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4)

第三章 善恶何解

 

“死者的胃里灌满了海水,但这不一定是因为死者溺亡于大海。还有可能是管家先生把事先准备的海水注入浴缸,淹死他的主人,然后放掉了海水。事后他被邻居看到在庭院浇花,很可能就是为了掩饰被水弄湿的衣服。

 

“银行家在夜晚死去,流浪汉睡在桥洞。按理说下了一夜的大雨,道路泥泞,脚印也应该被雨水冲淡,然而护卫队员所发现的脚印却非常清晰,仿佛脚印才被踩出不久,这显然不合常理。何况流浪汉已经贫困潦倒,他又怎么会有积蓄去买什么镇中独一无二的新鞋?仅凭脚印断罪就已经太过武断,犯罪动机的推断更是缺乏令人信服的依据。

 

“所以,我觉得,这两份罪状书,全都判错了!”

 

无辜者不应冤死大牢,犯罪者也不该逍遥法外,他们将两具僵尸的位置调换。刚一走出牢房,倏然身后“咔嚓”一声,莫雨回过头,见唯一这间原本空挂锁链的牢狱也被锁了起来,执事僵尸浑身僵硬地躺在干草堆上,一动不动。

阴风过堂,墙壁高处油灯刹时依次燃起,幽幽的蓝色火焰照亮这间阴暗的石室,穆玄英在大风中以长袖遮在脸前,忽然察觉有什么东西从半空中掉落下来,他睁开眼,从地上捡起一份残破的羊皮纸卷。

 

《善恶何解》

「僵尸陶寒亭时常感到困惑。

恶人逍遥法外,无辜者亦常蒙受冤屈,世人如何区分善恶?世人如何区分黑白?

判定者自身立场善恶难辨,又如何能去分辨他人是非对错?

若是有一人,他做过许多善事,也做过许多十恶不赦的恶事,该判他有罪?还是判他无罪?

善恶难分,善恶难辨,善恶难解。」

 

穆玄英缠回绳带,将纸卷放进斗篷内侧的衣袋。

“莫雨哥哥,我好像做错了……”他微微犹豫起来,“我反驳《判决书》的理由,说到底,这些只是我自己的推断。和判决书里的信息一样,都是自己推测出来的。可能、或许、我认为……这些都是我的主观臆断,管家先生被我冤枉了,流浪汉先生就是真正的元凶,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坚持你的选择,既然已经得出了结论,就相信自己。”莫雨回道,他声线沉稳,显得意志坚定,“不要被其他的猜测影响你的判断,除非你找到了更有力的证据驳倒自己。”

 

管家是凶手吗?可能是,可能不是。

流浪汉是凶手吗?可能是,可能不是。

 

世间是非黑白,很多时候,外人是无法获得全部真相的。

万事难以尽善尽美,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一以贯之,这便足够。

 

石室的震动打断了两人的交流,地动墙摇,碎石滚落,只闻裂石钻地之声不绝于耳,关押执事僵尸的牢狱轰然炸开,莫雨露出诧异神情。

“什、什么情况?”穆玄英担忧道,“莫雨哥,我们快逃!”

“等等!”莫雨拦住了他。

一时间地底牢狱烟尘纷飞,尸体的腐臭气味越发鲜明,穆玄英呛得咳嗽不止,朦胧的视野中,隐约见得一道小山似的黑影缓缓显现,随着碎骨啖肉的咀嚼声越发鲜明,莫雨抬起头,缓缓唤出对方的名号:

“食尸鬼。”

 

“嘿哟,小子不错啊,竟然识得和尚的身份。”对方赞了一声。

烟尘散去,穆玄英终于看轻牢狱中的情形,原本关押着执事僵尸的牢房内侧石壁被破开了一个大洞,碎石遍地,一个身形仿若巨怪的家伙站在牢中,眼如铜铃,赤面獠牙,身躯弯驼,脖上挂着一串人骨骷髅,穆玄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惊恐地看着食尸鬼手中抓着执事僵尸的半截身体,至于另半截,很显然刚被他嚼碎了咽下肚里。

食尸鬼把僵尸剩余的部分扔到嘴里,嚼得津津有味,一边还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过牢外。

“哦?外边还有食物。”他说。

穆玄英被他看得一个激灵,从脚底直接炸到了马尾尖。

“别害怕,食尸鬼不吃活人。”莫雨冷声道。

“的确的确,和尚不吃活人,小少年,你不必害怕。”

食尸鬼笑呵呵地拍了拍肚皮,倏然那条又长又细的胳膊穿过铁栏,劲风吹得两人额发飞起,穆玄英“啊”的叫了一声,怔怔看着对方一把抓住椅上的流浪汉僵尸,单手攥紧,只把僵尸攥得肢体彻底变形,细长到足以穿过栅栏,才收回手,又吃了流浪汉的尸体。

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咀嚼声回荡在两人耳畔,食尸鬼满足地舔了舔嘴唇。

“食尸鬼吃僵尸,哈哈,聪明的食尸鬼也可以把活人打死,只要是死尸,食尸鬼就爱吃。”他笑着说,饶有兴味地看着穆玄英强忍恐惧的模样,注意到莫雨似乎时刻戒备着自己,食尸鬼宛若意兴阑珊地摇了摇头,看着莫雨说,“你,和尚一点兴趣也没有,打死了也不能吃。”

莫雨的身躯紧绷。

 

诶?

这话是什么意思?

先是说,自己可以打死活人,吃活人留下的尸体。

然后又说,他无法在杀死雨哥之后,吃掉他的身体。

 

如果雨哥不是活人,那食尸鬼就不会说“杀死”他。

如果雨哥是活人,那为什么“被杀死”了之后,食尸鬼无法吃掉他?

 

……口误吗?

穆玄英思绪纷杂,只得出了个不是结论的结论。

 

似乎察觉到穆玄英的疑惑,食尸鬼笑了起来:“哈哈哈,人类小子,和尚可是智者,智者是不会犯错的。”

 

“唧唧歪歪这么半天,你到底想做什么……食尸鬼,说出你的目的!”莫雨表情危险地沉下眼,高声厉喝。

“呵呵,小家伙,别这么着急。”食尸鬼走道牢门前站定,他的手探出牢笼,伸直手臂。

穆玄英站立的位置正处在食尸鬼手臂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外,他拧起眉头,复又谨慎地后退了一步。

“这样吧,依照黑暗城堡的规则,你们陪和尚赌一局如何?”垂涎的目光片刻不离地紧盯着手提南瓜灯的小小少年,食尸鬼自知无法突破铁栏的禁锢,收回手臂,“你们若是解开和尚的谜题,我把探索二层的道具给你们,若是解不开——”

 

穆玄英咽了咽口水。

 

“人类小子,你就给我当口粮,如何?”食尸鬼笑起来,“不用害怕,小朋友,和尚以仁慈为怀,保准让你死得舒舒服服的,一瞬间,行不?保证半点感觉都没有。”

这牢狱的铁栏建得极为结实牢固,被食尸鬼几次摇晃都分毫不动,对方似乎也知晓凭他的力气无法撼动铁牢,镇定地站在牢内一侧,没有更多白费功夫。

 

“你的谜题……说出你的谜题。”穆玄英抬起头,看向食尸鬼。

“毛毛!”莫雨露出不赞同的神情。

食尸鬼又“嘿嘿”笑了两声,赞扬道:“好小子,有勇气!”

 

“没关系的,莫雨哥哥。”穆玄英对他安抚地笑了笑,少年的笑容不染半分阴霾,颇有几分不喑世事的天真意味,“不用担心,这就是个游戏啊。”

“……”这不是游戏!莫雨微微咬牙。

“……就算不是游戏,我们走进城堡时也看到了,如果天亮之前无法解开所有的谜题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会永远沉沦在黑暗中……这就是死亡的意思了吧?”

“不。”莫雨反驳道,他深深回望穆玄英诧异的目光,低声道,“沉沦黑暗……这比死亡更加可怕。”

“那我们就更该把谜题解开了。”穆玄英弯起眼眸,开朗道。

“……”

 

“食尸鬼,说出你的谜题吧。”穆玄英又一次重复道,这一次莫雨没有阻止。

“你这人类倒是有意思。”食尸鬼在铁牢内盘膝坐下,笑眯眯地摸着他圆滚滚的肚皮,说,“这世间常人啊,就该跟你似的,顺势而为!咱们啊,就不能成天纠结一些没啥子意思的问题,你们瞧那僵尸陶寒亭,他就是庸人自扰。这善尸恶尸,无论他们生前是善是恶,是大好人还是大恶人,死了以后,不还都是全进了和尚我的肚子里了吗?所以说,区分善恶又有什么意思呢?”

“为了人世间的正义,但求无愧于心。”穆玄英眨了眨眼,“我们分辨善恶是为了惩恶扬善。大家和睦相处,守望相助,生活才会越来越好。”

“这善人恶人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分辨得出的,小子,你又如何能保证能惩恶扬善呢?”

“这个……”穆玄英沉吟片刻,“时间久了就能看出本性吧……从一个人的行为举止,一言一行,总能分辨出来的。”

“那你又如何确信自己是善人,而非恶人呢?有些事情,你以为你做的是对的,却会伤害到别人吧。”

“我……”穆玄英一顿,慢慢迟疑起来。

 

“哈哈哈哈……”食尸鬼大笑起来,“人类小子,现在告诉你我出的谜题吧,仔细听好了。”

 

「一座城镇生活着一群人类,有的人是好人,有的人是恶人,镇子里至少有一个恶人。

每个人都能够分辨出别人的善恶,却无法判断自己究竟是好人还是恶人。

每天白天,城镇里所有人类都可以观察别的居民是好是坏,等到夜里,如果意识到自己是个恶人,他就会变成恶鬼。

第一天晚上,没有人发生变化。

第二天晚上,也没有人发生变化。

第三天晚上,有人变成了恶鬼。」

 

“人类小子,你说——”食尸鬼低下身子,两颗眼珠如巨大灯泡一般散发出幽幽黄光,他紧紧盯着穆玄英,拉长了声调,慢悠悠地问道,“这个城里,最初生活着几个恶人?”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