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5)

Chapter 4

 

沉溺黑暗的梦自那个星夜滋生以后,便牢牢地扎根于苗木诚的睡梦中,蔓生,抽条,若有若无地撩拨着他。

灼热潮湿,香艳旖旎,荒诞不经,分明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却暧昧地缠绕着他的思绪。

有一种被渐渐深入的感觉,他不明白那是什么,但潜意识里传递来恐惧的情绪,似乎在害怕即将遭逢的对待,他总是忍不住感到紧绷,然后战栗起来。

他睁开眼,进入视野的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时钟滴滴答答,窗外万籁俱寂,晓夜空气冷清。

盖在身上的被子闷得人透不过气来,他把手臂抽出来,沉沉遮在眼前,任由眼前重覆黑暗,自我放空良久仍是躁动难消。

苗木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

他起身,扯了扯睡得乱糟糟的睡衣,趿拉着拖鞋向浴室走去。

淋浴间的水雾升腾而起,细细的小水珠四处飞溅,让水声掩去了克制不住的凌乱喘息。

浴帘外洗衣篓里整整齐齐地叠好了他的衣服,搭在最上方是一条内裤,因为布料是深颜色的缘故,很清晰地就能看出白色液体沾在上面的黏稠痕迹。

一直有水珠随着鼓荡的微风从浴帘下溅到外面。

水雾漫上镜面,很快又被一缕一缕的水流洗净,映照出一副活色生香的暧昧景象。

后文:点我

其实,对于思春期的这个年纪来说,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家都会有的……从燥热的梦中醒来,感到无比难耐的时候。

在心里这么开脱后,他单手撑地,站起身镇定地清洗了一番,然后换了身衣服,一边拿着毛巾擦发,一边回到卧室里。

天际已经显现熹微破晓的光度,苗木诚坐在床沿,侧颜在天光下显出绒绒的质感,身影被微薄的光线拉得极长。他低头点开手机,漫无目的地点开了社交软件翻看几页,未读讯息寥寥,不是深夜不眠的夜猫子发昏似的宣告的一些人生箴言和无谓牢骚,就是三三两两的早起党道早安。

浮动的心绪很快平静下来。

苗木诚在想着,像他这样在各方面都特别平凡的人,爱好寻常,个性寻常,更没有什么特殊的长处,就算未来能进入那个被人们评价为“只要能从这所学校毕业就等于拥有成功人生”的希望之峰学园,也很难从中脱颖而出。

只是,这样的他,在这个安静得显得有些寂寞的清晨,也会咬着拇指,带着一点恍惚,带着一点忧虑地确认了一件事。

一个……无论如何也想要寻找到的目标。或者说是幻想更恰当呢?还是愿望更恰当呢?

总而言之,有一件事是可以确信的。

想起梦中那个分明是与自己同性别的男孩子的形象,他挠了挠脸颊,微微心虚地干笑了声。

以后大概只能将为苗木家延承血脉的任务交给小困了。

 

Chapter 5

 

狛枝凪斗,是个很特别的学生。

历届的超高校级幸运学生各有不同,有的人只是偶然中签的一时好运者而已,但有的人确确实实在运气方面拥有一些超乎于他人的特殊经历。

所谓的幸运,便是本应小概率发生的好事以不同寻常的高频率发生在同一人的身上,或是心想事成,或是意外之喜,总归是属于统计学计算中往往被人们摒弃于结论数据之外的误差,或者说被看作是数据杂音的残差范畴内。

总体来说,狛枝的能力其实并不能独断地以幸运一词一言蔽之,当幸运事件以超乎寻常的高概率降临于他身上,不幸事件也以超乎寻常的高概率同时发生。泾渭分明的希望与绝望、光明与黑暗,宛若只有一线之隔的表与里,相生相伴,如影随形。

无论好事,无论坏事,只要是低概率的偶然事件,都有可能以令人膛目结舌的形式成为怪诞不经的离奇现实。

因此……绝非单纯的幸运,也非单纯的不幸,而是更为暧昧不清的、中性代表的能力才对。

在希望之峰校史中,身为超高校级幸运的学生各具特色,狛枝凪斗的特别绝不仅在于他的天赋……或者说特殊命运上,而是他的个人特质。

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名个性随和的散漫学生而已,成绩不算特别出色,也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特长,就像是任何人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不起眼的透明角色一样,能称得上优点唯有他那堪称秀丽姣好的精致容貌与温柔体贴的亲切性格了。

然而,作为超高校级的一员,教师雪染千纱可不会那么天真地以为这就是狛枝凪斗的个性全貌。

涌动在草食系柔软气质中,溢出的一丝若隐若现的不协调感。

人的过去与经历将会影响其观念与品性的塑成,如此特殊的命运,如此充满不确定性的能力,会促使他成长成什么样的人呢?

冷静纵览全局的习惯,无论面对何种降临于己身的意外事件都淡定自如的强大的心理素质,独来独往,心思缜密,很有主见,在计划的策划力与执行力方面都具有十分优秀的表现……长久地观察下来,隐藏在谦恭有礼的外表下,显露出来的是极度自我中心却又极度漠视自我的矛盾一面。

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在时时刻刻将个人价值贬低到了极致的同时却又身体力行地用行动表现出了对自我的绝对自信。

一名看起来很清楚自己存在问题,并且擅于隐藏自己的问题的,问题学生。

她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向身前站立的白发少年。

“所以呢?狛枝同学下课特地来找我的目的是……建议本科的实技考试延期?”

“嗯,是啊。”

夕阳的余晖穿过窗户玻璃,照进教师的办公室。额发的阴影将狛枝那双灰绿色的眼眸隐在黑暗中,他利落地应答着,微笑看向坐在座椅上询问他的年轻老师,眼角的余光却本能般不着痕迹地落在她桌面上的文件上逡巡,同时,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是方才宣布实技考试时班级里众人情绪低沉心不在焉的脸孔。

“最近班里同学们的状态的确比较不好呢……”雪染千纱低声喃喃,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的情绪。

预备学科被谋杀的女学生是九头龙冬彦的妹妹九头龙菜摘,据传她死前曾扬言要取代本科的小泉真昼,因此惹怒了小泉在预备学科的挚友,两人间曾引发一场不小的冲突,还有一位名叫日向创的学生也是相关者。

身为超高校级黑道的九头龙冬彦显然不会善罢甘休,让妹妹平白枉死,超高校级剑道家边谷山佩子贯来与他暗中交往密切,应该也不会袖手旁观。谋杀事件的嫌疑人是超高校级摄影师小泉真昼的好友,超高校级传统舞蹈家西园寺日寄子与她交情深厚,肯定是为小泉担忧的。而另一位来自预备学科的事件相关者日向创,似乎与他们的班长超高校级游戏玩家七海千秋是很好的朋友。

区区一件预备学科的事件,竟然牵扯到本科的五名超高校级学生,甚至牵动了整个班级的氛围……还真是稀奇啊。

他忽的回过神来,眨了眨眼,脸上露出一贯的温和微笑。

“虽说凭大家的能力来说,通过这场考试不过是小菜一碟。但是我希望的是大家以最佳的状态去考试。”他微微侧过头,视线与雪染千纱相触,目光显得是那么真挚诚恳,“因为,我想要看到的是大家的才能最辉煌闪耀的瞬间啊。”

狛枝同学,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同学们吗?

心意虽好,但实技考试要牵扯到的事项实在是太多了,仅凭她的力量,是没办法帮助他完成心愿呢。

“不好意思啊,我也想让你看到大家以最佳状态上阵的模样,但是实技考试还是不能更改日期的,现场的评委嘉宾和来访媒体都已经安排好了……”她歉意地笑。

“这样啊……”狛枝的声音渐低,纤长的眼睫也垂落下来,他悄然退了一步,身形就错开夕光笼罩的氛围,整个人站在阴影里,白皙的面容看不分明神情。

雪染千纱不知怎的,心里忽然就生出一丝不太妙的预感。

就在氛围逐渐凝滞的时候,他倏然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来,弯了弯眉眼。

“我明白了……那就算了吧。”他轻快道。

“……呃?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的雪染千纱愕然瞪圆了眼。

就像是刚刚吹得满涨的气球,全然紧绷,蓄势待发的那一刻,被出其不意地松开了结口,里面的气体“咻”一声完全漏光,仅余空瘪的部分耸拉在地。

“嗯,这也算没办法的事情嘛。”他点了点头,十足善解人意的乖巧模样,“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谢谢你,老师。”

他来得从容,要求更是提得坦然,连主意落空以后,走也走得毫不拖沓。

偏偏雪染千纱还久久留在诧异纠结的情绪中,怎么都难以放下心来。

然后……她的不详预感,果然成真了。

先是匿名的提出推迟实技考试要求的恐吓信,旋即是校方评委误食了泻药,随后是体积异于常态的巨犬破墙突入作为考试会场的体育馆,还有在宾客骚乱时被引爆的炸药……

最后的结果是,整座体育馆化为乌有,本科实技考试如狛枝凪斗所期望的那般被延期了。

以及,高年级三名超高校级学生因不明原因卷入这起恶劣事件,而且是以主要行动参与者的身份参与进来的,因此被校方予以了退学处分。而由于种种原因而未在事发当时接触到泻药与炸弹却达成了目的的狛枝凪斗,被处以无限期停学处分。雪染千纱将离开本科,被调往预备学科担任教学老师。

狛枝离开的那一天,夕光如火一般燃烧着。

天空蔓延出一片炽烈的暖色,盛大而瑰丽的霞辉笼罩着希望之峰校园,狛枝凪斗身后的教学楼课室里,同学们在安静望着他的背影。

他没有回头,而是将目光投向校外的远方,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天宇尽头,星辰的光辉落入他的眼眸中。

狛枝的双眼闪动着明亮的光彩,期待的,还有执念的。

超高校级的希望……现在不在这个希望之峰学园。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一个月后的新生?还是一年后的后辈?亦或者是等他毕业了以后才姗姗来迟?

他等了太久太久,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当一个人距离的自己的梦想尚有遥远的距离时,他会理智地思考达成的方式。

当一个人已经距离自己的梦想只有几步之遥,他就会过于过于过于迫不及待,由于迫不及待而失去了克制的美德。

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渣滓啊……连那点可怜的微小耐心都缺失的渣滓。

这个世界上,好运与坏运的总量是恒常不变的。

与其这样一味地等待不知是好运还是厄运的偶然事件降临于己身,不如由他亲自……以巨大的不幸事件来换取希望的契机。

“那么……暂且别过。”

评论 ( 6 )
热度 ( 15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