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4)

第二十四章

 

高英杰与乔一帆的对话最终还是以前者的语塞告终。

虽然为了保证选手宿舍的财物安全,俱乐部在楼道转角布置了监控,但处于走廊尽头的水房却已经是拍摄死角。作为职业选手,高英杰对不同视角的视野模拟能力也是有基础的。他看几眼摄像头的位置就心里明白,就算去保安室调取录像,肯定也是没有结果的。

兴欣网吧这边,在几乎搬空了中草堂的材料储备之后,叶修开始着手于30级以上稀有材料的收集。当下网游三大公会精英团队的等级也才三十出头,这下子连中草堂也无法提供叶修要求的材料。公会储备告罄,微草队员们连夜排队挑战的阵势也只能偃旗息鼓,转而研究起这些天累积下来的对战录像。

叶修毫不在意微草方面的动向变化,纵横职业圈长达八年,他的对战视频被联盟各队研究的次数还少吗?

低等级账号而已,千机伞升级未完成,技能点未满,技能选择尚未完备,攻击套路的选择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就凭现在打了几天竞技场的影像资料,远远还不够摸清他的底。

王杰希他们找自己挑战,对叶修来说,也相当于同职业级玩家的练手了。

没人来送材料,叶修就继续练级。唐柔和包子入侵两个荣耀新人每天与他共同行动,尚未察觉到什么异常,倒是月中眠、田七他们跟着叶修下了几次副本,现在已经将叶修看作顶级欧皇。

副本时隐藏BOSS就跟逛街似的轮番出现的待遇,月中眠他们也是荣耀的老玩家了,副本隐藏和高品阶装备刷新都是有概率限制的,红成这样的情况简直闻所未闻。据说荣耀游戏系统极为特殊,所有程序外挂都无法载入,那这必须是幸运值高到一定境界了。

每天刷本,零星积攒着一些掉落材料,紫色装备出现频率颇高,副本队一行人颇为省心地就达到人手一把紫武的配置。但叶修还是遇到了一些网游上的困难。

哪怕他以赤月四件套的低价帮助月轮公会取得了新副本流离之地的记录,向各公会暗示自己一旦接单绝不违约,并且是根据交易对象的承受能力开出合适的价码。叶修仍旧无法彻底打消大公会的顾虑。

他本想单枪匹马作为自由打工者游走在各大公会之间,然而同刘皓及嘉王朝在冰霜森林及埋骨之地两大副本的高调竞争终究还是对他的计划造成了相当恶劣的不利影响。不止是君莫笑的名字已经被人们彻底记住,还有唐柔的寒烟柔、包子入侵、苏沐橙的小号风梳烟沐。

现在第十区的玩家都知道副本记录是被叶修的队伍统治的,哪一家公会得到了他的帮助,副本记录就属于哪一家公会。

但这样不符合大公会的发展需要。

他们为什么需要副本记录?仅为了那一点系统的奖励物品吗?

如果这样想,那未免太看低大公会的眼界了。

大公会才不会将这点蝇头小利看在眼里。他们看重的是自家占领了系统榜单之后在玩家群众中带来的宣传效应。借助这种靠实力拼杀的榜单成绩来展现自家公会的强大实力,才能吸引更多新玩家的加入,达到壮大公会的最终目的。

可现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叶修他们一行人的身上,很多人已经不在意到底是哪家公会得到副本记录了。他们能看到的都是叶修的表现,并相信榜单记录都是属于他的功劳。

至于公会?他们的存在感已经被彻底地淡化了。

不止是中草堂、蓝溪阁、霸气雄图三大公会,第十区近乎所有大型公会的发展态势都是史无前例的低迷。新玩家对他们没有太多的敬畏感和向往,人家都去崇拜真正的高手了。

这种情况下,继续请叶修帮忙刷副本的记录吗?这样刷来的副本记录已经失去了其应有的宣传意义,除非这回是彻底地把高手招揽到自家麾下,长期固定交易。

可这有违叶修的意愿,他不可能跟一家俱乐部下属的公会保持这样的关系。现在还是低等级,等到大家账号等级越来越高,他对野图BOSS才掉落的稀有材料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这些是与公会的目标完全冲突的。

如蓝溪阁、中草堂一类俱乐部下属的公会,他们的最重要的工作任务之一就是源源不断地向俱乐部供给稀有材料,保证俱乐部的银装开发,提升战队账号的装备属性。

大公会欲招揽叶修而不得,那便只剩下一个方法,重新靠自己公会的力量创造出新的副本记录。

不仅如此,还要将叶修他们这些破坏平衡的存在驱逐出竞争副本记录的战场中。

蓝溪阁派出公会五大顶尖高手仍是无法从叶修手中抢回记录,蓝溪阁总会长梁易春果断向俱乐部反映情况,却被蓝雨队长喻文州告知了一个颇为骇人听闻的名字,叶秋。

嘉世前队长,最强战法,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那位传奇选手。

梁易春一听到这个名字,整个人都恍惚了。

叶秋曾是纵横职业圈八年的顶尖高手,他的名字,任何荣耀迷都早已如雷贯耳。那一永远在各大荣耀赛事报道中留白的神秘剪影给多少粉丝留下了无限遐想。这样一位高居神坛的传奇高手,竟然出现在网游新区,和他们一起竞争?

他心绪混乱,都不知该感到荣幸好,还是该感到无力好,那可是叶秋大神啊,难怪、难怪他们大公会都对付不了……

喻文州却带着和气的笑容安抚了几句,视线似是不经意地看了有几分坐立不安的黄少天一眼。

战队训练室之外无人的角落,索克萨尔一脸事不关己地靠在墙边,夜雨声烦阖眸斜倚窗沿,也对操作者的危机置若罔闻,他慵倦得昏昏欲睡,金发贴在脸颊,眼尾妖冶的蓝色花纹若隐若现。

梁易春向喻文州告辞,他打开训练室大门的瞬间,过堂风吹拂而过。冬季的空气微带寒意,他下意识地侧过脸避了避,停顿片刻,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走廊,走上前关上了窗户。

与蓝溪阁同样将第十区开荒情况上报俱乐部的是霸气雄图,而早已知晓叶修身份的嘉王朝会长陈夜辉则是选择了另一个解决方法。

他们联合霸气雄图、中草堂、百花谷、轮回、踏破虚空、皇风,总共七家公会携手追杀叶修等人,势必要将他的等级杀到彻底掉落第一梯队,再也无力跟他们竞争。

现实侧的情况也影响到了虚拟侧。

时值清晨,阳光下尚有些天地俱生万物以荣的暖意,一眼望去野花已然开满阡陌,林木丛生,枝叶繁密。君莫笑从野图BOSS岩之浪人奥磐的活动领域走出,越是接近主城地界,身边便越是隐隐热闹起来。

踏入空积城的那一瞬间,一叶之秋金红的眸子略略一眯,眼风轻描淡写地扫过周遭,便将似笑非笑的了然目光投向了君莫笑。

所有的账号角色都会受到现实世界的影响。

自由畅行神域的账号能够与他们的搭档自由交流,就算是身处下级世界的普通账号,他们也常常受到搭档的影响。

尽管一叶之秋他们在各自职业搭档的熏陶下,神级账号之间平时也颇具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气量风度。但有些普通玩家在网游里的恩怨却会延伸至他们的账号之间,搭档看不顺眼的事情,角色可能同样感到不满,搭档遭遇不平之事,角色也与搭档同仇敌忾。

更复杂的是,虚拟侧的世界不分账号出身于第几区服,新老账号汇聚一地。资深玩家的手中往往不止拥有一个游戏账号。就如蓝溪阁的蓝桥春雪与蓝河一般,他们无法与自己的操作者沟通,却一直关注着他在现实世界的生活,并与操作者的其他账号保持密切的关系。

蓝河会因搭档在冰霜森林副本的遭遇而向比他等级更高并且经历更多场面的蓝桥春雪寻求解答,自然也有账号由于自家操作者被叶修教做人,打算在这一个世界替搭档找回场子。

凭借人数和等级上的绝对优势,有些时候,任其单兵实力再高也难以扭转乾坤。

主城驻地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然而当君莫笑进入主城以后,空间却瞬间呈现出小范围的寂静,敌意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来,打量的、窥视的、甚至充满了恶意的情绪。

空积城是低级主城,城外荒野散落活动着30级的野怪。一般来说,这里是中低级账号的聚集地,如今却出现了不少满级账号的身影,有意无意地朝着君莫笑同一叶之秋行进的位置靠近。

君莫笑的动向一直在一叶之秋的掌控之中,陌生账号凭空而起的敌意,只可能是来自操作者那边的情况。

“叶修又做了什么?”一叶之秋问,他心情还算不错,非但不觉被冒犯,反而因回想起很久以前的记忆而显得饶有兴致。

斗神远离网游争斗多年,平日里孙翔也没什么兴趣上网游虐菜,这等场景已是六七年没见过了。

“绑架副本记录,惹毛了大公会。”君莫笑一脸无所谓地回答,目光四处逡巡,漫不经心地找着适宜突破的方位。

满级的橙装元素法师站在不远处看向城门脚下的散人,暗中示意自己身侧的同职业小号。

[密聊]游峰电:他就是第十区的君莫笑?

[密聊]爱凑热闹:绝对没错,我认得他背后的那把伞。

游戏与现实中账号外观存在差异,可能许多玩家注册时为图省事选择了千篇一律的系统设定,在虚拟世界中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容貌。可就算外貌存在差异,装备却是一样的,千机伞太特殊了。

等级偏低的那位元素法师显然对君莫笑怨念颇深,他可是霸气雄图公会里肩负着开荒与刷记录双重任务的高端账号,是第十区公会里的顶尖战力,偏偏操作者蒋游被叶修杀了两回,经验损失得差点掉出第一梯队。这让他在虚拟侧也颇为狼狈,在同期开荒的第十区账号圈子中声名扫地,尤其是嘉王朝的那些家伙……仗着自家公会在神之领域的高手全部被会长带来第十区开荒,竟敢对我霸气雄图如此猖狂!

爱凑热闹咬牙切齿。

还有这君莫笑……哼哼,总算是出现了!前阵子也不知这家伙躲躲藏藏跑去哪儿了,只要是曾出现在君莫笑副本队伍里的角色,寒烟柔、包子入侵、风梳烟沐甚至那个叫流木的都曾被人发现过形迹,唯独最可恶的这家伙藏得最深。

但藏得再深也没用,大公会的账号遍布荣耀大陆,只要游峰电传讯霸气雄图的兄弟们,难道还愁找不到一个小小的角色吗?除非跑到神之领域。

游峰电眼底暗转流光,不动声色间消息已经传送出去。

伪装的平静画面近乎一瞬间被打破,从天降下的落雷将君莫笑的身影劈成滚滚而起的白色烟雾。一叶之秋微一侧身,发梢飞扬,激光炮在视野的虹膜留下一道明亮的痕迹,“咔咔”两声机关扣合的声响,他抬起眼,就见君莫笑一甩千机伞,伞尖翻起露出黝黑的洞口。“轰轰轰”三声炮响,一记反坦克炮就朝着先前向他释放攻击的角色飞去。

这就如同火星落进沸油,场面顿时不可控制起来。

“君莫笑!!!”人群中冲出一个剑客,一脸怒容,气势汹汹,单手握住剑柄正是一个拔刀斩的起手式。

“这家伙是谁啊?”有人稀奇道,“70级的打30级的,这是多大仇?”

“绕岸垂杨,就是那个被君莫笑的操作者开枪炮师的号满血瞬秒的蓝溪阁高手。”

“蓝溪阁高手被瞬秒?哈哈,这是高手?”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幸灾乐祸的嘲笑声。

只有一些亲身与君莫笑交手过的角色露出些微同情的神色,君莫笑的强悍,没与那个家伙打过的人是难以想象的。

剑光一闪,剑客的拔刀斩已然出手。只见君莫笑折身后跳,也未看清他是什么时候从伞柄中抽出一把太刀,只见剑光闪过,倒退中竟也是一招拔刀斩还了回来。

40级的等级差距下这一技能发挥的作用远低于正常的拔刀斩,剑客立剑架住君莫笑的技能,正觉得意,却见君莫笑侧头看了看四周渐渐聚拢的人群,似乎有了趁机远离之意。

“君莫笑,你不要跑!”剑客立刻大喝一声!

“啪”一声响,埋在地下的陷阱扣弹出,循路追击的剑客脚步一乱,所有人都看见一个翻出的铁扣牢牢地咬住了绕岸垂杨的脚。

剑客怔住了。

陷阱是什么时候被埋下的?他怎么没看到?分明先前君莫笑刚走到这个位置,他应该就已经用了影分身躲开雷电贯穿才对,难道在攻击之前就设下的?能做到这么快的速度吗……怎么可能?

绕岸垂杨还没回过神来,一颗烟玉已经滴溜溜滚到了他的脚边,转眼间漫天紫色烟雾弥漫天际,浓郁烟气缭绕不绝,越是接近战斗中心的账号越是视野受限,甚至连身边的家伙都看不分明了。

“不好,他要趁机逃离我们的包围圈!”游峰电脸色一变。

烟雾流动,忽然一个方向气流涌动,几人倒飞而出,随后一个提着古怪战矛的身影也随之冲出烟玉爆炸的范围。

“是落花掌!君莫笑在那个方向!大家快集火!”爱凑热闹大喊道,“不要让他逃了,兄弟们别忘了网游里我们吃了多大的亏啊!”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账号迅速反应过来,瞬时间,枪炮师架起手炮,元素法师举起法杖,数道技能光影飞过半空,近战职业迅速追去。

账号的操作者会因为公会发展和竞争的原因与人虚与委蛇甚至忍辱负重,但账号却是追求快意恩仇的存在,纵横江湖,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不是?

“靠!该死!”技能攻击的强度收到等级影响,但如陷阱扣这般限制移动的技能时限却是荣耀规则定死的,待到技能结束,他周围哪还有君莫笑的影子?都是追着他离去的家伙,偏偏烟玉效果未消失,连身影都若隐若现的。

绕岸垂杨咒骂着君莫笑的名字甩开铁扣,忽然一阵风吹来,耳边响起一声笑,而且嗓音格外熟悉。

身体凭的一轻,剑客腾空飞出烟雾,眼前是蔚蓝的天空,绕岸垂杨却是被一击突如其来的天击挑向半空。随之又是那令人耳熟的“咔咔”声响,机关咬合,武器变形,子弹如暴雨般飞舞,格林机枪的攻击流畅到嚣张。

这是……这人是……

“君莫笑!你给我出来!!!”绕岸垂杨大叫。

流烟滚滚,人流涌动,忽然四周传来几声幸灾乐祸的笑。

“咦?绕岸垂杨那家伙听起来像是被人补刀了。”

“哈哈哈,谁叫他平时那么欠揍啦,仗着有几分实力就横行霸道,大快人心。”

“哎哟,我也手滑了。”

凭空吃了一击来源不明的攻击,绕岸垂杨大怒:“你们这群蠢货!刚才那是用影分身假作逃跑的障眼法,君莫笑根本没走!你们还不快攻击他?!”

“嗯……”出手的账号沉吟,“原来我是君莫笑。”

“哈哈哈,绕岸垂杨看你能的,连30级小号都打不过还有脸推锅呢。得,今天我们都是君莫笑!”

这下乱七八糟的攻击更多了,显然那些发出高阶大招的家伙绝不是君莫笑,但散人全职业技能覆盖,谁又知道那家伙在不在浑水摸鱼?

待到尘烟散去,该收手的佯装无事跑去大部队追杀君莫笑的方向。最后是只剩一张血皮的剑客站在街道中央,风卷残沙,空寂长街格外荒凉,绕岸垂杨恨恨地吐了一口血。

评论 ( 12 )
热度 ( 20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