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6)

十万字啦!耶!

第二十六章

 

空积城内妖刀一试,流木一解多日躲藏逃窜的郁气,少年剑客大开杀戒,灿金眼眸比清丽月辉更加明亮。同一天幕之下,脉脉流水摇荡着银白的月影,晚风低拂,浅青细草轻轻摇晃,隔岸的水雾渐生渐浓,战法倚靠垂柳阖眸假寐,忽然听见衣料摩挲作响,他睁开眼,一手抓住上方落下的一件斗篷。

“你这模样太显眼了,为了方便我们行动,还是遮掩一下吧。”

君莫笑坐在枝桠间,一手拂开柳枝,对着一叶之秋笑着说道。

一叶之秋没什么情绪地看了斗篷一眼,冷淡问:“叶修最近在做什么?”

“怎么,你想他啦?”

君莫笑单手一撑,轻盈地落到一叶之秋身边。

战斗法师瞧了散人一眼,眼神还是那么挑剔,目光里半分善意也无。他依旧是那副淡漠的仿佛看什么都不甚在意的冷淡神情,就这副模样让他看上去拒人千里,却又带有一种格外吸引人的气质。

账号角色天性慕强,强大的存在,自然是无比迷人的。

“你没必要试探我的想法。”

一叶之秋好整以暇地靠站着,不别不让地迎视着君莫笑打量的目光,色彩热烈的眼眸却透着彻骨寒意。

“账号不是人类,感情那一套……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君莫笑看着他,心里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算是高傲的斗神,也不是毫无破绽的……

“他昼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有空就打网游,最近都是这样。”

君莫笑蓦然开口道。

“网吧老板娘是叶修的粉丝,虽然她不知道叶修就是她崇拜的叶秋,但她提供的工作待遇挺好的,工作不耽误打荣耀,叶修很满意。

“网吧有个姓唐的打工小妹,叶修觉得她很有游戏天赋,就是对荣耀的了解少了点。

“游戏里有个ID叫包子入侵的玩家,叶修打野图BOSS的时候认识的,技术还行思路清奇,自从叶修给他买了个武器以后就把叶修认作了老大。”

“刘皓破坏了叶修掌控副本记录的布局,微草的王杰希发现了叶修网游里的身份,他队里有个叫乔一帆的新人最近晚上经常向叶修讨教阵鬼的打法。”

“陈夜辉带领嘉王朝联合第十区其他大公会一同追杀叶修,与他一起的人全都被牵连了,包括苏沐橙,还有帮叶修刷过记录的黄少天……”

流水柔软地揉碎了波光,泠泠如琅轩交响,青青江草萤火飘游,一叶之秋看着君莫笑向他一步步接近,瞳孔里倒映着散人的身影。

千机伞被他收起,没有挑衅的气息,对方的威胁力几乎为零,奈何不了自己,斗神无所谓地放任他的靠近。

微凉的空气中,君莫笑慢慢压低了嗓音,双眸微眯,静静凝视着一叶之秋。

轻喃一般的嗓音逐步变得几不可闻,渐渐变成只有凑得极近能听得见的耳语。但君莫笑清楚地知道一叶之秋正在听,自己所说的每个字每个音节都不会被对方放过。

他单手撑在两人身后的树干,一叶之秋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姿态偏过头来,眼睫微抬,眸色好似黑夜里盛烈燃烧的凤仙,那一瞬间有种触目惊心的秾艳。

对视间冷不丁感到了微小的战栗,对方锋利如刀的气场刺痛肌肤,君莫笑觉得有些强硬的、认真的情绪从层层伪装中剥离出来,褪去了散漫的眼眸一霎时敛去了波光柔软的倒影,显得漆黑锐利,他缓缓地道:“既然这么在意,又何必嘴硬地说没有意义呢?”

指尖触及一叶之秋柔软的发梢,碍于对方颇具威胁意味的凛冽视线,探向脸颊的手指姿态自然地收了回来,他不在意地笑了一笑。

“你那么喜欢他,这就是有意义的。”君莫笑说。

叶修在乎一叶之秋吗?在乎的。

叶修在乎自己吗?在乎的。

一叶之秋喜欢叶修吗?自己喜欢叶修吗?

答案都是肯定的。

虽然会对叶修与对方的回忆感到羡慕甚至嫉妒,但自己也拥有独一无二的羁绊。这份记忆,这份触动,这份感情,在操作者与账号之间深厚而密切的联系,只要存在,就是有意义的。

一叶之秋猛地攥住了君莫笑的手,斗神捏住他的下颌,薄薄的指甲在肌肤留下印记,他不动声色,却又意味不明地挑起唇角:“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说这话的?”

若是说以叶修现任搭档的立场,恐怕下一刻就会被打死的吧?

“别这样说嘛,亲爱的斗神殿下。”君莫笑状似乖巧地眨了眨眼,笑得十足纯良,“勉强说来,你也算是我的哥哥了,对吧?”

“……”

其实他们的能力出自同源,这么说倒也无可厚非……

但一叶之秋的表情活像是希望君莫笑在他眼前原地爆炸。

“阿嚏!”

兴欣网吧里叶修忽然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把刚拿出来的香烟塞回盒子里。

“感冒了吗?”陈果探过头,露出些微担忧的神情看了看叶修。临近年底,H市的冬天也是越来越冷了,晚上总是雪花纷飞的,有时网吧的客人从外头进来忘了带上门,冷空气就直往屋内窜,叶修若是那时正在忙着打本,就不能及时关门。

“嗯——”叶修用手背碰了碰额头,默默感受了一下,自信道,“没有,绝对健康。”

“你多注意点儿啊,这两天降温。”陈果嘱咐道,“觉得不舒服就请假休息吧,我让别人替你的班。”

“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自小体质好。”叶修笑。

“成天打游戏还有什么好体质,尤其像是你这种职业玩家退下来的,都玩了多少年了。”陈果吐槽道。

“这就是你的偏见了。”叶修摇头。

不说职业玩家,就是对电子竞技真正有些研究的粉丝都会反驳陈果的看法。

真正的电竞比赛和玩家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是截然不同的体验。不说训练期间每天7、8个小时的强化训练,比赛场上要求职业玩家每小时进行数万次的准确操作,一个误操作就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在这种强度下还要保持与队友和配合和对敌人的观察,精力体力和耐力的消耗都是很大的。

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竞技的一个分支,这毫无疑问的也是一项运动,对职业选手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绝不仅仅是拥有手速就足够的。

荣耀联赛每周六晚上举行,职业战队一年中至少有九个月重复于从俱乐部前往各个赛场比赛的行程中,工作日进行训练,周末比赛,如此连轴转的紧凑节奏带来的高压力高负荷绝非普通人能够想象。

所以刘皓乃至微草战队的队员因与叶修的交手而耽搁在网游的行动才会对他们在联赛的成绩带来极明显的负面影响。刘皓屡犯低级失误姑且不提,连上届冠军队的微草也出现了发挥失常的现象。本来一个人的精力就是有限的,叶修在第十区以逸待劳,就是职业圈的人下场,也不可能跟他打持久的消耗战。

英雄无敌手,网游各大公会都要疯了。

叶修可不是任人追杀绝不还手的软柿子,大公会想要联手把他排除出副本竞争之外,他就反过来破坏他们的计划。团灭公会队伍,追杀公会的精英队,他偏偏不去碰没有招惹过他的大公会,让针对他的联盟蒙受损失的同时还得眼睁睁看着如蓝溪阁一般没有参与活动的公会顺风顺水地练级,大公会的合作逐渐走向分崩离析。

梁易春,也就是蓝溪阁总会长春易老知道君莫笑背后的玩家就是叶秋之后就放弃挣扎回神之领域去了,留下许博远继续挑起蓝溪阁在第十区的大梁。他明智地采取了冷眼旁观,不主动招惹叶修的策略,同时也隐隐猜测到一路浑水摸鱼的中草堂恐怕也已经知晓了叶修的身份。

蓝溪阁潜伏在中草堂的间谍传来消息,公会的稀有材料储备几乎被车前子一清而空。有人看到他在竞技场附近与叶修交流,他幸灾乐祸地揣测中草堂也被叶修大宰了一笔。

不过总体来说,近期最惨的公会还得说是霸气雄图。仅一晚上,蒋游就已经吐血了。被叶修团灭的公会团,有他们的人;副本门口被灭的五支精英队,他们占两支;被叶修他们击杀的野图BOSS岩之浪人奥磐,还是抢他们的,抢的过程中顺手又灭了一回他们的精英队,这实在是损失惨重。

这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好在蒋游向霸图俱乐部报告了第十区的事态,张新杰听闻了他的叙述以后决定亲自去网游看看。

张新杰,霸图战队副队长,牧师石不转的操作者,以严谨细致的个性闻名。

荣耀职业圈享有战术大师美誉的职业选手曾有四人,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雷霆战队的队长肖时钦,还有就是现在已经退役的嘉世前队长叶修。

蒋游并未详细叙述叶修与大公会的副本记录之争,而是重点描述了近期他们追杀叶修却反被压制的过程。因此张新杰虽然不像是喻文州一般直接从君莫笑与嘉王朝的竞争中猜出叶修的身份,甚至还把刘皓潜伏卧底网游的内情推测出来,但他以战术大师的敏锐观察力还是注意到了君莫笑的不同寻常。

叶修的队伍中有几人的实力并不太高,但他们却能够两次团灭蒋游的队伍,蒋游可是霸气雄图在神之领域的会长,其他人也都是公会的一流高手,他们代表的是网游中最高端的水平阶层。在这两次冲突中,战术,还有君莫笑的强力支援发挥了不容小觑的作用。

散人,会变形的武器,全面压制的技战术能力……

这人不是个普通玩家。

张新杰显然分得清职业选手的主次,他不欲采取在网游里追杀君莫笑或是副本竞争的手段,而是选择与叶修定下赌约。一场团体赛,叶修若是输了,就承诺不再碰霸气雄图的副本记录,他若是赢了,就由霸气雄图赔付稀有材料。

以他豪门战队副队长的身份,张新杰显然有着一次性解决麻烦的信心。

然而事无绝对,就是这一场张新杰自觉十拿九稳的赌局,他竟然输了。

不止是张新杰颇感意外,事后连霸图队长韩文清都对此感到了诧异。以张新杰的个性,训练请假自然会百分百地交代理由,韩文清当然也知道公会那边的事情始末。只是网游争端而已,韩文清并不在意,没想到连张新杰都栽在对方手下。

“对方实力之强超乎我的意料。”张新杰解释道。

“有多强?”

“职业水准。”

“笑话,职业水准跑去打网游?”

韩文清点开对战录像观看,张新杰的队伍带着的是公会的高手,对方那边则是散人、枪炮师、剑客、流氓和刺客的配置。一开始刺客玩家的垃圾表现显然看得韩文清直皱眉头,但他看着看着,特别在剑客流木出手的位置重播了几次,陷入沉思。

无他,对方的表现实在是太华丽太精彩了,颠峰时期韩文清当然也可以做到同样水准的抗衡,但现在,连他都没有把握。

韩文清与叶修同期出道,都是职业联盟的第一代选手,作为职业圈豪门霸图战队的队长,与叶修的嘉世针锋相对了八年,他、叶修与皇风战队已退役的初代队长郭明宇一并被称为第一批登上神坛的顶尖选手。如今职业圈也只剩下他作为第一赛季出道的战队队长坚持至今,却已不再是职业的黄金年龄了。

他反复观看录像,内心做出了判断。神级操作,毫无疑问,若这不是对方误打误撞蒙出来的操作,那对方必然拥有不俗的实力,而且绝不止是职业水准而已。

联盟中能达到这种水平的有几人?

“流木在这一场里没有发什么消息,但据之前和他交过手的人说,这人话很多,语音,文字泡,都很多。”张新杰补充道。

剑圣以后,话多的剑客已经成为荣耀的一种流行。

但这个流木……

“你在暗示什么?”韩文清看了张新杰一眼,除非十拿九稳,否则他的副队不会轻易的说出最后的结论。

果然张新杰没有回答韩文清,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君莫笑手里那把武器,是完全改变散人格局,足以让这个死灰玩法复燃的武器。风梳烟沐,或许没有那么显眼,但也看得出极高的战术智商和配合意识。尤其是和君莫笑之间。”

话说到如此,张新杰觉得已经把他的推测都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他推了推眼镜,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手下鼠标一移,光标往录像的进度条一点,正好停在千机伞变形的画面,他看了一会儿,说道:“其实你心里早有定论的吧?”

叶秋。苏沐橙。黄少天。张新杰在心里暗道。

“这个武器,摆明了就是为散人所制。但是,散人拥有这样一件武器,只是解决了一半的问题。一个强力的角色,除了角色本身,更需要角色身后的操纵者。

“目前的联盟里,有谁最适合做散人这样的多面手呢?”

韩文清顿了顿,显然也想到了一个人选。

“毫无疑问,喻文州。他素质全面,虽然手速不行,但是用这个多面手的职业来策应全队,应该足够了。”他笃定地说。

银白与深黑的辉光交际出现,淡色调的光影在视野里晕染开来,飘拂的袍角慢慢落下盖住脚面,张新杰在愕然中连眼镜都微微滑下鼻梁,石不转默然无语地望着自己的搭档,眼神透着些不言自明的意味。

大漠孤烟表情微微扭曲,一脸欲言又止。

两个账号在操作者身边旁听到这里,终于觉得不能忍了。

评论 ( 23 )
热度 ( 24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