那两人若没有相当深厚的情感羁绊,是没办法在比赛中做到那种默契程度的。

联盟中配合密切的搭档不少,若论最佳,与炮矛相比,双鬼、剑与诅咒和繁花血景都要后退一射之地。

叶秋的离开,苏沐橙肯定是会难过的。职业选手不同于账号角色,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在神之领域随时能打出让人拍案叫绝的精彩配合来,但现实比赛中孙翔很难做到这点,至少短期内做不到。

百花缭乱想着想着忽然有点心酸起来,关心别人做什么,人家战矛至少炮还在呢,繁花血景的两人可都退役了,不知道张佳乐最近过得好不好了?他还有关注百花和自己的消息吗?

“就……那样吧。”

沐雨橙风晃了晃酒杯,玻璃倒映着她暗红的眼瞳。

对于苏沐橙来说,叶修离开以后的嘉世只是个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职业战队罢了。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多数都成了各大战队的中流砥柱,连第五赛季出道的刘皓都混到了副队长的位置,她是战队的老资历和摇钱树,那些真正被她看作家人般亲切的队友都已经退役,现在那些队友,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在比赛中有意不配合叶修行动的时候给摧毁得一干二净了。

“最近见过一叶之秋吗?”

“没有。”沐雨橙风恹恹地说,趴在吧台上,及腰橙发披散下来,“他说有事。”

但账号角色平时有什么事?沐雨橙风想这无非是个借口。

百花缭乱叹了一声:“你们这些一直跟着搭档的家伙,现在还不理解我们的心情。”

生灵灭有些尴尬,一枪穿云瞥了弹药师一眼。

被这话戳中了某根神经,沐雨橙风蓦然冷笑一声,眼风如刀,百花缭乱背后汗毛一炸,一瞬间喉间已抵上了黝黑的炮口,森冷可怖、血腥霸道的气息流露出来。

他后退,奈何大枪属于枪系绝对重型的钢铁怪物,虽是手炮,不止炮身长度惊人,连炮口的尺寸都比持有者的腰还粗。他一退,炮口也随之逼近,角度微微抬起,冰冷的钢铁逼得下颔上扬,脖颈的致命要害被完全掌控在对方的攻击领域内,形同引颈就戮。

神兵吞日,持有者神级账号沐雨橙风,首席枪炮师。

不同于美女操作者一贯的温软好脾气,沐雨橙风有时会表现出爽朗利落、不拘一格的爷们作派,犀利得让人难以消受。

枪炮师温婉一笑:“帅哥,要来一炮吗?”

“要打架就出去,别把这里弄得一团乱。”生灵灭已经做好了目睹百花缭乱被一炮轰出酒馆的准备,一枪穿云事不关己地默默扭过头。

“不了,谢谢。”百花缭乱果断地说。

评论 ( 13 )
热度 ( 29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