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莫毛]Happy Halloween(13)

第十二章 死神契约

 

穆玄英一看地图,心里就猛地下沉。

他绕着自己所在的平台转了一圈,努力寻找有没有别的机关,一无所获,但发现羊皮纸上“YOU”的墨迹跟随着他移动的方向也微微移动起来。

这个地图能够随时体现一个人的位置吗?

对方是否拥有同样的地图?

思绪混乱地不断猜测,穆玄英看了看一片漆黑混沌的四周,不禁感到有些惶然地攥紧了纸页。

被追上的话,会发生什么?

 

他尝试推动摆在两边通路前的路障,巨大的石板像是被钉死在地面上一般纹丝不动。平台的护栏拉得很高,间柱之间的缝隙却刚好不能让他通过。再说外面一片虚无,往下看去都找不到地面存在的痕迹,就算能够翻过护栏也是毫无意义的。

这就像是笼中鸟一般,然而他连像鸟一样飞出牢笼的能力都没有。大概正因如此,上方没有任何遮拦。穆玄英抬起头,头顶的景象也如沉沉夜幕,全然是一片看不出远近的黑暗。

 

穆玄英只好徒劳地在平台里转来转去。

 

就在这时,他发现“他”移动了。

 

若将所有平台按顺序编号,以图中最上方的平台为A,按顺时针依次编号B、C、D、E,中央平台编号为F。


“他”的第一步,从F移动到C。

 

就在“他”的位置停留在C的平台那一刻,嗡嗡嗡的声音自很远的地方传来,由远及近,从地心一路传到脚底,平台猛地摇晃起来。

“呜哇哇——”

南瓜灯歪歪摆摆,穆玄英在震动中手忙脚乱地稳住身体的中心,蓦然感觉到眼前的阴影似乎消失不见。他抬头一看,愕然地发现路障缓缓下沉,“咔”一声,顶端分毫不差地嵌进地面的凹槽。

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图,果然“他”在到达C平台之后就再也没有移动,墨迹安静地停留在原处。

穆玄英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周围的情景毫不改变,包括路障的机关也都没有再被启动的迹象。

 

这是代表只要自己不做出下一步动作,这里就再也不会发生变化的意思吗?

 

当前自己的位置在B平台,B的通路连接两个方向,分别是A和C,“他”现在位处C平台,为了不被“他”碰见,穆玄英只好选择通往A平台的道路。

哒、哒、哒。

抬步踏上走道,身旁两侧依旧是幽深得宛若能把人吸进去的黑暗虚空,没有风,耳边只听得见他自己的脚步声。靴底踩在砖面的声音空旷地回响着,当袍角飘离平台的那一刻,随着“轰隆隆”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动,身后的路障再度升了起来。

穆玄英的身影顿了一顿,他没有回头,而是选择继续前进。

 

翩然起伏的袍角垂落至离地约莫一英寸的位置,脚步抬起,手中提的南瓜灯摇摇晃晃,淡色的火光映在肌肤,照亮了他的半边侧脸。

 

忽然间有如福至心灵,穆玄英蓦地回想起自己的来历。

隐约记得晨间的他似乎还在为着当夜万圣节的庆祝祭典做着准备,后来不知怎的冒出个想去山里吓一吓过路行人的点子,便一个人离开镇里,偷偷跑到了森林。

森林枝叶繁密,哪怕正处白日,阳光也难以穿透树叶的层层阻碍,仅在绿影掩映之际洒下几点金色。他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一时脑筋发晕,只觉得森林深处散发出一种魔性的奇妙气息引诱着他一路前进。无法停止脚步,无法停下深入未知之地的步伐,他的精神越来越恍惚,意识越来越模糊……

醒过来时,眼前就只剩下这片虚无缥缈的黑暗了。

 

A平台的形态与B平台几乎别无二致,穆玄英到达以后没有忙着观察四周环境,而是立刻摊开地图,双眼紧紧盯着代表对方的墨迹。

 

“他”从C移动到了D。

 

自己所在的A平台拥有三个通道,分别连接着B、E、F三个平台。

“他”所在的D平台也拥有三个通道,分别连接着C、E、F三个平台。

A、D两个平台都能够通往E、F平台,如果为了避免自己移动之后一轮与“他”碰面,此时穆玄英就必须选择重新回到B平台。

 

思及此处,穆玄英的心不断下沉。

并非是由于自己不得不重回B平台,而是他发现对方很可能与自己相同,拥有时刻知晓对方动向的能力。

若非如此,自己就不会连续两次被“他”的行动路线逼得不得不选择唯一可行的躲藏方向。

 

在同样知晓对方动向的前提下,先行的追击者很显然拥有主导权。

换句话说,自己会被追上。

 

简单地推导一下就能明白,“他”移动到D,然后自己移动到B之后,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再下一步,“他”一定会从D回到F,此时无论自己是从B移动到C还是A,接下来都会被从F出发的“他”抓住的。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决定的权利……”

穆玄英喃喃道,他看了看四周,渐渐觉得有些寒冷。

阴冷的气流顺着脚底一路攀升,随之而来的一些属于黑暗的负面情绪也一点点缠绕上来,慢慢地收束住规律跳动的心脏,自胸腔内越发感受到一种闷窒难解的痛苦。

 

砰砰。砰砰。砰砰。

他隐约觉得那是个很熟悉的感觉。

 

在第二次踏上回廊时,又一段遗失的记忆回来了。

 

原来失去意识之后他并非直接来到此处,而是迷失在了森林深处。他醒来以后天色已经漆黑,加上周身没有半分人类活动过的迹象,他只好往山上的古堡走去。

穆玄英不自禁地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陌生的森林和从未听说过的古堡……城堡的大门在他进入之后立刻关闭了。现在看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刻意引诱自己进入的陷阱。

漆黑的鬼神雕塑、充满了魔性魅力的鲜艳油彩、隐藏着油画之后的机关、通体染血的布娃娃,一切事物都只能让人心中的不详预感越来越浓。

然后他遇到了一个自称莫雨的神秘少年,在自己在黑暗中被人袭击之后。

 

莫雨是什么人?

“他”会是莫雨吗?

 

穆玄英在B平台站定,拿起地图,看着代表对方的墨迹从D移动到F的位置。

哪怕此刻黑暗吞没一切光线,他还是站在护栏的边缘遥遥向着对面望去,或许只是心理作用,他感觉对面也传来了格外灼热的视线。

 

如果自己一直站在这里不动,那“他”也就没有办法碰见自己。

是的,那样就安全了。

穆玄英这样想着,然后转过身,走出平台。

 

“你为什么还在前进?”黑暗中传出一个声音问道。

“按照你的规则,现在应该是该我走了吧?”穆玄英回答。

“小朋友,你很聪明。”那个声音说,“你应该知道,这场游戏你必输无疑。”

“是的,我知道。”穆玄英这样说着。

他一步一步向前迈进,每走过一步,脑海中遗失的记忆拼图就被找回一块,论罪判决、牢狱对答、圣餐与南瓜糖、魔女的人偶、潮升明月、狼人惊魂、迷宫与四个出口、纯白的雕塑展览厅……种种画面逐一闪过眼前,他步履平稳,神情镇定。

“‘他’会杀了你。”那个声音说,“就算如此,你也不想停下来吗?”

“为什么你认为‘他’会杀了我?”穆玄英反问。

“你认为‘他’不会这样做吗?”那个声音笑了起来,“这里是混沌的空间夹缝,本就虚无一物,是我让这里出现了六个彼此相连的封闭平台。如果我告诉‘他’只要在时限内杀死另一个人,我就带‘他’离开这里,让‘他’免于被放逐此处凄惨死去的下场……小朋友,你说,他会如何?”

 

穆玄英站住脚步。

“终于改变主意了吗?”那个声音似乎如愿以偿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穆玄英愤怒地喊道。

“为什么呢?是啊,为什么呢?”对方用故作苦恼的语气慢条斯理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浓郁的恶意毫无保留地传达了过来,“因为这是死神的试炼啊!”

 

空间中猛然吹来一阵气息阴冷的狂风。

眼睛被风吹得几乎睁不开,一路陪伴着他的南瓜灯不慎被吹落到黑暗中,很快就失去了影踪,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穆玄英忙把手挡在眼前,衣袍长发俱被吹得烈烈飞起。

一张纸飞到他的手中,穆玄英有些愕然地张开眼,却见狂风也随之平息。

 

那是纯黑的纸页,猩红的墨迹散发出幽幽血光。

 

《死神契约》

「传言死神无所不能。

伟大的死神能够听见灵魂的声音,听见人们内心深处发出的悲鸣。

善良的死神完成了灵魂的愿望。

是的,对对,就是这么美好的故事。

 

只不过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小不足。

憎恨、厌恶、嫉妒、贪婪、傲慢、懒惰、绝望、愤怒、恐惧、狂乱。

只有最强烈深沉的黑暗情绪能够唤来死神。

 

与死神签订契约的人必须舍弃一切人世之禁锢。

无论是纯洁亦或邪恶,痛苦悲哀亦或自我放逐的灵魂,都将被逐步吞噬直至彻底沦陷入黑暗的世界中。

 

永远吗?会是永远吗?

啊,是呢。如果无法通过死神的试炼的话,或许就是永远了吧。」

 

冰冷的感觉已经占据了穆玄英全身的神经,他绞尽脑汁地回忆起自己在城堡中所遇见的一切,努力从中找寻线索和证据,突然意识到许多被他有意无意忽略的细节。

冰冷的体温,对鬼怪的熟识,食尸鬼的暗示,还有种种不合常理的认知和表现……

他真的不是人类。

 

“莫雨……他是和死神签订了契约的灵魂?”他喃喃自问。

“恭喜你,推理正确。”虚空“啪啪”地传来凌乱的几声鼓掌声,“准确来说,应该是恶灵。”死神纠正道。

“恶……灵?”

“心中藏匿着过多的怨恨和执念的话,灵魂就会堕落成怨灵。”

“……”

 

穆玄英扔掉纸页,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这样真的好吗?”死神惊讶地抬高了声线,“你将沦为这场试炼中牺牲的祭品,你会甘心吗?”

“那又如何?”

“哦?”

“我说,那又如何?!”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莫雨哥哥岂不是会死?”

 

“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温柔的人,虽然有时候冷冰冰的又不太讲理,但我是真心把莫雨哥哥当作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来看待的。一见如故……大概是这种感觉吧。虽然还有好多有关他的事情我还不了解,他有什么悲伤的过去,为什么会变成恶灵之类的……”他垂头道,“但是我很珍惜他,不想看着他在这里死去。”

“哪怕代价是你自己的生命?”

“既然说了我是祭品,死神先生,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逃出去的希望吧?”

“我可没有这么说。”死神狡猾地应对着。

“那要我对莫雨哥哥心怀怨恨地停在原地吗?”穆玄英笑了一声,“他会因我的报复而痛苦地死去,然后我和你做交易,再牵连一个新的牺牲品?”

 

“我拒绝。”

 

如果只有一方生还的机会,那他宁愿让莫雨离开。

 

“心中充满光明的孩子,真是令人感动的自我牺牲啊。”死神似是听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话语一般大笑起来,“我只希望在不远的未来,你不要因为你此时的选择而感到追悔莫及。”他用一种说不清是否是恶意的语气调侃道。

“……不劳您费心了。”

 

“如果你有需要,可以随时呼唤我。”死神说。

“我不会!”

我不会的。

穆玄英在心里重复道。

 

死神不再说话,说不定他此刻还在窥探着他们。用一种猫捉老鼠的视线,高高在上又充满怜悯地看着他们挣扎。

唯一的光源已经失去了,所幸身前的道路只是单行道,他只需径直前进就好。

 

穆玄英在黑暗中胡思乱想。

这里真的好黑啊,什么都看不见,如果不说话的话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了。莫雨哥哥是怎么在黑暗中看地图,然后找到正确的道路的呢?是直觉?还是说恶灵都能够在黑暗中视物?

感觉似乎是走到了平台,身后传来路障升起的响动,穆玄英在原地站定,旋即盘膝坐了下来。

其实不太希望莫雨哥哥能够看到黑暗中的情景。

莫雨哥哥很可能还不知道他追杀的人是谁,什么都看不见,这样下手就不会有犹豫了。

我也能……不用面对他对我举起刀的情景了。

 

其实很怕死。

一点也不想死。

有很强烈的活下来的欲望,所以才会面对那么多离奇恐怖的场景之后依旧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只想好好地和莫雨哥哥一起离开城堡。

如果那时候听影先生的话直接离开城堡会怎么样呢?被诱惑了掉入一个新的陷阱里?还是真的能够独自安全离开?如果自己离开的话,莫雨哥哥会在这个房间遇到什么呢?会有新的祭品吗?

但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放心地留下莫雨一个人在这里。

所以没有那么多的可能。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无限延长,空气都变得静止了。

彷徨?亦或是恐惧?无数情绪纷纷乱乱,逐渐归于寂静的虚无。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很久,或许时间才走过短短瞬息,他慢慢阖上眼,时间感与五感一齐渐渐消弭于幽寂的空间中。

 

哒、哒、哒。

 

是莫雨的脚步声。

不疾不徐,但充满了决断力的凌厉步伐,毫不拖泥带水,正与他那种干脆利落的作风如出一辙。

穆玄英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

路障在莫雨的身后升起,旋即复又沉入地面,这是代表当前是自己可以任意选择方向的场合。

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悄无声息地站起身,在冰凉的地面坐了一段时间,血液流通不畅,双腿都有些酥麻了。但他还是很稳地站了起来,刚抬起手,很快又放了下来,动作间隐约有些衣料摩挲的动静。

非常细小的响动,但他知道莫雨能够察觉到。

 

莫雨向他走了过来。

 

那一瞬间穆玄英弯了弯唇角,眼眶酸涩异常。

他很想微笑,但又担心自己失控地发出声音,他安静地听着莫雨的脚步声,然后在这种声音里闭了闭眼。

 

掉入死神房间以后,也不知道莫雨有没有和他一样短暂地失去的记忆。如果有的话,会有想起自己的时候吗?

很卑劣的想法,就算让他亲手了结自己也好,至少……不想被永远忘记。

 

就在对方的手似乎将要触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

已经能够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有那寒凉又冷清的气息。

就在那一瞬间,光明自黑暗深处穿透而出,有如宇宙初开那一刻无声无息又声势浩大的爆炸一般,光线从一个严密炽热的奇点四射而出,仅呼吸间就照亮了整个世界,紧紧阖上的眼睑透出淡红的肉色,哪怕紧闭双眼也能感受到这种过于强烈的光线。

 

“哼,原来是那个家伙。”死神冷哼一声。

穆玄英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地按了一下,旋即,身边那属于莫雨的气息就悄然远离了。

 

随着震耳欲聋的尖啸声由远及近,宛如一颗彗星猛地扎进地面,有着精美石刻的地砖在轰然声中片片碎裂,一杆通体洁白的骑士长枪深深地插入乱石之中。

 

“玄英——!!!”

是熟悉的声音,让人熟悉的呼唤声。

 

他诧异地睁开双眼,黑暗中待得太久,此刻蓦然暴露在在过于强烈的光线下,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晕黑的光影。他使劲地眨了眨眼,看清眼前正将长枪拔出地面的男人的背影,顿时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

“谢叔叔!”

“玄英,没事吧?”来人正是穆玄英的养父,谢渊提起兵器,目光关切地将穆玄英看了一遍,见他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之外并未有什么外伤,不由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穆玄英连忙点头,有些急切地开口道:“谢叔叔,我……”

“我知道。”谢渊打断他,扛起长枪,眼神凛冽地看向平台另一侧渐渐出现的高挑身影。

混沌的空间在黑与白之间不断扭曲,若说穆玄英与谢渊所站立之处被光明笼罩的话,那另外一边就是黑暗统治的漆黑世界。

漆黑的眼眸,漆黑的长发,这是多么邪恶的色彩啊,属于死神的颜色。

莫雨站在死神的身边,没什么表情地看了过来,远远地凝视着他。

 

“死神!”谢渊咬牙切齿地喊道,“你可真有胆量啊,竟敢动我的家人!”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死神笑了起来,“光明神在人间的代行者,无能教皇的唯一依靠……难得你还有这个精力发现一个夜里走丢的小小养子,昨日可是群魔乱舞的万圣节啊。”

“这次先不跟你算账,滚回你们暗黑神的老窝去。”谢渊冷声道。

他牵起穆玄英的手:“玄英,我们走。”

“小朋友似乎还对这里恋恋不舍呢。”死神语带调侃。

穆玄英有些焦急:“谢叔叔,莫雨哥哥可能会被死神害死的……”

“不用管他!”谢渊大喝,他察觉自己的语气过于严厉,稍微缓和了态度,沉声道,“玄英,你不比为那个小子担心。”

穆玄英回过头,看见死神身边的莫雨静静站在原处,一点跟上来的迹象也没有。深红的瞳孔正满怀杀意地盯着谢渊的身影,见他看了过来,眼中的温度才慢慢变得和缓。

“毛毛,别担心。”他说。

穆玄英猛一恍惚,好似神智浮上天空,瞳孔失去焦距。

 

他的意识回到了那座华美靡丽的古堡大厅,寂静燃烧的烛火,鲜艳奇诡的画作,深沉厚重的天鹅绒帘幕,他的双脚踩在闪闪发亮的大理石地面,抬起头来,正好能看见楼梯平台一字摆开的鬼神雕塑。

 

巫妖、食尸鬼、魔女、黑猫、僵尸、狼人、巫师、吸血鬼……死神。

 

在吸血鬼与死神之间,此刻空台座的上方浮现出一个漆黑的影子。

头生双角,背生蝠翼。

 

“那小子在黑暗的环境待得太久了,他已经彻底被同化,变成恶魔了。”

谢渊的声音传入耳畔,穆玄英顿时回过神来,眼中不由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光彩。

 

“为什么?我不是也和他一起在城堡活动?”穆玄英质疑。

“不止是现在!”谢渊想也不想地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凭他身上怨气积攒的程度来看,死了至少五年了。怨气深沉到注定永不超生的死灵本来就算是半个黑暗居民,何况是和死神契约过的?哼。”

只需要一个的契机,就能引发质变。

“这种穷凶极恶的黑暗生物……玄英,你以后碰都不要碰。”

听着谢渊用深恶痛绝的语气说出的告诫,穆玄英低头张了张口,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有什么立场反驳呢?每一年每一年,他都能听说教团的光明骑士们死在黑暗生物的手下。身为圣骑士的养父谢渊,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些妖魔了吧?

 

“穆玄英。”死神轻轻念出他的名字,低声笑了起来,“能看到我们的雕塑,看来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啊。”

“你没必要打他的主意,他是不会跟你走的。”莫雨没有回头,看着穆玄英说。

死神饶有趣味地看着莫雨,似笑非笑:“你倒是对他很有信心。”

 

“废话。”

一直到穆玄英的身影消失在光明的尽头,他才冷淡地开口。

“从生到死,他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他的生命属于我,永远都逃不掉。”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