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28)

第二十八章

 

骄阳烧灼着大地,黄土覆盖嶙峋的山石,生命顽强的植物从石缝钻出,墨绿的叶子萧疏萎蔫,上面一层灰扑扑的包浆。

日晕在视野尽头投映出金色的光芒,不小心注视得久了眼前的景物就摇晃着渐渐变黑。君莫笑下意识地眨了眨眼,思维正处于凝滞迟缓的状态,一叶之秋的一句话把他神游天外的思绪猛地拽了回来,清凌凌一片凉意。

“叶修第十赛季不打算加盟联盟的战队?”

这是个问句,用的也是疑问的口气,但君莫笑偏偏从中听出了笃定的意味,仿佛在说着“我很了解叶修,我知道他的想法,我能推测他对未来的规划”似的。

“差不多吧,但他还在斟酌。”君莫笑说,“一年半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也承认一叶之秋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准的。叶修既然打算回职业圈,就肯定不会甘心仅仅就去打个酱油而已,至少也要做出点成绩。

而说实话,近几年嘉世在联赛中的成绩并不算太出彩,甚至这个赛季的表现大失老牌豪门的水准。那些俱乐部都是很功利的,管理层看不出嘉世战队在比赛中内部不合的龌蹉,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位已经不是职业黄金年龄而且将远离职业赛场一年半之久的老将付出太多。就算有中下游小战队愿意邀请他,叶修也要斟酌自己和这个团队配合提升的空间能有多大,俱乐部愿意给他多大的指挥权限。

等待俱乐部橄榄枝的不确定性太大,自组战队的优势是自己当家作主,劣势是缺少了俱乐部的资本支持。

独自打造一个完整战队的成本高到普通人难以想象,绝非寻常玩家刷刷副本就能搞定的。有些稀有材料的爆率低到全服一年也才出十几个的地步,却可能是某件重要装备的必要构成。

像是战矛却邪尾端镶嵌的宝石名为赤金珠,是70级野图BOSS龙骑士克塞拉的掉落物。这个BOSS只出现于70级练级区龙之谷布鲁塞尔,被击杀后再次刷新的冷却时长为一周,掉落概率只有5%左右,一年只出两三颗。也只有实力雄厚的大公会才能弄到这种稀有材料中的稀有材料了。

现在看到了寒烟柔……一叶之秋猜测叶修是打算自己组建战队了。

叶修他虽然不吝啬指教新人,但教得细致到可以算是徒弟的……就一叶之秋所知,他退役前也就嘉世青训营的邱非。

其实副队刘皓也算,但一叶之秋已经厌恶得下意识排除了他的名字。

“你们那儿最近呢?”君莫笑问。

一叶之秋顿了一下,侧过脸看向散人。

他眉梢微挑,意思很明显:这跟你有关系吗?

君莫笑很快找到继续交谈的理由,干咳了一声:“叶修有看嘉世的每场比赛。”

前段时间嘉世的表现不太理想。

“联赛的所有比赛他都会看,从第一赛季起。”一叶之秋淡淡地说,联盟二十支战队,常规赛期间每周两两捉对十场同时对局,叶修赛后都会逐一观看研究,这是八年来的老习惯,经年不缀的积淀才造就了如今的荣耀教科书。

那一瞬间君莫笑感到了强烈的郁闷,原因是自己对搭档的了解程度远不如一叶之秋,这差距源自于他无法触及也无法干涉的过去,就在自己沉睡的那十年……

一叶之秋看了君莫笑一眼。

“孙翔近期的状态不错。队内都有意向进一步磨合。”这是说刘皓他们也对孙翔非常配合的意思了。

孙翔个性年轻气盛,但也有点过分纯粹的意思。他不像叶修管着队内方方面面,刚从狂剑转型战法不久,孙翔一心只想提高自己的技术当好他的王牌ACE,正好对刘皓看重的队内权利毫无兴趣,完全不在意自己这个队长被架空,甚至还庆幸其他事情有别人包办。

账号关心自己操作者的事情,战队和联赛都要退个一射之地,孙翔和叶修是风格截然不同的选手,他自己乐得轻松,一叶之秋当然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只作壁上观。

他的眼光非常精准,接下来几轮常规赛嘉世的表现越来越好,不过当前一切还是未知数,君莫笑先是为一叶之秋没有选择跟自己继续呛声而感到小小几分荣幸,旋即不太理解他过分冷静的态度,这种回答太公式化了,一点个人的感情色彩也没有。

“你对孙翔怎么看?”他试探地问。

“现在没什么看法。”一叶之秋慢悠悠地说,像是漫不经心地一句敷衍。

其实这是很诚实的回答,存在越久的账号卡阅历越丰富。按人类的方式计算,对于十岁“高龄”的一叶之秋来说,他仅认识孙翔不到一个月,互相之间了解不多,孙翔的实力还没自己厉害,加上二者都不是热衷于交流感情的个性,可以得见他们之间要熟络起来得是一场水磨工夫——急不来。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和你不一样……”一叶之秋偏过头,似笑非笑道,“初始号最容易与操作者建立深刻的羁绊。”

账号卡都是从一张白纸的时期走过来的,一叶之秋哪怕自己没经历过也旁观过许许多多后辈的成长。仗着经验和阅历的优势,只要他想,就算不真刀真枪地动手,他也能轻松地在两人相处中占据优势地位。

这话带了些居高临下的调侃意味,如果恶意一点来揣测,说不准还有点笑话“小朋友”的意思。君莫笑抬手蹭了蹭鼻尖,一时间竟为自己此刻不太服气的心情感到狼狈。

这位斗神简直熟谙把聊天聊死的精髓,空气正安静,之前一直默默倾听的寒烟柔适时地开口了。

“你们走这个方向是要去哪里?”

游戏世界虽然尽力模仿自然形成的峡谷,但一个地图会尽量连接多个不同区域。一线峡谷是30-33级练级区,接壤主城空积城和28-30级练级区流离之地。寒烟柔来时的那条岔路通往的是流离之地附近的一个小型的村庄,她原本想去空积城补充药剂顺便维修一下身上装备的,只有主城有出售药剂的高级交易商,不巧碰上从空积城出来带着一群追兵的君莫笑他们。

一线峡谷地形复杂,好在三人移动速度极快,叶修教过唐柔职业选手的高速移动技巧,因此寒烟柔跟得还算轻松,东拐西拐疾走片刻,身后那些大公会的追兵就已经彻底看不见影子了。

现在他们前进的方向不是寒烟柔熟悉的路线,事实上她已经不清楚自己跟着两人绕到哪里去了。

“罪恶之城。”回答的是君莫笑。

寒烟柔吓了一跳,罪恶之城是37-39级的练级区,和她的等级有着7级之差,这么大的跨度下怪物的等级压制已经非常厉害了。如果只是给她一个小怪让她杀当然没问题,但是那是一个很大的练级区,既然是练级区,小怪就非常多,随便走个几步就能招来好几个仇恨,杀一个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非常棘手。

“去那里做什么?”她问。

“40级野图。”一叶之秋说,论对普通区的了解,在场两人都不如他,“枪手暗夜双系,独眼枪手丹比尔,涉及神枪、弹药专家、刺客、盗贼四职业技能。”

野图BOSS,这又和普通的练级小怪是截然不同的难度了,君莫笑和寒烟柔的等级算是第十区领先梯队,但开服至今也才不过刚刚30级而已。

穿过一线峡谷以后是一片荒野,天色不觉间变得昏暗下来,太阳沉没于层层铅灰色的云翳之后,灰白色的枯树扎根于干涸的土壤中,空气闷窒,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

“所以我们要去打丹比尔?”寒烟柔说。

“是我和你。”君莫笑眨了眨眼。

对于70级账号来说,40级野图自然不存在什么等级压制,有他帮忙肯定轻松得多。不过寒烟柔早就注意到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之间的关系没有表面看来那么和平,眉梢一扬,爽快地说:“行啊,舍命陪君子。”

虚拟侧不比现实世界的网游,账号无法自行升级,PVP战斗比PVE活动在大众之间更盛行得多,账号们通常聚集于城镇之间,像是这些练级区就显得人烟寥落了许多。

三人踏入罪恶之城的地界时正好天际落下一道紫色的雷,一闪而过的亮光将这座荒旧的城市照得惨白,高高的铁丝网、萧疏的电线杆、街道上四处是七歪八倒的警戒牌,城门口公告栏上乱糟糟地贴着好些悬赏令,上面满是涂鸦。

空中飘着蒙蒙细雨,细碎的雨珠与冷冷的水雾混杂在一起,黑暗中藏匿着许多充满敌意的窥视视线,如果靠近他们的警戒范围,这些罪恶之城的居民就会拿起武器不死不休地攻击你。

斗神一踏入练级区就与两人分道扬镳,凭借建筑外几处借力跃上楼顶,居高临下地看着君莫笑与寒烟柔在街道上穿行。

雨水顺着弧度优美的脸颊滑到下颌,又是一道惊雷劈过天际,一叶之秋眼神微动,若有所思地看向东城区的方向。

在网游里,有些野图BOSS刷新后若是没有被立即击杀,身边就会慢慢聚集一些普通的小怪,对于玩家来说相当棘手。这往往跟BOSS的个人设定有关,像是烈焰森林的炎女巫卡修在官方的故事背景中拥有很多哥布林随从,罪恶之城的独眼枪手丹比尔是当地黑恶势力的大佬,居民唯他马首。与此相对,一线峡谷的岩之浪人奥磐就是一位个性孤僻的独行侠。

东城区的怪物分布明显较其他方向密集,丹比尔很有可能就在那附近的位置。

尽管有了大致的猜测,但是一叶之秋没有告知君莫笑。账号能够继承操作者的技术,可相关的经验却不会一并灌输到他的身上,这些都需要新生的账号自己去摸索。

不阻止他来到普通区挑战这些怪物的原因也不止是因为能在网游的物品掉率上谋取一点小小的福利……开辟神域新等级地图,挑战BOSS,越级战斗,这都是他以后必须习惯的事情。

不觉间思绪飘远,一叶之秋回过神,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这不是什么特殊照顾,只是不能对叶修和苏沐秋的账号放任不管而已,别的账号起码还有前辈的轨迹可以追寻,可那家伙是散人,现在荣耀世界对散人方面的知识最了解的就只有他和沐雨橙风了。

一叶之秋正满怀不耐地想着,石不转的讯息打断了他的思绪。

[密聊]石不转:你还在下级世界吗?

[密聊]一叶之秋:找我什么事?

[密聊]石不转:后天就是圣诞节,荣耀的任务已经下来了,所有神域成员都要参与。君莫笑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密聊]一叶之秋:对。

[密聊]石不转:那就麻烦你告诉他这件事了,今天内到天空之城领任务,超时后果自负。

荣耀布置给神域账号的圣诞任务……

一叶之秋沉默半晌,忽的黑了脸。

评论 ( 11 )
热度 ( 20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