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战骨(19)

重要的事情已经强调了十遍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啰嗦一句,千万不要站错cp啊,毕竟这文一定会写到开车的……

<<<

第十九章

 

虚拟世界的下级世界,也是相当于游戏普通区的地方,这是荣耀大陆翻转过来的内侧,也是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只能在此处活动的账号角色与现实世界隔绝,无法出现在属于人类的世界里。

以罪恶为名的黑暗主城往南边的方向是绵延无尽的山脉,森林幽深,半空弥漫着暗色沉雾,不详的气息缭绕不散,日轮悬挂当空,辉光却无法穿透黑雾的遮蔽,树林笼罩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荣耀四大森林之一,暗黑森林。

树野幽深,藤蔓垂挂,柔软的叶片绿得近乎发黑,细微处传来危险的嘶嘶声响,猩红眼瞳的毒蛇探出蛇信,缓缓爬动,黑亮的鳞片在墨绿的枝叶间若隐若现。

漆黑的池沼涌出黏稠的气泡,幽幽的泛着紫光,一个个冒出,破裂,瘴气由此涌出,空中弥漫着诡异的甜腻气味,湿气浓郁,毒虫泛滥。

除了森林中活动的野怪,连许多账号们也不愿意接近的地带,森林的中心有一株五十人环抱的参天大树。品种是榕树,茂盛枝叶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长须接到地面,大树笼罩的领域内几乎没有别的树木生存,泥土间尽是浮出一截的发达根系,仅一棵树就夺取了一整块区域的土地供养,但最粗壮的主干内部却被改造成了五层的树屋。

连通各层的木梯盘旋而下,屋顶是一株木藤缠绕成大吊灯的繁复样式,没有叶子,中央垂下一颗发出明亮光亮的白色果实,这颗大果实的四周边缘围绕着十二颗同样的小果实。柔和的白光照亮一室。

顶层是观星天文室,零散摆放在望远镜一类的天文仪器,屋内有个直接通往外界的门扉。下一层是书室,一排排塞满了深奥艰涩魔法书籍的书架是并非笔直而是有弧形的设计,各个书架摆置在一起向内回扣,从上方看去就是一个螺旋,暗合魔法理论中轮回与无尽循环的概念。第三层是居所,第二层的高柜直通天花板,满满的尽是盛装着奇异颜色液体或粉末的玻璃容器,大桌面摆满了造型诡谲的炼金器具,或是银球自转或是摆针摇动,还有近似于人类化学室里的各种烧瓶酒精灯。最底层是仓库,塞满了树屋主人从各处搜集来的材料和魔法物件,没有通往外界的门。

近乎全封闭的树屋,毒性的瘴气无法进入,只有顶层连通外界,已经是毒雾无法企及的高度了。

树:啊,仿佛身体被掏空。

只能从空中进出的居所地盘,只有拥有制空权的魔道学者能够轻松如意地自由进出。

此时此刻,在树屋的第二层,实验室的桃心木桌上摊开着用魔法文字记录实验结果的羊皮纸,洁白的羽毛笔摆在书页上,如天秤、尺规一类精密的测量仪器与零散的材料凌乱地散落在一起。紫黑色的魔法火焰无声燃烧,坩埚里煮着颜色诡异的药剂。

年轻的魔道学者慢慢地搅动着液体,顺时针两周半,逆时针三周,时不时垂眸看看左手掌心的银怀表,把握时间。

大大的尖顶帽盖住了他微卷的金黄头发,双眸碧绿如翡翠,肌肤白皙细腻,鼻头有些浅淡的雀斑,面颊带了点婴儿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坩埚,眉头拧起,屏息静气,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木恩,时间到了。”

他的身后,坐在扶手椅的另一名魔道学者忽然出声。

“啊,是!”木恩吓了一跳,紧张地应声,手下却很稳地熄灭了魔法火焰,取出烧瓶,将魔药倒入其中。

色泽奇异的药剂遇冷之后似是发生了什么特殊而微妙的变化,在接触瓶底的一刻焕然变换成艳丽的炽烈火色,如云似雾,最终凝结成黏稠的宛若熔岩的液体。

成功了……木恩眨了眨眼,眼里顿时就浮现出了明亮的笑意,他欣喜的转身道,“王不留行殿下,我成功了!”

被他称作殿下的魔道学者有着墨绿柔顺的长发,暗金眸色,眉眼间显不出分毫情绪波动。衬衣的荷叶领束紧到脖颈,紧腿裤,黑长靴,一枚细长典雅的大饰针固定外罩的斗篷,绿宝石作为装饰,袍角蔓延着银绿交织的魔法花纹。

王不留行对他赞赏地微微颔首,合起膝上的魔法书,站起身。

“您是要出去了吗?”木恩偏过头,好奇地问。

“我去神之领域一趟。”王不留行淡淡道,“王杰希说他在网游里碰见个打法和实力都有点像叶秋的散人,我打算去问问一叶之秋。”

第十区开服以后,中草堂公会在新区拓展势力的行动一直不太顺利。榜单记录被一个谁也不知出身的神秘高手统治,甚至连野图BOSS都在他们和蓝溪阁眼皮底下被抢走了,上百个玩家都奈何不了他,公会方面自然要将异常事件上报俱乐部。

王杰希看到了第十区榜单最近刷出的记录,能够超越全区全服的成绩,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水平,和嘉王朝之间针锋相对的局势也有几分微妙,他怀疑君莫笑背后的操作者至少拥有职业水平。

他借用公会会长车前子的账号试探君莫笑,没想反被对方压制,甚至试出了他自己的深浅。王杰希在跟王不留行交流时,还难得地被魔道学者诧异地打量了许久。

“状态不好?”王不留行疑惑,自家搭档可是微草的当家大神,就是跟黄少天PK都不可能打得这么狼狈吧?

“不是。”王杰希解释,“那是散人号,我觉得背后的玩家有可能是叶秋,你在那边的世界帮我留意一下。”

“好吧。”王不留行勉强接受这个说法。毕竟早些年他也曾在神之领域被一叶之秋狠狠打击过,那时的斗神几乎不容许他人半分挑衅他的权威。有多横行霸道?至少得两个神级一起上才能制得住他。索克萨尔、扫地焚香和大漠孤烟那几个因此还常常组成短期战略同盟,只是那仨个性迥异,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面和心不合,总是被一叶之秋挑拨得散伙。

王不留行还不知道当年的盛况很快就要换一个对象在荣耀游戏和虚拟世界同时重现,他还在推演着脑中的魔药配方,漫不经心地走上阶梯,衣角靴底不沾尘埃,灭绝星辰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魔术师身侧,浮空跟随。

木恩注视着王不留行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阶梯转角,他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实验室,忽然间,双眼渐渐发亮,脸颊染上了激动的红晕。

如果说机械师是荣耀世界的物理学家,他们热衷于一切有关机械与动力的科学理论,那么,魔道学者就是荣耀世界的化学家与生物学家,他们狂热于实验,热爱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新奇药剂。诸多回血回法力解毒甚至各种奇怪功能的药剂都是出自魔道学者的发明,在荣耀网游每月的小更新时,以添加到NPC商人贩售列表或是作为任务奖励的形式成为游戏的新道具。

神级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的实验室啊!多少魔道学者账号们心目中的圣地,现在就毫无防备地展现在木恩的眼前了!

他的呼吸都颤抖了。

怎么办,好想四处调查一下,他家搭档似乎还蛮被殿下的操作者看重的,所以……只要不碰坏东西,他应该不会被打得太惨吧?

心怀无数的侥幸想法,熊孩子真的很想作死一下。

同一时间,下级世界,流离之地。

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聚集之地,街区破败,墙壁被喷漆四处涂画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单词,这里贫瘠又破败,黑鸦停驻在电线上叫了两声,街上流浪者们神情麻木地四处游荡,连抬头看一眼的都没有。

乌鸦又叫了两声,扇动羽翅,飞走了。

在街区最深处的一座荒旧城堡,聚集着当地最穷凶极恶的流氓混混,断壁残垣,生锈的铁丝网将其与外界阻隔开来,铁水管碎板砖扔得到处都是,墙壁上一些黄色意味的单词边缘有着红褐色的干涸血迹。

街霸流氓睁着一双死不瞑目的怨毒双眼后仰倒地,“嘭”的一声,震起一片灰尘。

长靴不避不让地踏上副本BOSS的脸孔,从脸踩到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君莫笑往前直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看向双手抱臂,一脸悠闲地倚在墙边围观热闹的战斗法师。

“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君莫笑疑惑。

“赤铁矿,月锡石,沙蚕丝,猩红毒针……”一叶之秋淡淡念出一系列30级左右的稀有材料名称,见君莫笑的神情逐渐发生变化,他挑起唇角,“你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不是吗?”

千机伞的升级材料,一叶之秋自然也是知道的。

漆黑的影子遮蔽了两人之间的光线,空中飞过一个魔道学者对于账号们来说就跟人类世界的天空飞过一架客运飞机一般毫不稀奇,光与影的交错一晃而过,两方都没有抬头,而是选择注视着对方。

每一丝细节都不错过,调动全身的神经和感觉器官,目光分毫不错地关注着眼前的存在,眼珠的转动,面部肌肉拉扯的方向,声音,视野,还有对方身上的气息。

天生的针锋相对。

“那又怎样?”君莫笑问。

一叶之秋笑了一声,红菱耳坠微微晃动,金红眼眸闪烁着明显到让人不容忽视的,强烈的恶意。

“在你能够打败我之前,不许去现实世界,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他难得在笑,眼神却充满冰冷嘲弄的意味,“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囚禁在下级世界。你要是敢逃跑,我就把千机伞的材料清单告诉嘉王朝的人。”

评论 ( 28 )
热度 ( 27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