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16)

第十六章

 

虚拟世界,神之领域。

战矛刺破胸口,喷涌而出的鲜血洒落在干涸的荒地上,很快只留下红褐的残迹。野怪在不甘的嘶吼声中回归数据的形态,漫长的重生的倒计时不得不又一次启动。一叶之秋收起却邪转身离去,长风将他的额带吹得飞起。

高地是与雪域截然不同的炎热,鲜血顺着鲜红的发梢流到线条优美的脖颈,血腥气近乎惨烈般浓重,眼前的空气都是近似于被高温扭曲,闷窒得让人喘不上气来。

一叶之秋一边走一边冷静地计算着残存血量与负面debuff抗争的结果能否让自己活着回到安全领域,脚步一停,视线顺着眼前一株上移,金发剑客在枝杈间抱剑而坐,湛蓝眼眸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

“什么事?”一叶之秋漠然地问。

“不带治疗越级单刷,不愧是斗神。”对方答非所问,反而饶有兴致地夸赞了一句。

虚拟世界不同于网游,神之领域与相当于普通区的下界世界广袤无垠,甚至涵盖游戏中不存在的地图区域。那是现实世界里未开放的领域,75级、80级甚至更高等级的野怪盘踞于此,它们出没在未知领域的深处,有些甚至强悍得最强的神级账号们都无法匹敌。

荣耀游戏当前上限70级,若是虚拟世界里75级怪物盘踞的全部地图都被账号们扫荡完毕,在下一个荣耀周年,游戏里就会开放新的等级上限和新地图。

现实世界的荣耀公司不过是个伪装的摆设罢了,真正能够影响荣耀游戏发展进程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意识,不为任何人类的意志左右的世界意识。

神之领域的领土战以神域账号为主力,数量少却个个是万里无一的绝对强者。下界世界亦是存在着数不胜数的普通账号,团结的力量亦是效果显著,更遑论游戏的世界还存在着所谓小号的存在。只有作为搭档账号的存在拥有进入神之领域的资格,然而游戏玩家往往不止拥有单独的账号,小号亦具备自我意识。他们存在于神之领域下一级的世界,却拥有不同寻常的战斗意识与作战能力,身上装备可能极其普通,却往往各自逍遥混得风生水起。

只要完成新地图的开辟,荣耀完成游戏升级,借助搭档玩家或是职业俱乐部的力量,账号们就能很快地获得全新的等级和装备。

没有账号能拒绝变强的诱惑,他们战斗,追逐胜利,永不停息。

荣耀的历史随着他们征战的步伐缓缓前进,这是人类永远无法触及的,属于账号角色们的另一个世界,荣耀承载着他们的光阴与辉煌。

“又不是野图BOSS,你需要灵魂语者帮忙?”一叶之秋反问。

灵魂语者是蓝雨治疗,职业守护天使。

野图BOSS同级对战都不是易事,更遑论越级?至少也得拉个配置合理的神级小队出来。但普通怪就不同了,单刷都不算难事。

夜雨声烦手中抛上抛下把玩着一支回血剂,唇角勾起,他像是瞄准一样闭上左眼又将药剂比在眼前,刻意酝酿三秒,然后用射飞镖的架势,把药剂对着一叶之秋甩了过去。

斗神轻而易举地抬手接住,看向剑圣的眼神仿若无声诉说着四个字:妈的智障。

“这是见面礼。”

夜雨声烦懒洋洋地往背后的树干一靠,金色的发梢格外柔软,缕缕阳光穿过两人之间,逆光的轮廓愈加虚幻起来。

“请我做客吧。”

剑圣夜雨声烦爱好云游天下,俗称旅游,向来行踪难觅,在神之领域或者下层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有可能看见他的身影。只是这家伙很少回到自己的领地,常常都是随便找个地方落脚。

想用一支回血剂就收买高高在上的斗神未免太过廉价了点,奈何救人救急,向来奉行机会主义原则的剑圣找了个好时机。一叶之秋仰头饮尽药剂,顺手一簇小火苗扔到树底,魔法火焰见风就涨,转瞬就要烧到自身。

夜雨声烦见状不由咕哝了一句“法系麻烦”。冰雨出鞘,他一剑斩断汹涌火势,趁着霜寒气息四处逸散,长靴踩上树梢,带着一副不情愿的表情跳落在地。

一叶之秋瞧了他一眼,唇角一扬,似是想要笑,却又忍住了,只是单纯地就剑圣的一剑加以论述:“就你出剑的时候,我有三个瞬发技可以控你或者攻击你。”

“我不考虑不会发生的事情。”夜雨声烦想也不想地说,在战斗问题上绝对不甘落后,难得用不输于搭档黄少天的牙尖嘴利反驳道,“而且就你这血量,平时竞技场胜率多少都没意义。”

反正活着站到最后的绝对是自己。

安龙高地地形广阔却极易令人迷失方向,四野八荒仅是荒凉酷热的景象。一叶之秋对此地的野图BOSS龙剑士极感兴趣,一直想要夺取他手中的剔髓龙脊,在未被征服的地域探索已久,已经对这块区域的地形走势有了充分了解。剑客随战法一路回程,临到70级主城的传送阵时夜雨声烦“咦”了一声,稀奇道:“这里不就是你的地盘吗?”

“换人了。”一叶之秋淡淡地说。

“换谁?”夜雨声烦纳闷。

一叶之秋忽然不说话了,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

夜雨声烦是何等思维敏捷,心念电转,冷不丁说出一个名字:“君莫笑?”

于是剑圣骤然得到了来自斗神的冷厉注视,一叶之秋微微眯起眼,近乎审视地看着他,视线锋利凛冽,火色在他金色的瞳眸中心跳动燃烧。

“你怎么知道他的?”他质问。

“护短?还是不想让我知道叶秋的情况?”夜雨声烦“呵”的笑了一声,揶揄地轻轻眨眼,“放心吧,我不会没品到对20级的小号出手。”

“没品”的一叶之秋:“……”

“至于叶秋的事情,不止我告诉了少天。叶秋自己也已经联系过少天了,下轮常规赛嘉世对蓝雨,他还喊少天出来见个面。”

只有神之领域的账号能出现在现实世界,蓝桥春雪与蓝河无法告知许博远君莫笑的操作者究竟有多特殊,却能对剑圣尽数道来对方在游戏中的表现。君莫笑就在十区活动,蓝河的搭档是蓝溪阁在第十区的公会会长,有关叶秋和君莫笑的情报夜雨声烦说不定比一叶之秋知道的还多得多呢。

一叶之秋:“……”

一时间他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烦躁心情。

“对了,最近那些人的动作变得频繁了。”夜雨声烦的声音陡然变得严肃起来,“H市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人攻击孙翔。”一叶之秋说。

“嘉世其他人?”

“……也没有。”

H市唯有一个职业选手不在他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一叶之秋立刻想到叶修,却不算紧张。

夜雨声烦沉默半晌,只道:“你们还是小心点,索克萨尔差点被几个道士联手困住。”术士是远程,拉不开距离就容易吃亏,要不是他正好在黄少天身边,连赶去援手的机会都没有。

账号具现化的存在不同寻常,无法解释他们的出现,就总有人将他们视为异端,意图清除他们,甚至还险些连累到他们的人类搭档。

“我知道。”

夜雨声烦看向一叶之秋,对方一双眼沉凝如水,神思游离,似是在盘算着什么。一叶之秋比他们形成意识的时间早了很久,又是第一个出现在现实世界的,恐怕知晓的各方秘辛更是不少。由战术大师培养出来的账号向来缜密细致,他猜测一叶之秋或许是早有打算,便干脆地不再多提。

一周时间转瞬即逝,夜雨声烦从蓝河处得知叶修与嘉王朝公会几度轮流打破冰霜森林副本全区服记录的事情,随着新区主力的等级逐步超越副本上限,新一轮的记录争夺转焦至新副本埋骨之地。叶修若是再次失去对副本记录的统治权,就代表失去了与各大公会讨价还价赚取稀有材料的机会。

失去记录统治权=失去稀有材料的大量供给=不能升级千机伞=散人计划失败=至今为止重回职业圈的努力将全部付之东流。

叶修相当重视这一次的成绩,同样的,后来知道了君莫笑背后操作者真实身份的刘皓也相当重视这一次的成绩,他要把叶修彻底打倒,让他再也爬不起来,意图将他永远赶出职业圈的世界!

专门练小号潜伏到叶修的副本队里探听他的动态,白天训练晚上当间谍,恐怕他的队友都没相当刘皓会做得这么绝也这么丧心病狂。不得不说是某种名为痛打落水狗的恶毒心情已经支配了他的理智,让他兴奋如斯,连这样昼夜不休的作息都能硬生生扛下来平时却不露半分异样。

叶修自始至终不动声色,唯有偶尔面对君莫笑时,二者对视,他才从容地流露出两三分智珠在握的笑意,一派了然里夹杂了几丝微不可查的得意。埋骨之地采用了他设计的新打法,寻常队伍不可能超过他的成绩,唯有事先埋伏的家伙才能使用类似的方法超越他的记录。正如他自己的实用为上,黄少天的机会主义,王杰希的诡谲莫测,韩文清的一往无前,张新杰的谨慎仔细,一个人的风格特征很难掩藏,观察了几回,叶修还认不出间谍的真实身份吗?

“他不是职业选手吗?”君莫笑靠坐在电脑桌旁,声线慵懒得仿佛昏昏欲睡,“职业选手这么自由,天天熬夜打副本?”

“黄少天这不是教他做人了吗?”叶修笑。

嘉世和蓝雨的比赛,嘉世败得并不好看,不能全然归因于蓝雨战队表现出色,实在是刘皓犯下的错误太低级了,连嘉世的死忠粉丝都看不过去,网吧一片骂声。

职业选手日常训练的目的之一就是随时保持良好的备战状态,使用特别设计的训练地图、完成单调的操作任务、混合分组的队内赛等等。刘皓每天不是跟包子入侵那种普通玩家PK就是在低级副本厮混,还想怎么保证足够紧张敏锐的赛前状态?联赛期间选手必须控制网游时间,这是经验教训。

刘皓先潜伏在叶修队里,帮着他刷新了一次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于是叶修得到了雇佣方蓝溪阁送来的橙武吸血光剑。

随即刘皓采用叶修的攻略,自己带领嘉世的队员再次刷新埋骨之地的记录。叶修看见系统消息时不以为意,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似笑非笑地对君莫笑说了句:“他还挺信任我的,研究都没研究,直接就用上了。”

“我们还打吗?”

“当然。”

君莫笑朝着网吧外看去,眉头一挑,其实他察觉到的是另一种令他熟悉的气息,冷雨如冰,凛冽霜寒,然而一眼望去却看了个空,映入眼帘的只是个人类青年。

穿着连帽衫,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个鹌鹑模样的家伙,徘徊反复,探头探脑地四处观察,模样极其鬼祟,不知道的人说不定得以为他是个小偷。

“……夜雨声烦?”君莫笑忽然唤了一句。

金发蓝眼的剑客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店内顾客的视线死角,对着坐在前台的叶修和君莫笑轻轻点头,旋即,也跟看戏似的围观起了门口的自家搭档。

评论 ( 18 )
热度 ( 26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