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35)

Chapter 35

 

异变发生在某一日的早晨。

在日复一日的封闭生活中,可能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生物钟,在临近早晨7点广播的时候,苗木诚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狛枝前辈……好像不在啊。

这是第一反应。

眼前怎么有个黑白相间的玩偶……

这是第二反应。

苗木诚:“……”

黑白熊:“……”

苗木诚:“呜啊啊啊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掀开的被子落到了地上,穿着睡衣的褐发少年整个人倒退缩到床头,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唔噗噗,还真是反应慢半拍啊,是因为那个人不在这里的缘故吗?”黑白熊歪了歪头,他竟然能从那小小的黑豆眼里看出狭促的意味,“真遗憾哦,今天是我来叫醒可爱的苗木君了。”

被这种诡异的玩偶用“可爱”来评价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开心。

“不过说起来,你还真是悠哉呢。”黑白熊说,“每天除了例行公事地寻找根本不可能找到的离开这里的线索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跟那个人在一起相处了吧?还真是闭上眼睛都能预测到以后无数天的令人毫无期待感的绝望日常啊。呐,你不觉得无聊吗?”

苗木摆出了不高兴的脸:“如果你想挑拨离间还是免了吧。”

“哎呀,生气了吗?”黑白熊那种玩世不恭的语气就像是每个做了惹人发怒的事情以后用轻飘飘一句“开玩笑”打发的讨厌家伙,“但是,现在可不是苗木君该对着我发脾气的时候吧。”它这样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声音说着。

苗木诚在黑白熊异样的态度中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异常事件的发生,他怔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黑白熊抬起头瞧着他,忽的咧开嘴:“BINGO~有惨剧发生了哦。”

 

惨、惨剧的意思是……

就在他心神动摇的时候,黑白熊就像它来的时候那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咔嚓。”

苗木诚抬起头,迎面走来的是早晨起来时不见踪影的狛枝凪斗。

“啊啦,苗木君已经起来了啊?”

他似乎才从水里出来,尚未完全擦干的发丝不断地往下滴着水,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棉布浴袍,从下颌流到脖颈的水迹在衣领的位置浸湿了深色的水痕,手上提着个装着常服的袋子。

“狛、狛枝前辈去泡澡了吗?”苗木问。

“是啊。”是对方一如往常的语气回答。

“在一大清早?”不太理解的追问。

“嗯,突然就想去了。”狛枝放下了袋子,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在苗木的注视下把手放在腰带上,自然地换起了衣服。

扯开腰带,打开衣襟,轻薄的浴衣便一溜地滑到了地上,他打开衣柜去取干净的衣物,动作间微微侧过身体,流畅的脊线有股凛冽的美感,形状优美的蝴蝶骨随着抬手的动作延展开来——

“怎么了吗?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原本有一点距离的声音忽然变近,苗木眨了眨眼,回神以后发现狛枝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露出了有些担忧的表情,轻抚着他侧脸的手掌一点点挪移,将遮覆了眉尾同眼角的额发一同拢了上去,覆在额头上试探他的温度。

“应该没有生病……”对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狛枝前辈。”苗木抓住了他的手,脸庞慢慢凑近,在狛枝有些意外又忍不住微微脸红的时候严肃说,“好像出事了,我有不好的预感。”

“嗯……嗯?”狛枝迟钝地眨了眨眼。

 

草草的收拾并没有耽搁太多时间,等到苗木诚到达早餐集会的时候,应该也是被黑白熊亲自通知的同学匆匆而来。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和田纹土的表情非常臭,任谁一大早被那种东西站在床边叫醒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但他看起来已经很努力克制过自己早晨的坏心情了,强自按耐着烦躁询问其他的同学,“你们有谁知道黑白熊那家伙刚才的故弄玄虚吗?”

“总之先冷静下来,兄弟。”石丸压抑着不安说,“应该、多半不是什么严重事故。”

苗木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们一眼。

大和田纹土与石丸清多夏关系转好是前两天才发生过的事情。

一个是站在全国不良少年顶点的暴走族,一个是品学兼优坚毅朴实的风纪委员,从入学初始就时常爆发观念冲突的两人突然前嫌尽释、互相理解,怎么想都是让人觉得非常意外的事情。

不过苗木诚倒是有幸见证了两人和解的契机。

当时夜里,他偶然遇见了又一次争论起来的两人,为了确认哪方才是真正意志坚定的男人,他们决定去桑拿屋一决高下。

采取了谁能在桑拿屋里忍受上百度高温时间更久谁就是胜者的判定方式,苗木作为被他们拜托的裁判和见证人,生生蹲在门外的浴池旁等了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直等到夜时间,在苗木被找来的狛枝带着先行离去的时候都没有结束。因此到现在,连他还不清楚究竟是哪方在那场可谓是令人恐惧的胜负对决中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唯一知道的,就是经过了那充满了热血与残酷的一夜,那两个人成为了感情深厚的生死之交。

能在这种环境里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挚友,真令人羡慕啊……苗木忍不住想。

他们短暂地交流了几句,便决定去其他地方查看情况。

“我和兄弟一起去找找看其他没有来早餐会的人。”石丸对他们说,“你们如果有空的话也一起去找一下吧。”

没有来的人……

苗木的眼睛环视了食堂一圈,在心里默默地数着人名。

腐川同学、山田同学、雾切同学、不二咲同学……出乎意料的多。

“哼,这副反应慢半拍的模样真让人看不过眼。”说话的是十神白夜,一贯缺席早餐聚会的他应该也是因为黑白熊的通知才特意来到这里的,这个人不同于还怀抱着某种期望的石丸他们,他看向他的表情已经很明显地透出了一丝冰冷的不耐。

“你还在这里磨磨蹭蹭什么?快去搜查。”十神说,“肯定是又出事了。而且宿舍区的人早就有黑白熊一个个亲自通知过去,所以我怀疑这次的案件现场在教学区。特别是新开放的二楼,那会是重点排查区域。”

十神同学?

怎么觉得……他的态度有点奇怪?

苗木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然后被身边的狛枝握住了手腕。

“十神君说的很有道理。”他微笑着说,“我们走吧。”

 

随后,他们在游泳馆发现了异常。

黑白熊宣布了男子更衣室与女子更衣室的电子门锁全部解除,苗木诚在随后跟来的十神不容置疑的命令下率先打开了女子更衣室。

血腥残忍的一幕不由分说地侵蚀了他的视野。

鲜血从女孩子的额头流下,染红了她大半张脸,双手张开的尸体被残忍地吊起在半空,身后的墙壁上用血液涂抹出“鲜血狂欢”的字样。

荒诞,甚至可以称作是怪诞,仿佛将人的尸体当作什么物件摆弄的现场,到处充斥着一种血腥猎奇的狂乱氛围。

“啊、啊啊啊啊——”

充满恐惧的惨叫声从嘴巴里倾泻而出,潜意识里渴望离开这个地方,苗木慌乱失措地倒退了一步,就在他向后仰倒快要跌坐在地的时候,狛枝连忙扶住了他的身体。

在那一刻,抬起头的他好像看到狛枝凪斗与十神白夜极短暂地对视了一眼。

几乎是相同时间,尸体发现的校内广播响彻全校。

 

死者是,超高校级的程序员,不二咲千寻。

很快,被尸体发现广播惊动的同学纷纷聚集到女更衣室。过于血腥的场面让所有人都一时失语,不同于舞园沙耶香被发现时现场那副混乱的场景,眼前的画面显得过于标准了,就像是人们在观看什么推理电影时里面出现的变态杀人场景一样。

直视了这一幕的腐川冬子脸色发青,尖叫了一声就昏倒在地。

“……”看到她倒地的苗木诚脸色有点复杂,不得不说他那一刻是有点羡慕的,可以就这样失去意识逃避一切……

但是,不可以一昧地逃避。

搜查时间非常短暂,如果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能够抓出凶手的线索的话,所有人都会一起死。

……说起来,搜查时间的时限是怎么判定的呢?

似乎并没有明面上规定的时限,好像就是调查着调查着,号召集合的广播忽然就响了起来。

那个透过摄像头一直监视着这座学园每一个角落的黑白熊……亦或是黑幕,那个家伙的评判标准是什么?让我们查到刚好能够推理出凶手的程度吗?

怎么可能……又不是什么侦探推理剧。还不如考虑是那家伙刻意在享受我们被逼迫到极限的恐慌来的实际。

“说起来,刚刚的那个,尸体发现的广播是怎么回事?”他问其他人。

“啊,对了,苗木亲你上次昏倒了所以没听见吧。这个有写在校规里的。”叶隐挠了挠后脑,一副对黑白熊的恶趣味不敢苟同的汗颜表情,“只要有三个人发现尸体,就会发布广播通知所有人有人被杀了。”

“三个人……里面可以包括凶手吗?”苗木问。

“你这就问倒我了……”叶隐尴尬道。

“苗木诚,你是在怀疑我吗?”十神听到了他的问话,镜片后的狭长双眼微微眯起,危险地看向他。

“呃、我……”苗木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

“哼,还真是有胆量的庶民。”十神出他意料的没有发怒,居然是带了点赞赏意味的笑了一声,“很好,不愧是上次学级裁判里大放光彩的人,看来有点潜力。”

他背过身走了一步,然后回过头,目光倨傲地看着他。

“作为对你精彩表现的奖赏,我就特别容许你在这次搜查中担任我的助手吧。”

被这样用施恩般的语气说了,而且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被拒绝的可能。

“……哈?”

“对了,你不许跟来。”十神的目光移到狛枝身上,表情冷淡地说。

“等一下啊!十神君!”苗木一脸奇怪,“怎么这么突然就……”

“哈哈,看起来是被讨厌了呢。”白发少年好脾气地笑笑,完全不介意十神摆在明面上的敌意,“真遗憾,果然这么平庸无能的我果然入不了十神君的眼啊。”

“狛枝前辈!”苗木最不喜欢他那种自贬的口气。

十神白夜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与其说是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软性子,还不如说是万事不上心的自我中心。

“有如此优秀的十神君引导苗木君搜查这次的案件,我不禁对之后的学级裁判充满了信心。”狛枝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去调查一些东西吧。说不定能为大家也提供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

然后,其他人看向身不由己地被十神带走的苗木,忽然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真可怜啊,夹在那两个人的中心……”

“嗯……嗯。”

虽然那两个人看起来都很聪明的样子,但是……嗯,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很同情。

“哈哈哈……”干笑,“没办法,谁让他是苗木呢?”

 

校舍走廊。

“等、等等啊十神君——你走的太快了啦!”苗木的抱怨声从身后传来,“说到底,你说的与这场杀人事件有关的线索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不在现场调查呢。”

“因为有重要的相关情报在这里。”

十神白夜没有放慢脚步,转身步入图书室,在苗木诚看不见的地方,他眉头微蹙,露出了相当不爽的表情。

狛枝凪斗那个家伙……

 

在前一天的夜里。

“唷,晚上好。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十神君呢,我能厚颜地说一句巧遇吗?”

正在墙壁上书写血字的动作一顿,十神回过头,看见狛枝凪斗姿态悠闲地靠在门边。

他双手抱臂,靠在门框的脑袋微微偏移,那双与苗木诚极相似又全然不同的碧色眼眸清楚地倒映出女子更衣室里的惨状。

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从头部不断涌出鲜血的不二咲千寻,沾满血迹的杠铃,一个本该放在图书室里的延长线,还有看起来就是作案凶手、正在伪装犯罪现场的他。

“嘁,没想到这么早就会有人发现这里。”十神放下手,很明显地露出了败兴的表情,“看来果然所有人都把那个夜时间不准外出的口头约定当作耳边风啊,不过说的也是,塞蕾丝定下约定的时候你这家伙并不在场。”

“十神君不也是吗?”狛枝凪斗微笑着反问,“没有亲口承诺过的约定转眼就可以当作不存在。只要阻碍到了你前进的步伐,就算是朝夕相处的同学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背弃。不是背叛,而是背弃,因为没有人有资格能与你并肩而立,就像是不要了的弃棋……或许这就是上层名流人物的生存智慧?”

“你是在指责我吗?”十神白夜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当然不是。”狛枝的回答出乎意料的果断,就像是不假思索的认同一样,长睫微垂掩住眼底流光暗转,“与此相反,我可是很敬佩十神君的,你的希望十分出色。如果不是……我说不定会倾尽所有来帮助你实现目标呢。”话到中途,他压低的声音刻意模糊了某个讯息。

十神白夜放下手,他转过身,抽出一条手绢擦干净指间的血迹,然后挑起眉梢,慢条斯理道:“这么说来,你现在是要来阻碍我吗?将我杀死了不二咲千寻的这件事——”他慢吞吞地拉长了声调,“公布于众?”

“如果这是你的希望的话……那我就却之不恭。”狛枝凪斗弯起了唇角,他稍稍站直了身体,在临走前忽然回过头道,“对了,虽然有些话由我这种人说来可能不太好,不知道十神君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

那个人的眼底跃动着点点波光,双眸明亮异常。

“与其绞尽脑汁地在同伴的竞争中拔得头筹,不如挣脱循规蹈矩的束缚,成为连黑白熊也无法奈你分毫的规则破坏者以及……新秩序的统治者。”

 

那个家伙是在煽动我将目标指向黑幕吗?

可恶!谁会听从你的意思去作为啊?

十神咬紧牙关,阴沉的脸色在昏暗的书库里更显恐怖,吓得苗木诚都不禁悄悄远离了他几步。

可恶!可恶!可恶!

可恶的家伙——都怪这个人,竟然害得他精心设计好的这场游戏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了!

评论(7)

热度(107)